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伐谋 > 第15章 离间

第15章 离间

于冲刚将燕若二人送走,屁股还没坐热,徐英就差码头兄弟过来请他去一趟。

于冲心想,可别跟我说与燕若的是一码事,便跟着那码头兄弟来找徐英。

“于老弟,最近码头个各方面的事比较多,还请老弟多多出手相助啊?”徐英笑着说道。

“徐大哥,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有事你就吩咐。”

“封大当家要你三日后的午时亲自接一位妇人。”徐英说完目不转睛的看着于冲。

“哦,一位妇人而已,徐大哥差人说一声就是了,我自会亲自接人,何须劳烦徐大哥亲自说与我。”

“不一样,不一样,此人对城主至关重要。”徐英压低了嗓音。

“哦?此话怎讲。”于冲问道。

“此事你不知道也罢,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知道,你且记得,三日后午时来码头接人便是。”

“那人可有相貌特征?”于冲问道。

“那妇人前来会带一三岁孩童,应该会比较好认出来。”

于冲从徐英处出来后,越想越奇怪,怎地合尊教和大董粮店还有这码头帮信息都是互通的啊,唯有燕若的主人没有让我参与这梦娘之事,还是我说与燕若的,难不成,这几家都是在针对燕若的主人吗?

于冲思来想去还是想着把这个消息传给燕若的主人,便移步到了大良酒肆。

一进门,便有伙计前来招呼,于冲找了靠里的位置坐下,要了二两小酒一碟小菜,伙计临走时,于冲说道,“你们宋掌柜的在吗?”

小二疑惑的看了一眼于冲道,“在的。”然后就走了。

不一会一个黑瘦汉子走了过来,道:“不知客官找我何事?”

“你就是宋掌柜?我有要事……”

还没等于冲说完,宋掌柜便按住了于冲的肩膀,对着小二说道,“这位客官嫌咱们得酒不好,带客官去楼上雅间,拿我那菊凤陈酒出来。”

说着便带于冲上了二楼雅间。

“宋掌柜的,我有要事要告知燕若小姐。”

“于公子,我已经差人去请了,不出两刻他们便能到这,我这可是破费了一坛子好酒啊。”宋掌柜开着玩笑说道。

“感情你真要给我上这传说中的菊凤酒?”于冲有些激动的说道。

“小姐有令,对于公子要照顾周到,那就品尝一番吧,这酒可是老城主当年从蓬华菊凤老厂带回的酒曲,就酿了这么百十来坛,其余的都在宫中,我这只有这三五坛。”

真是破费了。”于冲与宋掌柜吃了几杯酒,正在攀谈中,燕若带着菊香匆匆而至。

“那老朽先行告退,你们先聊。”说罢宋掌柜识趣的先走了。

“什么事,这么着急便找我们来?”燕若微微喘了口气说道。

“燕若小姐,徐英让我三日后午时,去码头接一妇人,那妇人还带着三岁孩童。”于冲说道。

“主人果然料的没错,这盛攸终于耐不住寂寞冒出头了。”燕若淡淡的说道。

“那你家主人可有对抗之策。”于冲问道。

“主人想着先看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天翻地覆的动静,再做打算。”

“嗯,那样也好。”于冲缓缓地说道。

于冲与那二人分开之后,有些闷闷不乐的回到了铺面,阿福见状,上前询问道,“怎么了冲哥?”

“这两日我将一个情报告知了燕若小姐的主人,也没能见着那背后的主人能有什么样的手腕,依靠燕若这条线,我不知道能不能扳倒尉迟浩,似乎一切都在尉迟浩的谋算之中啊。”

“那冲哥,你打算怎么办?”阿福问道。

“我打算从合尊教这边入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其他的反馈。”

金殿上。

翟江儿将于冲告诉燕若的事情都与尉迟清说了,翟江儿问道,“城主,我们既然知道了他尉迟浩的阴谋,为什么还不下手逐个击破呢?”

