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卿本鸾凤之绝世帝姬 > 第六十六章 帛元欢

第六十六章 帛元欢

月浅心扶着日陨,感觉自己就好像拖了一个浑身冰凉的骨架一般一路跌跌撞撞地走着,并且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保持缄默。

月浅心与日陨不算熟,唯一的两次交集,还都是因为浮丘岙。且上一回两人见面不算太愉快,因此她对眼前这个与浮丘岙生得一般无二的人,打心里是存有警惕的。

“咳咳咳…”许是看出她的心思,日陨清咳了几声,勉力开口。

“方才的情形,你都瞧见了。”

“嗯?”月浅心一时未能听明白。

“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畏惧我的,你也看到了,与真正的太子比起来,我不过是一只随时都能被人踩在脚下的蝼蚁。”

“蝼蚁?”月浅心突然笑了,她扶着日陨的手一松,猛地停了下来,直视他说,“你说你是蝼蚁,不过就是以为我攀上了太子,可以在你面前肆无忌惮了,那你就错了,我没你想象中那么自不量力。”

“你……”日陨愣了。

“还有,你想岔了,我没有畏惧你,也不会在你面前耀武扬威,至于蝼蚁一说,我倒想问问你,在这天乌宫,谁人不是蝼蚁,或许在你看来你日陨是昆莫踩在脚底的蝼蚁,可在外头那些居无定所的人看来,他们才是被你踩在脚底的蝼蚁,这些,你说得清吗?”

“看不出来,你确实跟宫里其他女人不一样,难怪引得太子如此痴缠。”日陨盯着她,表情莫测。

月浅心深吸了口气,无心再去辩解,她都有些怀疑了,怎么什么东西从他们这些人嘴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道了呢。

“主上!”

临到宫门了,偏偏就在这时,娇俏如银铃般的声音传来,一个绯红色的婀娜身影风一般飞奔而来扑到日陨怀里,速度之快令一旁的月浅心瞠目结舌,以至于她环顾四周都没能察觉到她是从哪里出来的。

“主上,你终于回来了,是昆莫放过你了吗?”

“咳咳咳咳……”日陨看她一眼,咳得更厉害了。

优木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还是个姑娘。

“这位妹妹是?”

“别误会,我只是负责将他送回来而已,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也该走了,再见。”月浅心不想再惹出过多的纠复,于是辞别二人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开玩笑,宫里头的女人,谁敢招惹。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就在她走在寂寥无人的长街暗自盘算着是该回扶丘殿还是去找浮丘岙时,一团影子悄无声息地靠拢,她不经意瞥见,捂了刚要叫出声来,颈上一痛,便失了知觉。

--------------------------------------

等她再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月浅心揉揉酸疼的后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到了一处极为陌生的地方了。

入目便是刺眼的光,她适应了好久才迷迷怔怔意识到,这里是一处宫殿。

不,说是宫殿,倒不如说是仙宫。西境地广人稀,物资普遍匮乏,昆国虽说是数一数二的大国,但是毕竟也只是倚仗着牲畜发家的行国,因此即便是赤谷王城也做不到阔气,她来这天乌宫这般久,去过的地方,也就一个扶风殿和大殿了,本以为已是极致,没想到天外有天,在这天乌宫中,还辟有这样一处媲美仙宫的琼楼玉宇。

足下是以光可鉴人的青玉石板,质地纯澈且不沾一丝杂质,玉石冰凉走在脚下却并无凉意,想来是装了地龙,正中几根梁柱亦是精雕细刻,与两侧屏风上绣着的夔凤纹两相对望,呈龙飞风翥之态。莫说殿中数不胜数的奇珍异宝,就连这周遭停靠着的莲花烛台都大有来头,月浅心记得当初还在蓝城时,有人就曾向月隈垚献过这么一樽,据说是以整块琉璃研磨成的,外刻覆莲花饰,夜里点燃如萤火之辉,又有“萤花台”的别称,就那么小小一樽就要费去匠人少说一年的心血,而像这样的“萤花台”这里就前前后后摆了不下数十盏,可谓是穷奢极侈了。

就在她暗自出神之时,玉阶上珠帘滚动,一阵琅琅如玉佩鸣环的声音悠悠传来。袅袅香风拂过,掀起米绸色的月纱帘帐,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女人袅袅婷婷地挪了出来。

月浅心呆愣在原地,无意间惊鸿一瞥,又是一阵炫目,不过这次动人心魄的不是金屋荣华,而是美人绝色,只一眼,就足以颠倒众生。

只见美人长裙曳地,一袭淡金轻绡烟罗留仙裙包裹着曼妙身姿,丝丝缕缕的攒花长穗宫绦垂至不盈一握的腰间,莲步微移间飘飘欲仙,再往上便是那一头尽数挽成飞天髻的鸦青长发,露出莹白如玉的耳珠引人浮想联翩,两弯淡淡的蛾眉下,勾人心弦的浓密睫羽微微颤动着,一颦一笑,无一不精,恍若天造神设。

更令月浅心叹为观止的是,她,她竟也生了双碧眸!

“大胆,见了娘娘还不行礼!”

就在月浅心魂游天际之时,一个尖细的女子声音传来,将她一下打回现实。

娘娘?这天乌宫还有几个娘娘!除了当今王后,又有哪个娘娘,担得上如此风华?

月浅心这才如梦方醒,收归情绪敛衽拜道,

“臣女月浅心,见过王后娘娘,娘娘万安!”

“抬起头来。”

过了好久,才听见慵懒的一声,算是回应。

月浅心这才抬了头,发现帘幕已然拉开,王后在另一位宫装女子的搀扶下,施施然入了凤座,此刻正微眯了凤目,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自己。

灼灼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带了些许审视。

无处躲闪,月浅心只得硬了头皮,低垂了视线任她打量着。

场面一时又陷入了凝滞,王后帛元欢,昆莫独宠,乌孙第一美人,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女子,月浅心来了这许久,也堪堪只在画像上以及宫婢私底下的流言蜚语中见识过,想不到两人头一次打照面,是在这种情形。

月浅心不由感到阵阵焦灼起来,不止是因为她显赫的尊荣,还有一个更为要命的因素,她是浮丘岙的母亲……

又过了良久,才听得王后不温不火道,“你说你叫月浅心?嗯,倒是个好名字……”

月浅心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妙,毕竟这种情况下不都是陈赞一下此女容色上佳,或者再不济的也是客套客套衣着妆容,想来自己来得匆忙也没顾得上打扮因此落到了王后眼里实在是无一可取之处,只得拿了名字做文章充充场面话?

“听说这段时日你将太子照料得很好?”

果不其然,说完场面话就要动真格的了,月浅心心下当即明白一二,忙不迭回道,“臣女惭愧,太子殿下天资卓绝,智勇无双,出宫一行中反倒是他照料臣女的多。臣女当时就在想,是什么样的母亲才会孕育殿下如此人物,今日得见凤颜,这才恍然,请受浅心再拜以达凤恩。”

“咯咯…”王后掩帕笑道,“你这丫头说话倒讨喜,看来月隈垚很会养女儿啊。”

“本宫膝下只有一子,正缺个你这样贴心的,你可愿来陪本宫作作伴儿?”

“娘娘赏识,浅心自是,荣幸之至。”

月浅心付之一笑,慨然领诺。

最新小说: 富贵唐朝 当废柴王妃成修仙大佬后 诡秘之旅 我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修炼啦 神奇宝贝:王者登录 纨绔小郡主,皇子掌心宠 精灵之我是门阀 宇智波斑横推诸天 龙岙溪边的日出 半只脚踏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