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科幻灵异 > 时空流浪汉 > 第三十五章 杯子的去向

第三十五章 杯子的去向

铁剑门后山,林间一处开阔的空地。

朝阳初升,阳光穿透树叶在地上洒下斑驳的光影,陈义与铁剑门大师兄白石峰相隔十米遥遥相对,两人神情严肃而认真,彼此眼中似乎只有对方的存在。

王江在边上不远处背靠一颗大树兴致勃勃的看着没吱声。

某一刻,陈义和白石峰动了,双方宛如猎豹般向着对方迅猛冲出,紧接着拳来脚往,打得林间碰碰作响。

双方激烈碰撞,拳脚间势大力沉,招招往要害招呼,看得边上的王江胆战心惊,他幻想了一下自己处在陈义或者大师兄的位置,得出不管自己面对谁,恐怕没几下就会败下阵来,搞不好还会受伤。

陈义和白石峰拼斗,打得头上热气蒸腾汗出如浆,双方用的都是太祖长拳,来来往往上百招之后,白石峰一拳将陈义逼退,大喝一声师弟。

紧接着,边上的王江叫了一声接着,旋即朝两人分别丢出了一把剑。

陈义和白石峰分别接剑,长剑出鞘又战到了一起,乒乒乓乓的铁剑碰撞声格外刺耳,点点火星溅射,情形比之前拳脚碰撞何止凶险了十倍,毕竟是兵器在手,稍有差池就是个血溅三尺的下场。

剑在手,两人施展的都是清风剑法,轻灵而迅捷,同样招招致命。

在这样激烈的比拼了近十分钟后,最终以白石峰一剑横在陈义脖子上结束。

“不来了不来了,累死了,多谢石大哥手下留情”,陈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摆摆手笑道,后退一步避开了白石峰的剑锋。

白石峰收剑,看着陈义语气带着点惊叹道:“陈兄弟,若非亲眼看着你成长,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练武的进步会有这么可怕,这才两个月时间啊,你就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与我都能有来有回的比拼这么久了,和你一比,我感觉自己这三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陈义把长剑归鞘丢边上,背靠大树坐下,边给自己扇风边撇撇嘴道:“石大哥,你可拉倒吧,我知道你让着我呢,是在专门给我喂招,否则的话,我在你手中坚持不了片刻时间”

陈义和铁剑门的人接触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前一个月他练习拳脚剑法基本功内功等等,空余时间也在学习各种关于武学的基础知识,顺便还在流浪地球那边网上对照一些人体解剖图,加上铁剑门的几个师兄弟的实际经验,可以说陈义对人体的认知已经超过他们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地步了。

后一个月,基础知识学得差不多了,陈义的筋骨已经拉开,招式也练得纯熟,内力也有了一定的规模,然后就开始了实战练习,直到今天,陈义已经和铁剑门除了那个胖乎乎的二师兄之外的所有人都很熟悉了。

他们每天都会给陈义喂招实战,一开始是王江,后来是那个懒洋洋的三师兄田长林,然后是大师兄白石峰,柳山茶也时不时的给陈义喂招。

那个胖子二师兄陈义也知道对方叫张大发,但和他不是很熟,盖因第一次接触对方的时候把他吓得不轻,是以对方每次看到陈义都有点惊悚。

这一个月的实战练习对于陈义来说效果显著,直到如今都能和铁剑门大师兄白石峰有来有回的拼斗十多分钟了,当然,陈义知道对方是在故意放水,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白石峰和陈义接触也不是一两天了,知道这个小兄弟性格随和没那么多讲究,于是也学着陈义那样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坐,看着他笑道:“虽然我是在给你喂招,但你着实也很难得了,在我六层功力下还能坚持这么久,只要不主动作死的话,已经有资格勉强去闯荡江湖了,你所欠缺的只是一些经验和火候,最重要的是还没见过血,这些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我们铁剑门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你的啦,以你现在的本事,普通十来个人都奈何不了你就是了,即使再来一倍你都能从容退走,这才短短两个月啊……”

“是啊,两个月,说实话,两个月之前我自己都不敢想自己有这么大的变化”,陈义笑了笑道,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在他弄懂了一些武学常识和人体结构之后,已经从柳山茶哪里得到了全真心法的第三层,且已经在练习了,内功与日俱增,虽然无法和练了一二十年内功的白石峰比浑厚,但也算是小有成就,尤其是质量还是更甚三分。

毕竟白石峰虽然内力比陈义要浑厚几倍,但他也才把全真心法练到第二层而已,陈义第三层行功路线得到的内力质量更上一层楼,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单就内功而言,陈义在量上追上对方并非难事儿,那时双方再进行比拼,恐怕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这两个月陈义也不是光练武,他更多的精力依旧是放在学习上的,如今他已经把初中的文化知识都学完,已经开始涉足高中课程,甚至还学到了高二的程度!

