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伐谋 > 第17章 瓮中捉鳖?

第17章 瓮中捉鳖?

于冲往回走的路上便开始想,这林仙儿怎么突然就来到了南暮城,而且这个青年将军又是谁?

不知不觉的便走到了河边,清风徐徐,吹的于冲竟想把眼下一切事情都放下,就这样让在草地里睡他一觉。

正躺的舒服,只听一个甚是熟悉的声音说道,“此消息可准确?”

“我有眼线,放心吧,这次必取他性命,那几个笨蛋磨磨唧唧的,我可不管他们这么多事。”一个青壮年说道。

于冲听到这里猛然起身,微蜷着藏身于一颗大树后面,远远的看着那女子很像林仙儿,不知那男子是不是刚才那位青年将军。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毕竟道观极易设下埋伏,刘昊也同意你现在就动手了?”

刘昊是谁?且听下去罢。

“我管他做甚,等我当了城主,就册封你为夫人,未来我还要把这几国给一统了,让你当王后。”说着将林仙儿紧紧的揽在了怀里。

我去,这人是谁啊,口气还不小,此事非同小可,我得赶紧找燕若,把这事告诉她。

于冲刚要缓缓起身离开这是非之地,突然间感觉到左肩火辣辣的疼痛,抬头一看竟是寒刃。

“小师妹,看你找的人,都反过来监视你了。”

林仙儿和那少年将军被猛的一惊,看向了寒刃的方向。

“大师兄,你也来了?”林仙儿道。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说,叶将军也托我过来帮忙了。”

“于冲,你在这做甚,跟踪我嘛。”林仙儿气鼓鼓的说道。

“圣姑息怒啊,我可没有跟踪,我从盛攸那庄园出来,有点犯困便躺在这青草地上打盹,正要睡呢,突然听到有个声音还挺熟悉,刚说过来看看吧,就看到你俩……我想着还是偷偷离开吧,就被寒刃抓住了,可真怨不得我。”于冲解释道。

“那你可都听到了?”那位叶姓将军问道。

“没有没有,我什么也没听到,太远了根本听不见啊。”

“小师妹,你说怎么办,他算你的人,你来处置吧。”

“不如把他杀了一了百了,省的消息走漏了。”叶姓将军说道。

“还是先留他一命吧,我让老王看着他,定然不能让他坏了咱们的大事,一切等过了明日再说。”林仙儿说道。

“好,听你的。”寒刃说着抽出一根银针扎在了于冲的后颈。

于冲再想解释,只觉得头部真发懵,实在顶不住了,被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晚上,于冲刚一睁开眼,便看到林仙儿和王掌柜坐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居然被五花大绑了不得动弹。

“圣姑,这……”于冲问道。

“于冲啊,我念你救过我一命,此事就当做没发生,但是你必须在这待上一天才能证明你是清白的,不是奸细。”

“圣姑,我真的没有听见你们说什么啊?”于冲说道。

“你还是太好奇了,你知道越多我们的事你便越危险。”林仙儿不动声色的说道。

“可圣姑……”

林仙儿不等于冲说完,起身便走,对着王掌柜说道,“酒菜管够,但你要盯紧他,一刻也不得离开你的视线。”

“属下明白。”王掌柜作揖到。

于冲等二人都走出屋去,脸上再也绷不住了,立刻露出慌乱神情,如果没有听错的话,那林仙儿和青年将军正是要谋刺南暮城城主尉迟清。

明天下午就要会面了,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才能传出去啊,想不到那青年将军野心之大,居然想对尉迟清取而代之。

于冲铺面。

阿福等了于冲一天,都没等来人,心想,冲哥定然是办完徐英交待的事情或者回家,或者又去了别的地方了,也没多想,便关了门,自己回家去了。

尉迟清书房。

“城主该早些歇息了。”翟江儿说道。

“翟统领先行回府休息吧,余看完这几篇上表便去歇息。”尉迟清一边看一边说。

“城主,明日下午还是带上我一起去吧。”

“不必了,余将你留在宫中,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你一走,他们几个还不得折腾点事出来。”尉迟清说道。

“可是城主,此番前去明轩道观也应带上一队威鹰护卫保护城主安全啊。”翟江儿还是不太放心。

“我说翟大统领,你这是越上年纪越唠叨啊,带那么多人出去,他们不就知道余的动向了吗,你得把这伪装成余还在宫城的样子。”

“可是……”

“不必说了,而且叶源戍守北境,离余甚近,不打紧的,你且回府吧。”

“微臣遵旨。”翟江儿不放心的走了出去。

“于冲,明日,余便好好会你一会。”