“有一招叫后发先至,现在还没有到时候,我不应对也能保护于冲的身份不暴露。”尉迟清缓缓的说道。

恒瑞当铺。

“王掌柜的,我有一要事要向圣姑回报。”

“什么事情。”王掌柜问道。

“刚刚徐英找我,让我三日后午时去码头接一位带着三岁孩童的妇人。”

“此事我知道啊。”王掌柜有些冷漠的说道。

“不过……”于冲故意说道。

“不过什么?”王掌柜似乎有些被调动到。

“不过徐英让我接完人之后,要我把人送到尉迟清那里。”

“什么?”王掌柜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于冲又把刚才话对王掌柜说了一遍。

“于老弟今天说的这个消息对我们太重要了,我这就派人给圣姑捎口信,于老弟自便吧。”

于冲从恒瑞当铺出来后,顿感神清气爽,既然你尉迟清迟迟不动手,就让我于冲帮你推波助澜一次罢。

合尊总教。

“什么?”高智厉声问道。

林仙儿又将恒瑞当铺王掌柜传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这个尉迟浩,被人卖了还不知道,他拿不到人,我们的银子找谁要啊,这个盛攸两头想着得便宜,最终现眼了吧。”高智挖苦的说道。

“师傅,徒儿认为,我们合尊教还是不可处于被他们南暮城利用的位置,我们只可锦上添花,绝不雪中送炭,让他们自己捋顺清楚了,我们再行出手也不迟。”

“仙儿的意思是……”高智问道。

“我们先静观其变,不能让尉迟浩老匹夫老想着拿捏住我们,钱照收,人不见得那么早就放回去。”

“还是仙儿好算计啊。”高智感慨的说道。

“还有一事,我们还要保护于冲的身份,消息从他这出的,码头帮自然极易怀疑是他走漏出的风声。”林仙儿分析道。

“这事交于你去作罢。”

“遵命。”

尉迟浩东郊府邸。

“父亲大人,合尊教突然传来消息,让我们先把剩下的银子给了他们,才肯派人把梦娘押送回来。”

“押送回来,为什么他们要押送?”尉迟浩不解的问道。

“来传消息的人说,还是他们亲自把人送到我们手里放心,省的收不到人找他们麻烦。”尉迟泓解释道。

“这是高智说的,他这话暗指谁呢?”尉迟浩思忖道。

“大公子那边是他老泰山亲自来找父亲献计的,不应该是大公子那出的问题。”尉迟泓说道。

“老二对小三子恨之入骨,此次运筹的大事也是计划由他首先犯难,也不会是老二。”尉迟浩补充道。

“其他外埠势力我们并没有让他们介入。”尉迟泓道。

“那只能是最后这个接收环节反了水了,好他个盛攸,吃里扒外,两头算计啊。”尉迟浩总算分析出来问题所在了。

“父亲,那咱们的计划还往下进行吗?”

“现在再往下进行,肯定就一头扎进了尉迟清设计的圈套里了。”尉迟浩咽了口茶说道。

“那如果只是老二扎进套里呢?”尉迟泓慢慢的说道。

“老二我后面还有用处,此时断臂于他小三子有利,对我不利,不可。让我先想想吧,最近我们的货物不走他们河运了,改走官道,慢点就慢点吧。”

“是,父亲。”

南暮城西郊庄园。

“怎么回事,他尉迟浩家的买卖都不走河运了,还联合吗?”盛攸大怒。

“义父这个孩儿也不知道,他们三日后还让咱们帮他收个妇人,他怎又玩这一手。”封天彪郁闷的说道。

“难不成是有奸人搞鬼?”盛攸盯着封天彪问道。

“不想看到我们跟尉迟浩联盟的也就尉迟清最为突出,可是他是怎么派人潜伏进来从中瓦解的,他也知道从西边过来人的事吗?”封天彪思考着说道。

“徐英那个兄弟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封儿你分析的不错,又得知道西边要送人过来,又得知道接人,还要跟尉迟清有关联,这样的人只能在情报司,他们想要打入到合尊教和我们码头帮还是有些难度的,可这事是谁做的?”盛攸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了。

“不会是尉迟浩从中搞鬼吧。”封天彪试探着说了一句。

“尉迟浩要那妇人定是有事要威胁小城主,他把这事搅黄不是自断后路吗?”盛攸想了想有道,“还是让徐英盯紧于冲那小子,我总感觉他不简单。”

“明白,义父。”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