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时空流浪汉 > 第六十三章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第六十三章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小子,你跑不了的,劝你还是乖乖跟我回去听候发落,否则你只会吃更多的苦!”追着王江而来那人冷声道。

那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个头顶天一米七,偏瘦,穿着一套蓝色劲装短打,目视王江背影一脸冷笑。

“陈大哥快走啊,此人武功高强,我完全不是对手,尤其是一手铁砂掌的功夫端是厉害,我的随身佩剑都被他徒手给折断了!”王江来到陈义身边,见他没动,顿时紧张道。

追来那人在十多米外脚步一顿,眉毛一挑看向陈义笑道:“你是他的同伴?小子,我劝你莫要多管闲事,我的目的是他,你最好站一边去”

见王江脸色苍白嘴角溢血,陈义皱了皱眉,看向对方说“我这位兄弟得罪你了?”

“没空和你多费口舌,你让是不让?不让我将你也一并收拾了!”对方压根就不和陈义多说,直接出言威胁,说话的时候迈步而来。

王江推了推陈义略显痛苦道:“陈大哥你快走啊,我来拖住他,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陈义头疼无比,一个不讲道理,另一个又不说重点,都不清楚状况,这怎么搞?

走是不会走的,至少陈义也得明白发生了什么。

面对那步步紧逼的中年人,陈义上前一步问:“这位大哥,能否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谁对谁错孰是孰非总得让我明白吧?”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既然你要多管闲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对方压根就不和陈义讲道理,冷哼一声,加速冲了过来,右手伸出直接拍向陈义胸口位置。

对方说话的时候,陈义敏锐的发现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联想到他根本不讲道理,陈义估摸着问题应该出在对方身上。

面对对方凌厉的一掌,陈义也迅速做出反应,同样伸出右手一掌迎了上去。

“陈大哥不可!”王江顿时焦急道,然而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对面那人嘴角勾起一丝残酷的笑容,似乎已经看到陈义被自己一巴掌拍断手臂的画面了。

他练的可是铁砂掌,数十年浸淫下来,一身功夫全在手上,那一双肉掌已经练到不惧普通兵刃的地步,一掌下去足以拍死一头牛,陈义想要和他对掌,简直就是找死!

顷刻之间,两人的手掌对拼在了一起,不过陈义却是沾之即走,压根不和对方硬碰硬,与其错身而过。

然后,对方刹不住脚,向前趔趄几步,浑身一颤,带着惊愕的表情轰然倒地,倒在地上的他浑身抽搐,翻着白眼,嘴里还在吐着白沫,像是在发羊癫疯一样,最后干脆直接昏了过去。

上前一步,陈义轻轻踢了对方一脚,见他彻底昏迷了,于是将手套的电击功能关闭,看向一脸懵逼的王江问:“现在能给我说说到底什么情况了吗?”

铁砂掌又如何,武功高又如何,几十万V的高压电击之下还不是一样要跪,而且若不是陈义收手及时的话,多来几秒对方搞不好要成为电击烤猪。

装备碾压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陈大哥你没事儿吧?不是,他武功那么高,怎么就被你摸一下就昏了?”王江一脸茫然道。

他知道陈义的练武天赋很高,但也不至于短短几个月就练到轻易放翻练武几十年的高手这种地步吧!

对于王江来说,倒地上的那个人完全称得上是高手了。

摆摆手,陈义懒得解释,道:“我没事儿,你也别给我转移话题,快说说到底什么情况,他为何无缘无故的追杀你?不搞明白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这么整”

看看陈义,又看看倒地昏迷那人,王江习惯性的挠挠头,却是说道:“是这么回事儿,之前我不是去村里帮陈大哥你问买山包的事情嘛,我直接找到了那个村子的村长,不过他说他也做不了主,因为周围的土地田地几乎全都是张员外家的,恰好,这不庄稼收割没多久嘛,张员外家的一个管事带着人在村子里收租,村长就带我去问问那个管事的,结果让我看到了怒发冲冠的一幕,张员外家的管事,因为一户人家孤儿寡母交不起租,居然要拿人家十一二岁的女儿卖去青楼抵租,我看不过去就多嘴了几句,结果那管事的恼羞成怒,命他带去的护卫,也就是被陈大哥你打晕的这个人教训我,欲要打断我的双手,说我既然喜欢多管闲事就让我再也管不了闲事儿,结果就是我敌不过此人,被他打伤,不得已只能逃离,哪儿知对方不依不饶追来了这里”

一口气把原委交代了一下,王江又忐忑道:“陈大哥,如今这可如何是好,得罪了张员外家,莫说买那个山包了,搞不好还会摊上麻烦,都是我不好,我把事情搞砸了,误了陈大哥的事儿,我,我该死……”

“不怪你,你也不必自责,别说是你,哪怕是我遇到你所说的那种情况恐怕都会忍不住站出来的”,明白了原委的陈义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安慰王江的时候,陈义也是心头一叹,暗道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地主阶层啊,简直就是吸血鬼,比周扒皮还周扒皮,不顾底层农民死活不说,人家因为交不起租子就要拿人家女儿去卖,可谓丧尽天良毫无底线可言!

见陈义并没有怪自己,王江想了想忐忑道:“那接下来怎么办?得罪了张员外家,山包估计是买不成了,要不我们快走吧,否则张员外家的人追来就麻烦了”

“问题不大,山包依旧是要买的,听你那么一说,看来那所谓的张员外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容我琢磨琢磨”,陈义笑了笑不以为意道。

这会儿不远处原本在田里忙活的刘铁柱拎着锄头过来了,看了看躺地上昏迷的那家伙,然后问陈义:“这位少爷,你没事儿吧?之前我见此人似乎要对你不利,需不需要帮忙?额,他不会死了吧?”

“没事儿了,而且他也没死,只是昏迷过去了,那什么,你来得正好,我向你打听点事儿”,看向刘铁柱,陈义眼睛一亮道。

放下锄头,刘铁柱见昏迷过去那家伙还在下意识抽出,顿时松了口气,没死人就好,于是说:“少爷你想打听什么?但凡是我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

他还指望着陈义给他活儿干挣工钱呢,哪儿有半分迟疑。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关于那张员外家,你知道多少?”陈义问。

山包对陈义来说有着特殊意义,买是肯定要买的。

其实他在知道周围的土地大多都是张员外家的之后,大概就知道想要从对方手中买来并不容易,毕竟对于地主阶层的人来说,不到山穷水尽是不会轻易卖出土地的。

然而此时在知道所谓的张员外家大概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之后,而且还闹僵了,陈义就觉得自己不得不用点特殊手段了。

话说回来,如果张员外家是一户良善之家,且死活不卖山包的话,对陈义来说那才叫麻烦呢……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