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大唐龙帝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翁婿会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翁婿会面

刺杀,想要刺杀位高权重,手握重兵的大冢宰宇文铛谈何容易,一招不慎,就会导致满盘皆输,这点武重楼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

刺杀,刺杀都是小事情,最可怕的是一旦刺杀会引起的连锁反应,这才是最最重要的,要知道这个时候,东齐大军压境,双方激战正酣,要是在这种情况下,三军主帅宇文铛被刺杀,那究竟意味着什么,可以说是不言而喻,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什么样的后果。

路人皆知的事情,做为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武重楼怎么会不知道呢,他要做的就是,把整件事情的影响力降低到最低点,绝对不能出现一丝丝的偏差。尤其是如何解决东齐军队,这才是重中之重,虽然这件事情很难,但是武重楼还是想到了自己的对策,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先布局,确定万无一失之后,才能够行刺宇文铛,绝对不能因为刺杀,导致大唐陷入战火之中。

解决东齐问题之前,武重楼决定先去拜会一下便宜老丈人夏正奇,毕竟这个老人家还是济州刺史,现在整个济州都处于战火的笼罩之下。如果武重楼处理不好这件事情的话,将来的史书上就会当作丑闻记载下来,那可是要遗臭万年的,而且永远的被钉在耻辱柱上。

便宜老丈人,的确是便宜老丈人,要知道武重楼压根没有迎娶夏丹煊,而是慕容艺璇出嫁的时候,做为腾妾嫁过去的,也算得上是陪嫁丫鬟。可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武重楼的女人,因此夏正奇就是老丈人。

夏正奇这个济州刺史在大唐的刺史之中排名是最高的,论能力,政绩早就该提升了,可是一直被宇文阀压制,不过前段时间闹到济州**实际上和他没有半毛钱干系,有关系,没关系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掀起轩然大波,同时激怒宇文铛还有天子武崇基,要不是被武重楼力保,背后有慕容阀撑腰的话,他压根活不到现在。

在大唐得罪四大门阀尤其是得罪宇文阀,还能够活下来不得不说是奇迹。活下来,如果没有琴清长公主亲自来济州的话,夏正奇就算是有十个脑袋,也被人砍下来了,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刺史大人也算是命大,得罪宇文阀,得罪天子,竟然毫发无伤,前后经历九次刺杀,都能够全身而退。

现在战争在继续,虽然战火还没有烧到济州府,只是东齐大军进攻金锁关,但是依旧引起了济州府的慌乱,这个时候,最能够考研地方官的执政水平。

不得不承认,夏正奇在济州经营十几年,早就把济州府打造成铁板一块,虽然济州府的百姓出现慌乱,但基本上局势还算是稳定,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混乱,也没有出现大规模老百姓逃离。

有一点,恐怕全天下没有一个地方官可以做到,那就是在大战来临之际,在没有封城的情况下,竟然能够不让奸细混进来,这点是古往今来地方官最难解决的问题,可是夏正奇做到了,就冲着这一点,武重楼也要拜会一下这个便宜老丈人。

不过在见夏正奇之前,武重楼还是先找到了琴清长公主,询问济州的情况,看一下步怎么调整比较合适。

琴清长公主没有想到武重楼的母亲百里飘凤还在,而且一直隐匿在京城附近,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更加没有想到武重楼进入宇文府,在险象横生的状态下还能够全身而退不说,还进阶第七界成为大宗师。

只不过,武重楼并没有提及和云梦一起修炼乾坤阴阳决,生怕姑姑会怪罪自己,毕竟这种事情,女人在情感上是接受不了的。

琴清长公主十分慈善地看着武重楼道:“你身上没有太多你父皇的影子,相反更加像你皇爷爷,你处事更加老练,手段更加多样化,而且你更加腹黑,而你父皇太理想化,有点书生意气。不过不管怎么说,能走到这一步,姑姑都为你高兴。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为什么要来济州。”

“来济洲,猎杀宇文铛,彻底终结宇文阀,为父皇报仇,夺回皇位。”

“在济州猎杀宇文铛,你疯了,这里在打仗,如果因为三军主帅被杀,大唐军队全面溃败,东齐大军杀入大唐腹地的话,你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今后怎么能够君临天下,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琴清长公主,说什么都不会允许武重楼成为历史的罪人,最终在她看来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怎么能够在外敌入侵的时候,造成大唐军队溃败呢?她绝对不允许,这个性格火爆的长公主气呼呼地说道:“江山社稷是你的,但是黎民百姓需要君王的保护,在外地入侵的时候,你任务是什么,相信你自己很清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刺杀宇文铛呢?”

