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斗魂界王 > 第五章悲痛与八年之后

第五章悲痛与八年之后

到了剑武馆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自己的哥哥苏恒,左洛太想念他了,在封深谷的日子,常常会想起他来,在他的心底,早就将苏恒,当场是自己的哥哥了,彼此的那种依赖、感情,甚至比亲兄弟还亲。

然而不管左洛怎么找,却都没有发现苏恒的踪影,向剑武馆的孩子们讯问他的下落,众人总是摇头不语。

“苏恒他……死了。”

剑武馆馆长王振将苏恒的死讯告知了左洛,听到这消息,左洛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大伙在和自己开玩笑。

“开玩笑的吧?你们骗我的吧?苏恒哥哥快出来,我是左洛,我回来了。”然后不管他怎么呼唤,那个亲切的声音,永远不会在回应他了。

“你和陈老刚走一个月,恶鬼袭击了山下的村子,苏恒为了救一个小女孩,和恶鬼拼命,等我赶到之时,他已经被恶鬼咬碎了半个身子。”

“苏恒是为了救那个小女孩,才被恶鬼咬到的,才他很勇敢,直到死前,也没屈服。”

王振将这些经过,一一如实的告诉了左洛。

“这……不可能!不可能……苏恒哥!苏恒哥……你们骗我,你们在骗我……”左洛发了疯似的将剑道院里里外外搜了个边,在剑道院的后山之上,发现了一处坟包,终于停下了脚步。

苏恒死后,遗体就埋葬在这此处。

“孩子,生命本来无常,有时候你拼命想要保护的人,也许就在你不经意之间离开了。”王振追了上来,看着跪在地上,却始终没有哭出来的左洛。

“孩子想哭就哭吧!别再压抑自己。”

终于少年左洛压不住自己情绪,在后上苏恒的墓前,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天之后,左洛对自己刻苦更加的严苛起来,几乎每天都沉寂在修炼之中,一天下来几乎没有睡觉,很快他的身子,就在如此负重的修炼之下病倒了。

即便实在病床之上,左洛也不愿意吃药,不愿意休息,沉溺在修炼之中,眼看着身体越来越虚弱,却没有人能劝说的了他。

苏恒的死亡,对少年的左洛,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扫地老人来到了左洛身旁,他坐了许久,没有说话,甚至和少年一样动也不动,直到左洛终于绷不住,倒在床上:“苏恒哥死了。”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老人喝着酒,语气十分平缓的说道。

“分开的那天他还让我保重身体,说他会想我的。”想起分离那天苏恒说过的话,左洛的眼眶中眼珠在打转。

“是的,他还嘱咐我,要保护好你,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就要杀了我这臭老头。”老人说道。

“可是……”左洛抬着头,以免眼眶中的泪水往下流。

老人没有说话,沉默着喝着酒。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不相信他真的就这么走了,不是说好了,要成为最强的男人,他怎么就……”

“死了对吧!”陈老说完,将酒壶摔在地上,一把抓住左洛的衣袖,将其拽了起来:“接受这个事实吧臭小子,他正在以自己能接受方式选择了死亡,所以……别再这件事情自责了。”

“如果你一定要觉得为他做些什么,带着他的意念一切变强吧!用你力量,去扫平那些存在这世界上的恶鬼。”

左洛挣扎身躯终于停了下来:“带着哥哥的意念变强?”

“你看看自己的样子,难道你想先我这老头子走一步嘛?好起来吧,臭小子,他会在天上守护着你。”

终于在陈老劝导之下,左洛从新的活了过来。

又过了两天,一老一少,穿着披风,带着斗笠,背着长剑,向着埋骨之地而去。

“决定了吗?埋骨之地,那可是一个充满着杀戮得地方,魂兽、恶鬼,以你现在的实力,就像一只蚂蚁一样,随时都可能死掉。”

“我不会那么轻易死掉的,我要带着哥哥意念一起变强,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再此之前我不会死的。”左洛坚定的说道。

老人笑了笑:“恨鬼兽吗?“

“恩,我会杀光他们的。”左洛说道。

“臭小子,先学会放下仇恨吧!仇恨会影响你的心境。”

“心境?”

“恩,那对你成为最强的男人,有着绝对的影响。”

“啊,那就先放下吧。”

“从哪里教起呢,就从冥想吧!”

“冥想?”

