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科 > 第250章 白炽灯管

第250章 白炽灯管

第250章白炽灯管

感谢vctrlux(100)、魔斩天使乱狂(300)、中华只要软的(100)、书友100930203242173(100)、文盲1980(100)、超人9806(588)、没事装装嫩(588)、轩辕绝001(100)的打赏!!

——————————

“睡了。”小玟点了点头:“她睡着以后一般到早上四、五点钟才会起一次夜。”

“那……我尽快帮你查看一下伤势吧。”唐寂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和小玟说了一下。

小玟看着唐寂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趴在了床上,把睡裙从后面掀了起来,不过这次她已经穿上了一条小裤裤。

唐寂房间里原来的壁灯坏了,后来他图方便,在床头上方装了根白炽灯管,这种灯管很亮,倒省了唐寂戴头灯了。

“你脸朝那边躺着就行,不用趴着。”唐寂指了指白炽灯和小玟说了一下,这样白炽灯管就刚好可以照进她两****了。

小玟回头瞪了唐寂一眼,她并没有按唐寂说的躺在床上,仍然趴在床上,把屁股对向了白炽灯的方向。

“我要检查了。”唐寂和小玟说了一声。

“检查吧。”小玟再次把睡裙掀了上去,但并没有把小裤裤拉下去。

“那……我……把你小裤裤拉下去了?”唐寂虽然担心小玟的病情,但对小玟做这种检查,他还是有些无法控制地心跳加速。

“拉啊……”小玟懒懒地应了唐寂一声。

唐寂把手伸过去之后,突然有些犹豫,又把手缩了回去。

“动手啊,小时候你检查过我那么多次了,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小玟被唐寂那啥了之后。在他面前说话的底气明显比以前足了。

唐寂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把小玟的小裤裤向下面扒了下去,一直扒到了腿弯那里。

白炽灯管的灯光照在小玟的屁股上,让她的身体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光晕,耀得唐寂眼睛都有些花了。

这一幕似曾相识,却又很不一样……

同样的小玟,同样的这种姿势,但是,那地方已经发育得和十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已经目睹过谭丽的,还有杜小燕的,但是,唐寂现在才知道,什么是少女。

谭丽是结过婚的人,杜小燕也已经和前男友****并流过产,而小玟,在今晚的事情之前,仍然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处。

十八岁女孩儿的这地方,和二十多岁女人的明显不一样。

年轻就是资本,从女孩子的这个地方就能得到最直接的体现。

如果谭丽的那啥可以用娇美来形容,杜小燕的那啥用俏媚来形容,那么,小玟的,就要用红嫩来形容了。

如果谭丽的是羞答答的玫瑰,杜小燕的是雍容华贵的牡丹,那么,小玟则是含苞待放的花苞。花叶微微绽放,花心若隐若现,在拂面的春风里,摇曳着几滴晶莹的露珠。

真的是太美了,而且因为这种姿势展露在唐寂面前,小玟内心和身体也相应起了些变化,花苞变得微微有些鼓胀,让人有种一碰就会出水的感觉。

小玟现在头脑中不禁想起了十几年前那一幕,也正是因为那一幕在她记忆中过于深刻,所以青春期之后,时不时会梦到唐寂又在帮她擦小屁屁,每次做那种梦总是让小玟早上醒来心跳难当。

终于,这一切再次重现了,不再是梦,唐寂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傻了?”小玟回头看了唐寂一眼,她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似乎完全忘记了曾经发生的一切。

“没……我……我……正要……”唐寂眼睛盯着小玟那里,心跳得实在太厉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小玟看出了唐寂的慌乱,她此刻内心也很有些慌乱,假装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之后。她把头转了过去。

今天这一切,一直是她梦中想重新让他做的事情,刚巧发生了今晚的事情,她不得不再次象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余下该做什么,就是他的事了。

唐寂努力平静下自己慌乱的心情,他记起了是要帮小玟检查伤势的,回忆起刚才自己猛捣的一幕,他猜测小玟那里肯定已经惨不忍睹了。

不过从外面的情况来看,没有红肿,也没有出血,看样子不会太严重。

唐寂伸出手去,轻轻分开了那片柔嫩,仔细研究着里面的状况。

青春期发育成熟之后的小玟,第一次被男生触摸这里,也是第一次象这样被仔细观察,她身体的敏感程度要远远高于谭丽和杜小燕,唐寂稍稍一碰,顿时就让她‘泪如雨下’。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从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唐寂头脑中不由得想起了曹雪芹大官人写的那首‘枉凝眉’,曹大官人毕生心血对人类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发现了女孩儿是水做的骨肉。

唐寂经过自己的实践检验,认为曹大官人的这个理论非常正确。

回到正题上,唐寂撑开小玟之后,很惊讶地发现里面没有任何伤痕,特别是有了撑开杜小燕的经验,唐寂甚至能看出小玟这里仍然处于闭锁状态。原本的出厂‘包装’根本没有损坏……

这就奇了……

唐寂眼睛有些模糊,他揉了揉眼睛之后,再次凑近了一些观察,手把那里撑得也更开了一些。

结论还是和刚才一样,小玟仍然未拆封。

这就奇了,刚才捣她哪里去了?