“姑姑,你理解错了,事情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江山社稷是我的

,黎民百姓都是我的子民,我怎么会忍心让他们生灵涂炭呢?”武重楼知道不解释清楚的话,琴清长公主是不会同意自己计划的,他苦口婆心地说道:“这是刺杀宇文铛的唯一机会,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够刺杀宇文铛。况且,刺杀宇文铛不仅不会造成大唐军队溃败,而且还会趁机重创东齐大军,让东齐短期内都很难恢复元气。”

“什么意思,刺杀宇文铛,会导致东齐大军溃败是什么意思,你最好说清楚点,否则别怪姑姑我不讲情面。”

琴清长公主虽然是顶级的七界大宗师,可毕竟是一介女流对于军事不是很懂。总觉得三军统帅没有了,大军一定会战败,又怎么可能重创东齐大军呢?

武重楼说道:“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东齐大军,这次虽然兵马众多,但是并没有和大唐决一死战的架势,充其量是在战场上找点便宜,主要是解决闻人中弥的问题,顺带夺回信州而已。一旦宇文铛失利,那么大唐军队就会被东齐大军击败,这个时候,随着大唐军队的后撤,东齐大军就会深入的大唐腹地。我早就已经让皇属大军在蜈蚣岭设下埋伏了,只要是击溃了这支东齐精锐,一定会让东齐伤筋动骨,使得东齐的皇储之争进一步升级,最终心如无休止的内斗之中,为下一步大唐和北周联手灭掉东齐打下坚实的基础。”

“你觉得东齐大军会上当了,要知道大元帅欧庆春也是久经战阵,文韬武略之辈,岂能轻易上当?”长公主琴清显然不太看好武重楼的计划,总觉得太冒险了,要知道东齐大军是不会配合的,到时候搞不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得不偿失了。

“东齐当然不会上当,但是东齐会以为我上当了,毕竟之前我和他们是有过合作的。姑姑,你就放心好了,我会亲自去东齐军营拜会大将军欧庆春的,当然我会让他上钩的。现在的问题是,你要协助夏正奇夏大人控制住济州的军队,来配合军事行动,这里面不能出现半点差错,要不然就满盘皆属了。”

“好吧,我知道了,就按照你说的来,我还是那句话,东齐大军不简单,你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琴清长公主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她知道武重楼既然一定下定决心了,那可能是有把握的,自己没有必要那么担心毕竟这个还在办事还是比较靠谱的,自己没有必要太过担心。

夺取济州的军权至关重要,要知道这一战,即便是东齐大军会中圈套,可最终还是会重创大唐军队,会让济州府百姓生灵涂炭,所以必须要控制住济州的军权,好完成百姓的额转移,一旦敌人大军不中计,不去向前推进去搞定宇文阀的军队,而是在济州府肆虐的话,武重楼就称为历史的罪人,被济州府百姓唾弃。

控制济州军队绝非易事,不过这件事情应该难不住刺史夏正奇,而武重楼之所以请琴清长公主出马帮助夏正奇,就是害怕宇文阀的人阻挠夏正奇掌控军队。

此时此刻,武崇虎这个大将军还在巡视济州,按理说武崇虎出面更合适,可是武重楼对于这个兄长不太放心,生怕出现什么偏差,况且阻击东齐大军,还需要武崇虎这个大将军,因此掌控济州军队的事情,最终交给了琴清长公主。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天子的旨意应该到了,调武崇虎抓紧回京,应付京城混乱不堪的局面,可是对于武重楼来说,这边对付东齐大军的计划之中,大将军武崇虎是很重要的一环,为了确保这一环节万无一失,武重楼最终还是决定给武崇虎掀出底牌,让大将军自己去判断。

反对,果不其然,大将军武崇虎的确是接到了陛下的旨意,让他抓进回京。京城的局势基本上已经明了,可正是因为换个原因,天子武崇基知道命运决战的时刻到了,由不得半点虚假,想要稳住四大门阀,就必须需要武崇虎这个大将军坐镇京城。

武崇虎也知道大唐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候,要么按照天子武崇基说的来般,抓紧回京城,迅速联合其他们三大家族,完成维护天子的江山。要么就遵从本心帮助武重楼一次,来解决东齐大军。

听武重楼说完之后,武崇虎说道:“现在天子已经给我下旨意,让我抓紧回归,趁机横扫宇文阀,来吧维护他的江山。”

“错,江山不是武崇基的,是我们整个皇族的,现在宇文阀被歼灭已经成为定局,再也无法逆转了,我们像现在要做到是,如何击溃东齐大军,来维护边境的安定。这一次,你必须站在这边,来阻止东齐大军祸害老百姓,这次,全靠你了。”武重楼知道和武崇虎说话不用兜圈子,值来直接就可以,于是就完整地把计划讲述了一遍,最后他说道:“你的大军和皇属大军夹击东齐大军,最终吃

掉这股孤军深入的东齐军队。”