恒瑞当铺。

于冲虽然被捆绑着,但一刻也不敢放弃逃生,他深知如果明日林仙儿等人得手,那么对于南暮城将是何其大的重创。

首先,城主如果丧命或重伤,那么政局必然动荡,尉迟淞尉迟泽哥俩儿,虎视眈眈,蓄势待发,而且尉迟浩在暗处就等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其次,邻国蓬华上苑那是很早以前便开始打南暮城的主意了,此消息外传,谁先进入南暮谁得利。南暮城和江云国联盟的关系不知道还能不能地挡住实实在在的利益诱惑。

再次,南暮城的百姓将处于水深火热当中,二等公民,为奴为娼都是不可避免的。

想到这里,于冲脑门子冒出许多冷汗,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逃出去给尉迟清报信!

次日下午,尉迟清打扮成小厮的模样偷偷的出了宫城,离宫城不远处的一颗大榕树下等着一个壮硕男子。

尉迟清刚走到榕树下,那男子便要行礼,尉迟清赶忙说道,“菊香快起来,赶紧走吧。”

二人走到离宫城最近的客栈外,上了一辆马车,马车里正坐着燕若。

“小女拜见城主。”燕若在马车上俯身叩拜。

“免了吧,走吧。”

“菊香,让那辆马车先走,我们在后面缓缓的跟着。”燕若道。

“吆喝,小姑娘长大了啊,看来翟江儿没少教你本事啊。”尉迟清啧啧夸赞道。

“城主,您不让翟大人同行,他便可劲使唤燕若了,今日燕若身上的担子可是重达千斤,燕若可不敢有任何闪失啊。”燕若娓娓道来。

“放轻松一点吧,北境不还有叶源驻守呢吗,谁想近身也不是那么容易。”

明轩道观。

果然有两队人马虎视眈眈的盯紧了前来道观的所有来路。

巳时已至。

一前一后相继来了两辆马车。

林仙儿刚要招呼手下的准备随时发起攻击,被叶源拉住了胳膊,“不着急,先等他们谈完再出手也不晚。”

两辆马车到了道观门前便停了下来,从第一辆马车上下来了一主一仆。

寒刃有些兴奋的问道,“怎么样,是尉迟清吗?”

“如假包换,化成灰我都认得。”叶源咬牙切齿的说道。

“叶将军终于等来了报仇雪恨的机会了。”林仙儿说完紧紧的抱住了叶源的臂膀。

不错,下车的正是这尉迟清,而那仆人其实是燕若换上了小厮的衣服,紧紧的跟着尉迟清进了道观。

“寒大哥,你先去把那两辆车里的人解决了吧。”叶源缓缓的说道,脸上并没有一丝的表情,说这事的时候眼睛还是紧紧的望向道观。

“好的。”寒刃独自向那两辆马车奔去,速度之快,居然看不真切了。

“仙儿,我们从偏门进去吧。”叶源说着拉起了林仙儿的手,今日叶源并没有穿上甲胄,一身书生扮相,和林仙儿走在一起真像是神仙眷侣。

他二人进入道观一路上都有下属报信,原来尉迟清和燕若进入了最里面的一间厢房等人,小道士给他们上了茶,但是等待的人好像还没有赶到。

叶源担心道观内闲杂人等太多,反而会惊扰到众多道士,便低声命令道观内眼线全部撤出,让下属层层包围道观,等待自己的信号。

叶源倒也不着急,尉迟清已在我手心当中,还怕他跑了不成,拉着林仙儿两人进入了事先定好的靠外一些的厢房内。

寒刃一口气奔至两辆马车前,两掌便震晕了还没反应过来的两个车夫,把马车帘子一打开,居然是空的,另外一辆也是。

寒刃有些纳闷,叮嘱跟上的几个手下换上车夫的衣服,把车夫扔进了马车里,车厢之内也安插了手下,这才放心的离开。

寒刃匆忙进入道观,直奔叶源和林仙儿的厢房,道:“两辆马车都没有人,会不会尉迟清提前得到了线报?”

“不可能,唯一知道今日之事的于冲还被我困在恒瑞当铺,尉迟清可能会知道走漏风声了吗?”林仙儿努力的分析道。

“仙儿先不要急,寒大哥,你来的时候,尉迟清二人可还在厢房之内?”叶源问道。

“我特意看了一下,尉迟清还在厢房品茶,并无异相。”寒刃说道。

“寒大哥可有一招毙命的把握,毕竟我在这南暮城多有不便。”叶源解释道。

“别说他二人,四五个人我也能瞬间给他放倒,叶公子就等你一句话。”

“我还要等一个人。”叶源慢慢的说道。

“谁?”

“卢锡月。”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