“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

一老一少,穿着披风,带着斗笠,背上利剑,踏上前往埋骨之地的路程,八年时间里,少年左洛每天都在埋骨之地度过,他的生活,只有战斗、厮杀、修炼、,在这样的日子里,不断的变强,不断变得变得坚毅。

……

八年之后,剑道院后山上,一个披着披风,头上带着斗笠,腰间上挂着两把剑的十七岁的少年,来到了一小坟包的后山上。

小坟包很是赶紧,每个月王振都会让弟子们,除去坟山的杂草,少年坐了下来,脱下斗笠,露出一张历经风险依旧青涩的脸庞。

“哥哥我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杯酒我敬你。”少年拿出一壶酒来,自己的猛的喝了一口,将剩余的酒水倒在坟前。

看着坟墓,少年的眼睛动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心里总有很多很多话相对你说,见到你却都忘记了。”

逗留了许久,少年站了起来,点了点头:“好了我该走了,我会带着你的意念走下去,成为最强的男人,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是谁!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嘛?”两个十来岁左右得少年,栏去了少年左洛的去路,其中一个稍小的少年,甩着鼻涕,颤抖着双手紧握着木剑。

“你们是?”左洛看着两人手上提着锄头,带着篮筐,想必就是来为苏恒坟墓除草,他微笑的向两孩子招了招手,想着感谢一番。

“小布,这人很可以,我来拖住他,你赶紧去告诉馆主。”其中一个个头稍大一些孩子,取出小锄头当武器,做出了防御姿势。

“可是哥哥……”叫小布的孩子有些犹豫,怕自己一走,哥哥就会有危险。

“原来把我当敌人了。”

只见左洛一闪,便消失在原地,于是一手便抓住了一个孩子,两人拼命的针扎,什么损招式都使用出来,却还是逃脱不了。

“救命啊,救命啊!”两人的呐喊声,也呼叫来了其他少年和馆主王振,见到馆主王振的到来,左洛脱下了斗笠,王振认了好久才认出来,毕竟八年过去了,他已经从八九岁的孩子,变成了十七岁少年,摸样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看着两个孩子,咬在自己手上的手印,左洛只感觉这两个小孩子,下口真不轻,从馆主王振那里得知,曾经与他们一批的少年们,如今都离开了剑武馆,去到了世界各地,只有钟晨留了下来,继续教孩子们剑法。

“风尘大师身体还好吗?”

“你说那臭老头,放心吧死不了,说是要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多呆几日,等桃花开完后,再回到剑道馆。”

相处八年的时间里,左洛也知道了老人真正的身份,乃是一代剑圣风尘剑木,而馆主王振曾经被老人救过一次,后来就一直跟着老人。

“也只有你敢这么说他老人家。”王振可知道风尘剑木的实力,随便的一剑,都能将一座大山砍成两半,可谓是处于巅峰的强者。

“左洛这小子回来了吗?”这时主堂外一个身形体壮的魁梧大汉走了过来,左洛一眼就看出,正是数年前有大嘴巴之称得钟晨。

钟晨少年时期,身体素质就很好,如今多年过去了,还是十分健壮,数年不见,两人也相互寒暄了几句。

“钟晨你受伤了……”此时左洛也看到钟晨身上,有残留的血迹,虽然经过简单的清理,但这股浓重的血腥味,是逃不过他的鼻子的。

经过询问才得知,原来在附近一带的村子内,这段时间经常遭受恶鬼的袭击,作为武道的剑武馆,自然也要出一份力,但是这股恶鬼非常的强悍,钟晨虽然赶走了他们,自己也受了一点小伤。

“恶鬼。”左洛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将手放在剑刃之上,他与恶鬼,有着牵扯不断的夙愿,他的家人死在恶鬼手上,后来唯一的朋友,也死在了恶鬼的手上。

“需要帮忙吗?这么多天没使剑,手都也有些痒了。”左洛说道。

钟晨摇了摇头,笑了笑说:“已经被赶跑了,想必短时间内不会在来骚扰村子了。”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要不就和我一起留在剑武馆,你的剑法超群,将来馆主的位置肯定会传给你的。”钟晨问道。

左洛摇了摇头,说起了和苏恒的约定。

“哦,你要成为猎魔人吗?我听说那个职业非常的危险,你一定要小心啊。”钟晨笑着说道。

“真怀念以前的时光,不过我想我该走了。”

左洛告别了钟晨,告别了馆主王振,告别了剑武馆。在告别王振之时,他跪了下来,以感谢王振得救命和照顾之恩,于是便下了山,离开了剑武馆。

“真是可惜了,这小子仅仅八岁在剑术上,就不属于一般的成年人,要是肯留下来,必能壮大我剑武馆。”钟晨对着馆主王振说道。。

王振看着左洛的背影摇了摇,微笑着说道:“这座小小的剑武馆,是永远无法拴住他的野心。”挥了挥手,转身走进了剑武馆。

钟晨抓了抓脑袋,并不明白师尊王振的话,不过也自己是勉强笑了笑,也进入了剑道馆。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