“小玟……你这里……没有伤口啊……”唐寂不得不和小玟说了一声。

“那里怎么会有伤口?你眼睛都盯什么地方去了?向上面看看啊……在我那里掰来掰去干嘛?我看你是故意的吧?”小玟没好气地回了唐寂几句。

“上面?”唐寂楞了楞,眼睛的焦点稍稍向上方抬了抬……

果不其然,上面中间那地方,确实有伤口,还有些血丝。

原来……刚才猛捣的时候,小玟不知何故把身体向上抬了抬,也许是为了应和唐寂,结果唐寂刚好势入破竹地进入了她的……

后面。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唐寂有些后悔刚才众人离开他房间之后,他没有再去卫生间洗洗那啥……

“谢天谢地……”唐寂长吁了一口气。

“干嘛?”小玟拧起眉头瞪回了唐寂。

“谢天谢地,我还以为把你弄坏了……”唐寂刚才的事惊出了一身冷汗,而且关于自己的未来和小玟将来的幸福也考虑了很多。

如果只是……后面,那就影响不大了,毕竟原厂出来的包装纸还没损坏,小玟仍然可以当成新产品出售。

“怎么了?把我伤成这样,你想赖账?”小玟问了唐寂一句。

“不是……我刚才以为……以为把你那啥了呢……”唐寂现在心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快看看我的伤怎么样了,刚才疼死我了!”小玟很有些愤怒地回头瞪着唐寂。

“哦……”唐寂应了一声,连忙撑开了小玟后面。仔细观察了一下。

还好,只是有些撕裂小伤,上些药过个一两天就好了。

……

“没事了?”小玟问了唐寂一声。

“没事了。”唐寂在小玟屁股上轻拍了一下:“药已经上好了,明天你如果便便了,就再来找我帮你重新上药,最多后天就全部好了。”

“你上的什么药啊?怎么都感觉不到疼了?”小玟有些奇怪地看了唐寂一眼。

“这个是独家秘方。”唐寂笑了起来。

“哼!”小玟知道唐寂的医术了得,他说没事儿,肯定是没事儿了,而且他医术真的很神奇,居然可以让她不疼了。

小玟被治好之后,仍然没有从床上起来。她观察到唐寂眼睛一直盯着她那地方没离开,索性就这么趴着任由他继续看得了。

被他的目光拂过,小玟心中都会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小玟,该回房去了。”

几分钟之后,唐寂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低声提醒了小玟一声。

“不回。”小玟稍稍扭了扭身体,她现在这样子,回去了也不可能睡得着。

唐寂看着面前这一切,当然知道小玟现在身体正处于一种什么状况。

其实他现在的状态也不比她好多少,只是穿着衣裤,不那么明显而已。

唐寂试着伸手向前在小玟身体上触碰了几下,这种状态下的小玟,哪里受得了这种触碰?她轻叫了几声,倒退着身体向后了一些,努力向唐寂面前凑了过去。

唐寂的心跳很有些快,说实在的,他很想一口吻上去,象亲吻小玟红红的小嘴一样,把那一切都……

正当唐寂有些犹豫的时候,小玟把身体再次后退了一些,后面几乎都要贴着唐寂的脸了。

唐寂终于忍无可忍,用手扶住小玟的腰,猛地亲吻了上去……

“啊!”

……

一切结束之后,小玟脸上艳红未褪,整个人如同醉了酒一般,很羞怯地看着唐寂,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唐寂忍不住把湿湿的唇向小玟吻了过去,小玟本能地闭上眼睛并张开了小嘴迎住了唐寂。

片刻之后,小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推开了唐寂,拼命擦着自己的嘴……

“你你你!”小玟简直有些气急败坏。

“啊……忘了……”唐寂看到小玟擦嘴,这才明白自己这时候是不应该亲她的。

“讨厌啊!”

“算了,就当你自己亲自己了。”唐寂安慰了一下仍在不停用手擦嘴的小玟。

“我又不是玩杂技的,自己能亲到自己那里吗?”小玟很不高兴地瞪着唐寂。

“哈哈……好了,不和你闹了,现在该回房里去了吧?被人发现你现在还在我房里,我们两个都得去死。”唐寂看了看时间之后。又提醒了小玟一声。

“我回去?你不要啊?”小玟倒是一点也不急:“我也可以帮你……”

“算了吧,今天太晚了。”唐寂摇了摇头,他觉得他和小玟正一步步深陷泥淖,特别是刚才,他居然……

“今天晚了?”小玟摇晃了一下脑袋:“那就以后吧,反正我欠你一次。”