事到如今,为了大唐,为了整个皇族,这一次,武崇虎没有选择,只能能站在这边,他说道:“你额这个计划真的很危险,不过,为了大唐,为了阻击东齐大军,这一次我挺你,按照你指定v的战略方针对付东齐。”

“好吧,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希望我们两兄弟联手,不仅杀死宇文铛,而且还可以击败东周大军。武重楼知道,这个时候,武崇虎是最大的屏障了,可以说济州之战对于大唐至关重要,每一步都不能出错。

搞定了大将军武崇虎之后,下一步就是去拜会便宜老丈人了。只要想夏正奇这个刺史能够顺利加入计划,那么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夏正奇这个济州刺史,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也可以说见证了宇文阀成长,皇室没落的神奇刺史。不过,能够在宇文阀的地盘站稳脚跟,可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慕容阀的女婿那么简单,最主要是有过硬的本事,这点是不容置疑的。

打铁还需自身硬,之所以当初先帝要把夏正奇安插在济州,就是看重了夏正奇的能力,也相信大唐需要这样的官员,如果出自寒门的官员有一半都像夏正奇这样有能力,那么废除门阀制度还不是水到渠成。

虽然,夏正奇迎娶的是慕容阀的庶女,可是在当时的制度下,也是十分不容易的,这点恐怕连天子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背后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可惜斗得是先帝并不清楚,可不管怎么说,夏正奇的确是天下刺史之中,最优秀的一个,如果不是先帝需要夏正奇钉死济州,如果不是慕容阀也有这样的需求,这个家伙早就到朝廷任职了,哪里会一直呆在济州。

幕后有只手,这只手让夏正奇很不舒服,可是出身寒门,这一关几乎没有人能够绕的开,他也不例外,这就是为什么让女儿去京城,进入慕容阀的原因所在。

后面的局势貌似失控了,女儿竟然做了陪嫁丫鬟,嫁给了前太子武重楼,这就预示着争夺皇位之战拉开了序幕,而且慕容阀牵涉其中,夏正奇本人也绕不开,只能一头扎进去。

虽然命运被那只无形的手操纵,可是在济州经营十几年的夏正奇本身又有先帝赏识,慕容阀背后撑腰,这些年,在济州几乎已经做到了一言九鼎,把这里经营的像铁桶一样,俨然就是当地的土皇帝,如果不是宇文阀压制的话,那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景象。

大战爆发,夏正奇敏锐的嗅觉顿时就理顺了关系,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万万躲不开了,既然躲不开,那就不躲了。

“来吧,既然上天让我战,那我就为之一战。”夏正奇为报先帝赏识之嗯,选择为武重楼登基做出自己的贡献,这和女儿的事情无关,毕竟女儿做为陪嫁丫鬟,这让这个文人骨子里还是很难难以接受的。

在这种情况下,武重楼来到济州,来见夏正奇。

行礼,行礼过后,夏正奇恢复了自己的冷漠,他可以对武重楼俯首称臣,可以为对方粉身碎骨,但是不代表,认可这门婚事,这就是文人的傲骨。

“小婿见过岳父老泰山。”

武重楼姿态摆得很低,主动行礼,这下子夏正奇再也无法摆架子了,做为陪嫁丫鬟怎么了,关键是要看嫁给谁。

武重楼也不想隐瞒什么,他苦笑着说道:“到了我现在的处境,婚姻大事已经不是我能决定了,为了大唐江山,为了夺回皇位,这时候婚姻成为了附属品。这对于丹煊来说不公平,可是我也只能是在称帝之后,好好不偿她。”

人家殿下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夏正奇还能说什么呢?

夏正奇很无奈地说道:“殿下,将来您注定是要皇帝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女儿嫁给殿下,也是夏家莫大的荣幸。这次,殿下前来,应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做解释吧。”

“看来什么都瞒不过,您这个天下第一刺史。”

武重楼就把来意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最后他说道:“夺回军队指挥权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济州就拜托岳父大人了。”

“承蒙殿下看得起,微臣一定会办好这件事情的。”夏正奇沉思了许久之后说道:“殿下,您要尽快和天子剥离了,要不然将来某一天,您继位名不正言不顺,恐怕会引发大唐动荡,还望你重视这件事情。”

“剥离,怎么剥离,我们是亲兄弟,难不成,我还要去弑君不成?”武重楼到今天为止,都没有想清楚,如何夺回皇位,毕竟大哥武崇基春秋鼎盛,如果赖在皇位上,不禅让的话,的确是一个天大的麻烦。武重楼毕竟是两世为人,太过激的手段是做不出来的,也不屑于做,这样做,太不地道,也不人道。

最新小说: 不妻而遇:双面总裁请矜持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最强王者之上 重生千金:误惹腹黑总裁 权臣夫人是个高危职业 骑砍之王者雄心 魔欲滔天 从禹王后裔开始 余生不负相忘 穿越之魔教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