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圣洛依 > 第三章:剑师星格

第三章:剑师星格

艾罗哥哥被关禁闭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了,星格还像往常一样跟着信亦学剑,只是,他们没再去迷雾海,而是选择了离王宫较近的溪云坡。

我的寝宫不久来了一个新的侍卫长,他叫荷尔玛,原本是爷爷身边的贴身侍卫,爷爷回千灵族王城后,便指派他来帝妗照顾我的起居。一开始我是排斥他的,但他只说了三句话,便让我决定要留下他,他说:“我是看着你出生的,小王子想知道些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我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人,他的年龄比父亲略大些,眼神和爷爷一样,都透着一种不可逼视的光,比起我之前的侍卫长,这个中年人倒像是一个王者。

“你确定你真的只是来我寝宫当侍卫长的?”

“至少现在是,说吧,小王子,你想问我些什么?”

见对方开口,我一连串问了许多问题,包括此前铱心没有对我说完的话。

“小王子既然有这么多疑问,那我就先从这个世界三大种族讲起,三大种族的王,属千影族王勃克的修为最高,已达到七级超圣灵,他最擅长的是剑术,很多年前就已是一名终极剑神,他的剑术迄今为止无人能及;修为第二的是千羽族王清潇,五级超圣灵,她是三人当中唯一的女性,也是最年轻的,清潇女王最擅长的是琴技,前不久刚刚晋级为终极琴使,如果对手修为低于她,是很容易被她的琴声控制的;修为第三的是千灵族王蓝梓,也就是你的爷爷,他的修为是四级超圣灵,爷爷最擅长的也是剑术,只是,他离终极剑神还差一点点,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原因,这些年,他在修为上并没有太多的突破。”

“超圣灵是修为的最顶层吗?”我问道。

“超圣灵之上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至少目前来看,超圣灵已是最顶级的修为了,修为根据不同水平分为六个层次,分别为初灵、子灵、修灵、元灵、圣灵和超圣灵,初灵有二十级,子灵有十八级,修灵有十六级,元灵有十四级,圣灵有十二级,超圣灵有十级,越往后修为层次越高。而每个人擅长的技能决定着他们的另一身份,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主流身份有四个,剑师,琴师、医者、和幻术师,剑术的最高境界是终极剑神,琴技的最高境界是终极琴使,医者的最高境界是终极牧神,至于幻术,它是所有技能中最强大的也是最难领悟的,千灵族曾经出现过一位真正的幻术师,他的幻术造诣极深,在他之后,再也没有人在幻术上超过他了。”

“那个幻术师是谁?他的修为也和三大种族的王一样吗?”

“千灵族历史中只有少量关于这位幻术师的记载,他的修为远在超圣灵之上,他虽为千灵族的王,却从来不干预任何事情,也是因为他的存在,千影族和千羽族很长一段时间都从未进犯过我们,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只当了几百年的王就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现在呢?除了勃克、清潇和爷爷外,这个世界就没有其他人的修为突破超圣灵了吗?比如你?”

“恩,这个世界上,修为达到超圣灵之上的不超过二十人,像你的父亲,他虽然是帝妗修为最强的人,但也只有四级圣灵,你们那天遇到的千影杀手,他们的修为应该在三级圣灵之上。至于我,我是千灵族修为仅此于你爷爷的终极牧神,也只有我,才最适合做你爷爷的贴身侍卫。”

我沉默了,荷尔玛口中的那些修为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周围与我同龄的孩子们早在7岁就已被父母送进了帝灵学院,星格也有了自己的专职老师,而我却只能待在寝宫,每日听着两个老者讲那些重复的历史故事。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只想知道我出生那天发生了什么,其他事情都与我无关。”我说道。

“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我刚说过,你的爷爷上了年纪,这些年来,他的修为并没有太多的突破,所以,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王位继承人,而你,就是他最中意的人选。”

我噗呲一下笑出声来,“荷尔玛,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就凭我?我连信亦的剑都拿不起,你却跟我说要我做千灵族的王位继承人。”