“好吧好吧。”唐寂点了点头,把小玟从床上扶了下去。

“哥,你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小玟指了指‘脑波协调器’那口大箱子。

“狼酒公司送过来的一些宣传品。”唐寂随口敷衍了过去,不想和小玟解释那么细。

小玟倒也没怀疑,她回过头,踮起脚在唐寂脸上啄了一口,这才轻手轻脚地向门外走去。

……

小玟走了之后,唐寂呆呆地在床上坐了半晌,这才又起身去了卫生间,重新洗了一下回到房里。

今天晚上好象做了太多错事,唐寂脑子里很乱,根本无法静下来。

唐寂瞅了瞅装着‘脑波协调器’的那个大箱子,随即取出钥匙把它打开了。

重新戴上‘脑波协调器’,唐寂准备要再次进入被催眠状态。

这一次唐寂脑子里很有些不平静,往常应该已经被催眠的时候,他却仍然处于过度清醒的状态。

眼前仍然是小玟光屁股的情景……

甚至还有谭丽和杜小燕的。

她们三个要是并排趴在自己面前……

去死吧!别再胡思乱想了!

唐寂回忆着小时候练习的唐门气功心法,努力让自己转移开注意力,并保持住了一种半入定的状态,争取能尽快进入被催眠状态。

一会儿之后,他的呼吸和心跳都缓慢了下来,但是,他仍然处于清醒状态。

不过他耳边却慢慢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哀嚎声,在寂静的夜里,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妈的!这哀嚎声不会就是这‘脑波协调器’弄出的鬼吧?

难怪会梦到僵尸!你丫的没事儿放点儿音乐不行?趁着我被催眠之后失去了判断力,用这种哀嚎声来干扰我的判断,并产生幻觉!

除了哀嚎声之外,还有一些隐隐的电子声,这些也都是做那个‘僵尸’梦时唐寂会听到的声音。

“睁开眼睛……”一个遥远的声音传了过来。

唐寂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在眼罩中隐隐出现了一个类似骷髅头的图像,眼睛那块白白的,就象眼珠一样。

这……或许就是在那梦境中镜子里看到了自己了。

唐寂猛地坐起身来,眼前的图像和耳边的声音立刻就消失了。

唐寂可以确信自己刚才没有睡着,没有被催眠,耳边的声音和眼罩中的模糊图像都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

为什么坐起身之后,就没有再听到那些哀嚎声和看到眼前的图像了呢?

唐寂躺了下去,耳边仍然很安静,什么声音也没有。

唐寂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再次用唐门气功心法,让自己进入半入定状态,当然,意识仍然是清醒的。

结果几分钟之后,那些哀嚎声再次出现了……

唐寂重新坐起身之后,已然完全明白了过来。

这‘脑波协调器’在搞鬼!

它在给人施加各种催眠信号的同时,也用一些类似传感器之类的东西,在探测人的脑波以及呼吸脉博运行情况。

当它感觉到被催眠人已经处于被催眠状态之后,就开始释放这些哀嚎信号,甚至放出一些模糊的视觉信号,让人产生一些和这些哀嚎声相关的幻觉。

一般人在被催眠之后,是不可能发现它在搞鬼,唐寂用气功心法模拟出了被催眠状态,让‘脑波协调器’的主机误以为唐寂已经被催眠,所以开始释放这种哀嚎信号……

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仅仅是为了让人在被催眠状态下受到惊吓吗?

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用过这东西,被催眠之后,会不会和他产生同样的幻觉。

唐寂猜测自己真正进入被催眠状态之后,‘脑波协调器’会根据自己脑电情况,发出下一步的指示,让自己一步一步进入它所设定的那个环境。

不知道它的真实目的何在,应该不是为了开发大脑潜能吧?

唐寂再次戴上了‘脑波协调器’,但是他发现,他在半入定的情况下,只能听到哀嚎声,最多再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视觉图像,无法获得‘脑波协调器’的下一步指示。

也许‘脑波协调器’还有更多的传感测试,它要在唐寂真正进入那种被催眠状态,并且根据它所提供的引导,做出相应有的反应……心跳速率、呼吸频率、脑氧量、脑电等等指标的变化……才会给出下一步的指令吧?

现在想知道它下一步指令的办法,要么再去找一个人来尝试,而唐寂在一旁进行观察,要么……真正进入被催眠状态,到它引导所形成的那个幻觉中亲身经历一番。

这么晚了,房间里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唐寂不可能找到合适的试验品,对别人做这种实验似乎也不人道,如果被试验的人因此出了心理问题就麻烦了。

所以,只有自己再被它真正催眠一次,亲身体验一下,看看它到底想让他做什么了。

……

十分钟之后,唐寂再次进入了被催眠状态。

是真正的被催眠状态。

和前几次一样,唐寂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铁栅牢房之中,镜中的自己,就是一个得了严重辐射病的病人。

唐寂看相识病,他盯着自己在镜子中的影像看了好半天,但是在没有皮肤存在的情况下,他实在无法判断自己现在的健康度如何。

最新小说: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快穿之三千世界的旅行 我在仙界捡垃圾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苏婉婉顾九霄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医神至尊 我在遮天做神王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热血传奇中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