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圣洛十五万三千七百年。大雪。

窗外的雪樱花分外妖娆,我站在幻樱宫里注视着那些白色的花瓣出神,不远处的水晶台上是侍女们早已准备好的礼服,还有半日就是我和浅汐的婚礼了。

今天是我和浅汐相识的整七百年,七百年前,浅汐穿着素白色的长裙第一次出现在圣洛依,我便在城楼上注意到了她,从那以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她。

“王…王…”

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我回过神,是我的二哥幻夜,他的表情有些凝重,“王,浅汐失踪了!”他说。

“你说什么?”我的心一怔,还没来得及问,雪洛兰也紧跟着跑了进来,“四哥,刚刚有人看见了莫寒,是他带走了浅汐!”

我盯了幻夜和雪洛兰许久,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近万年来,圣洛依唯一一个与我修为相当的人就是魅灵族的莫寒,为了取代我成为圣洛依的王,他早已不止一次向我发起挑战了。

认识浅汐以前,我独来独往了很长时间,我有着顶尖的修为,漫长的生命和一颗不死的心,但我却很孤寂,身边的人纷纷远离我,他们害怕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错手杀了他们,直到我遇到浅汐,她是这世上除沐潇外第二个能读懂我心思的人。

因为浅汐在魅灵族的身份不高,圣洛族的族长和长老们起初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为了摆脱外界的干扰,我和浅汐开始隐居在我幻化的世界里,族人长年寻不到我,最终只好选择妥协。我至今记得,我们订婚那天,魅灵族族长千筹专程从魅灵王城巴灵赶来收浅汐为养女,对他而言,魅灵族能出一位圣洛依王后,无疑是把魅灵族的种族地位提升到了与圣洛族同等的高度。

我原以为订婚后,我和浅汐就能永远地生活在一起了,但所有的一切,都随着婚礼前浅汐的失踪而改变了。

我发疯似得地找遍了圣洛依和魅灵族的每个角落,但半年过去,我却连浅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她彷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我又回到了一个人,我很伤心,终日醉酒于雪樱树下,那些天,我把和浅汐在一起生活过的幻境一个个粉碎,直到粉碎最后一个前,她出现了。

浅汐是被莫寒挟持来的,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王,对不起,我接近你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帮哥哥拿到你的心脏。”她低声说道。

“不可能,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曾经,我不止一次读过她的记忆,她从未觊觎过我的心脏。

“王,你放了我吧,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就因为你的哥哥是莫寒?”我逼问道。

浅汐哭了,她拼命地摇头。

“那究竟是为什么,你不是答应要做我的王后吗?为何现在却要我放手!”我叫道。

莫寒在一旁大笑起来,“圣洛,你如果真的喜欢浅汐,就拿你的心脏来交换!”

“你想都不要想!”我冷冷地应道,“浅汐是人,不是交换品!”

“那我们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只要有我在,你这一辈子都不要想和她在一起!”

我强压着怒火盯着莫寒,如果不是浅汐在他旁边,我早就和他交上手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握紧拳头,随时等着与莫寒开战,忽然,一道银色的剑影从眼前划过,浅汐竟用莫寒的配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莫寒的笑声瞬间止住了,“浅汐,你这是做什么!”莫寒吼道。

鲜血顺着剑刃从胸口流了出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此时此刻,我只想冲上去救下我的爱人,莫寒挥手甩出一层隔离屏障将我挡在外面,“圣洛,我不许你再靠近我妹妹!”他咬牙喊道。

浅汐望着我,然后挣扎地拔出胸口的剑,她的表情已疼到扭曲,但还是拖着沉重的身体爬向我。“王,对不起,我不想让哥哥为难,更不想让你为难,你那么爱我,我却只是为了得到你的心脏。”

看到浅汐惨白的面容,我心痛至极,“浅汐,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就算你真的只是想要我的心脏,我也无所谓,我此生只认定你一个人,求你不要离开我。”

浅汐嘴角漾起一丝微笑,“王,你要相信我,我至始至终都很爱你,只有我死了,我才不会成为哥哥想要伤害你的工具,你的修为在哥哥之上,没了我,他就不能威胁到你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强忍着泪水应道。

浅汐的身体慢慢软了下去,她的头倒在冰冷的地面上,眼眶里含着泪水,任凭我如何喊她的名字,她也没有再应我了。

浅汐走了。

她化成光消失不见了,只留下身上穿着那套素白色长裙。

莫寒的嘴唇气得发抖,他的眼中爬满密密麻麻的红色血丝,然后狠狠地对我说:“圣洛!我会再来找你的!”

窗外的雪樱花变成了血红色,我瘫坐在地上许久,我只想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或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

雪洛兰后来告诉我,她在幽眇界见到过浅汐。圣洛依所有死去的人,灵魂都会到幽眇界,在那里,死去的人会重获新生,只是,重生后的人会失去前世所有的记忆。

“浅汐说,她会选择在你幻化出来的最后一个世界里重生,她说那里有太多你们的回忆,就算失去所有的记忆,她也希望能永远生活在那里,她还让我告诉哥哥,忘了她吧。”

是的,那个世界里,有太多我们的回忆,那里有我们亲手种下的雪樱树,有我们一起收养的孩子,有我们一起度过的三百年时光,浅汐,所有的一切,难道你都要让我忘了吗?

那天,我和莫寒在圣洛依上空约战,莫寒看出我是有意求死,只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早已将那颗不死的心藏进了浅汐重生的幻境里。

圣洛十五万三千七百年。圣洛王战死。

莫寒终于实现愿望成了圣洛依的王,而我则站在幽眇界的时空边缘,这是我第一次以亡者的身份站在这里。

雪洛兰一直跟在我身后,“四哥难道真的要放弃圣洛依和圣洛一族吗?你为什么不去拿回你的心脏,你随时都能复活的。”

我望着眼前虚无的世界没有回头,“雪洛兰,你是圣洛依修为仅次于我的人,四哥把族人都交给你了,我是故意败给莫寒的,就算我现在拿回圣洛之心,满修为的复活,我也不会快乐的,我想去我和浅汐一同生活过的世界,如果有缘的话,我还会遇到她。”

“哥,你想找浅汐,为何不等复活后直接去找,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

“浅汐不是说要我忘了她吗?那我只好选择重生,这是我唯一能抹去记忆的方法,至于那颗心脏,或许有一天我会找回它,等我与它再次相融时,我会回来的。”

最新小说: 不妻而遇:双面总裁请矜持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最强王者之上 重生千金:误惹腹黑总裁 权臣夫人是个高危职业 骑砍之王者雄心 魔欲滔天 从禹王后裔开始 余生不负相忘 穿越之魔教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