荷尔玛没有笑,他的表情很是严肃,“小王子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吗?就凭你不出手就能杀死两个千影族顶级杀手,试问千灵族还有谁能做到这些,即使是你爷爷,在面对几个修为顶尖的杀手,也免不了要耗费点体力。”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我立即止住笑声道,从迷雾海回来后,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那天发生的事情。

“你觉得有什么事能瞒得住你爷爷吗?千灵族千百年来都没有出现过一个像你这样的孩子了,相信铱心已经告诉过你,你出生时,整个千灵族的天空都被雪樱花映红了,你天生就是个拥有不凡灵力的孩子。”

我愣了许久没有说话,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帝妗最差劲的王子,“荷尔玛,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你只是身体比别人稍弱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没有修行的潜质,王派我来帝妗,除了照顾你的日常起居外,更重要的是,好好替他培养你这位新的千灵族王储。”

那天,我一个人在雪樱树下待到深夜,荷尔玛的话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我也终于明白爷爷那天对我说的话的含义,“星灿,你要知道,如果你出了事,就算倾尽整个千灵族都无法挽回!”原来,我也是有能力像星格一样修习剑术的,更进一步说,我的先天天赋很可能在星格之上。

凌晨,我才从雪樱树林返回寝殿休息,一路上,我一直注视着手心里的一瓣雪樱花,有件事情或许连爷爷和荷尔玛都不知道,那就是我的血和雪樱花相融,能让枯萎的花草起死回生。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荷尔玛的到来让整个帝妗的氛围都紧张起来,我后来才知道,他在千灵族的地位是极高的,他虽是爷爷的贴身侍卫,却已被爷爷封为亲王,亲王的地位比普通皇子要高,因此,即使是父亲,在见到荷尔玛时也要行礼。爷爷很少在千灵族各个国度露面,荷尔玛的出现通常都代表着千灵族王,他的修为已突破一级超圣灵,并且,他是三大种族中修为最高的牧神,但凡经他之手的伤者,没有治愈不了的。

荷尔玛告诉我,除他和爷爷之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的秘密,即使是与我最亲近的星格也不能说,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要我隐瞒,但既是爷爷的意思,我也没再多问什么。

......

9岁那年,星格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一级剑师,他的剑也由普通的木剑换成了青刃剑,信亦亲自将剑师的印记石挂在星格的剑上,“星格王子你现在是帝妗年龄最小的剑师了,想当初我9岁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取代我成为帝妗最年轻的剑圣。”

“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星格接过青刃剑应道。

我在人群中注视着星格,为了通过一级剑师的考核,他比任何人都要拼命地练习,一级剑师的修为考核要求是子灵,为了达到要求,他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回寝殿住了。

“荷尔玛,为什么大家都要逼着星格学剑,他其实不喜欢这些。”我抬头对身旁的荷尔玛说。

“这是他的责任,从成为帝妗王储起,他就注定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艰辛。”

“剑师后面是剑圣,剑圣后面是剑神,最后才是终极剑神,每一次的突破都需要更高的修为和能力,他才只有9岁,我担心他承受不了这些压力。”

“如果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如何在未来统领整个帝妗!”

我轻笑了笑,“我问过父亲同样的问题,想不到你俩的回答都是一样。”

荷尔玛低头看了我一眼道:“小王子怎么不想想自己呢,这一年来,你付出的努力一点不比星格少。”的确,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在荷尔玛的帮助下,我的修为已达到二级元灵,并通过了二级剑圣和一级琴圣的考核,只是,每一层修为的突破,我都要面临心脏的绞痛,修为越往上,承受的疼痛就越强,我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让荷尔玛留在我身边,只有他,才能在每次心脏绞痛时把我从昏厥中救过来。

剑师授予仪式结束后,星格径直走向我,然后一把将我揽进怀中说:“灿,我终于有能力保护你了,我这么努力成为剑师,并不是因为我是帝妗王储,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只想告诉你,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那一刻,我的眼泪几乎快掉下来了,“星格,谢谢你!”

最新小说: 不妻而遇:双面总裁请矜持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最强王者之上 重生千金:误惹腹黑总裁 权臣夫人是个高危职业 骑砍之王者雄心 魔欲滔天 从禹王后裔开始 余生不负相忘 穿越之魔教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