这一点陈义也觉得有点神奇,不过他总结一番后却是觉得理所当然了,毕竟初高中的知识不难,他曾经学过,如今算是温习一遍而已,再一个,练武,尤其是有了内功之后,精力充沛,他的思维变得更加敏捷,这才是他学习进步飞快的关键所在。

有时候陈义在想,如果自己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练武上的话,绝对要比现在更厉害,胜过白石峰这个铁剑门的第一高手估计都有可能,但那也只是想想罢了,作为成年人思维的陈义,他自然知道,虽然目前看不出文化知识的太多好处,但绝对要比目前练习的武功要来的有前途。

轻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那边白石峰笑道:“关于武功方面,未来就看陈兄弟你自己的造化了……”,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觉得有件事情还是有必要让陈义提前知道的好,于是想了想说:“陈兄弟,两个月前,你给的那个宝物杯子,在我们师兄弟一个多月确保没有后顾之忧的前提下,已经将其换成了钱财,获得了一万三千五百两之巨的白银,本来应该能获得更多的,但若太贪的话就有风险了”

“这笔钱财太多,我们拿得不安心,是以其中一万两我们都放好留给陈兄弟你的,我们知道你不会要,所以这两个月你要一些粮食等物品我们也没有要你的报酬,都是从里面支取的,如今还剩下九千九百多两”

“另外的三千五百两银子,我们用两千两在杭州城内盘下了一间酒楼,又花了差不多一千两上下打点,如今酒楼是二师弟在运作,已经有所营收,坐吃山空的道理我们都懂,是以置办产业细水长流才是正途,那酒楼每年粗略估计有五百两的收入,我们师兄弟商量了一下,给陈兄弟你留了三成干股,这点还请陈兄弟理解,毕竟酒楼的运作开销以及我们铁剑门师兄弟的生活等等也是要花钱的……”

听了白石峰这番话,陈义内心也颇为无奈,这些古人也太固执了点,说他傻吧,他知道细水长流,你说他聪明吧,那么一笔财富却又一点犹豫都没有就往外推,陈义真不知道如何形容他们了。

关于这点陈义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生长生存环境以及成长阶段接触的人是会影响一个人一辈子的三观的,并不是说古人就没有奸猾之辈,那样的人有,还很多,只是陈义运气好遇到了铁剑门这几个干脆的人罢了。

“你们这也太实在了,我说再多你们会觉得我矫情,姑且就这样吧……”,陈义耸耸肩道,旋即不提这茬,好奇问:“那个杯子,价值万两白银之巨,流落出去总得翻起点浪花吧?虽说你们妥善处理了,我也相信你们收好了尾的,但那杯子的最终去向石大哥你知道吗?”

白石峰没回答陈义后一个问题,反而是先看着陈义认真道:“陈兄弟你以为我们看着那一万多两银子不眼红吗?实话跟你说吧,面对那样一笔钱,是个人都有杀人的心,之所以如今这样安排,只是因为我们师兄弟都更看好你的未来而已,那笔钱的确很多,但若因为钱财而得罪了你,我们都相信,未来失去的恐怕会更多,未来的事情谁都不好说,但直觉告诉我们是这样的!”

果然,就没有一个是傻子的,当你觉得别人是傻子的时候,你自己就是最大的傻子。

在陈义略微愕然的时候,白石峰却是转移话题,像是没说过之前那些话一样,开口道:“那个杯子的去向我们也稍微打听了一下,毕竟是世所罕见的宝物,一旦出现自然不可能销声敛迹,它最终去了皇宫大内,如今正在太子爷朱厚照的案头上呢,传闻太子爷对那杯子宝贝得不行,睡觉都要搂着睡……”

朱厚照?正德帝?如今还是太子?明朝?

敏锐的捕捉到这些信息,尽管陈义对历史可谓一知半解,但听到朱厚照还是有些印象的。

心念闪烁,陈义想了想问:“太子爷如今多大啦?”

“十四岁吧,听说已经在帮忙处理朝政了,具体也不清楚,我们这些混江湖的对于朝廷的事情知道得不多”白石峰随口道。

十四岁,也就是说一年还是两年来着,不出意外,按照正常历史走向,那个朱厚照就要登基当皇帝了呗……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