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装病

李大夫见另外两人走了,心想好事做到底,于是让连翘把门关了。

连翘面对他这个古怪的要求,竟真的去关了门,只不过悄悄留了一条缝儿,转过身时顺手将旁边桌子上的剪刀揣到了怀里。

李大夫对连翘的一系列动作一无所知,此时,他看着床上的小女孩儿,开口说道:“三小姐,您不必再装了。”

连翘睁大眼睛,眼睁睁看着苏雲娇慢慢在床上坐起来,还冲她笑了笑。

亲娘诶!这李大夫的医术这么神的吗?

等等!刚刚李大夫说什么?不要再装了?所以小姐是在装病?

连翘脚步生风的走到床边,连怀里的剪刀“啪”一声落到地上都没察觉。

李大夫看着地上那把剪刀,先是眼角抽搐,等明白过来,在那儿气的直翻白眼儿。

合着这丫鬟以为他不安好心,还揣把剪刀在怀里,怎么着,打算捅死他吗?李大夫愤愤的想到。

等等!三小姐要是信不过这丫鬟,接着装病,那,想到这里,李大夫顿时觉得身上凉嗖嗖的,暗骂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

小的小的在那儿装病,折腾他夜里还要奔波,大的就更过分!还想拿剪刀捅他!

苏雲娇知道连翘和桑月两个丫头都是温姨娘带过来的陪嫁,知根知底,卖身契都在温姨娘手里捏着,再令人放心不过。

奈何桑月性情较软弱,人又呆笨木讷,比不过连翘机灵大胆,敢做敢想,幸好是连翘留了下来,要不然她还真不放心实施后面的计划。

“连翘,你先听我说。”苏雲娇柔柔的声音响起。

连翘擦了擦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飞快点头。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一个让我和姨娘远离危险的办法。”苏雲娇苍白的小脸扬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李大夫听到这里,眯了眯眼睛,眸子里精光乍现。

连翘不解的看着她。

苏雲娇叹了一口气说道:“连翘,我只不过不小心弄伤了夫人的狗,她竟想借机陷害姨娘,明摆在那里的事实,却连父亲也违逆不了夫人,从那一刻起,我便彻底明白了我们在这府里的分量,如同蝼蚁,是生是死全掌握在夫人手里。”

说完,苏雲娇眼神空洞,眼泪扑簌簌往下流,神情沉痛又悲哀。

连翘看着这样的小姐,心痛得无以复加,曾听一些老人说过,有些娃娃啊,真正意义上的懂事不过只需要一瞬间罢了,那时她还觉得夸张,如今看着她的小姐,她还有什么不信的,原先的小姐天真可爱,哪里会想这些计量。

苏雲娇将眼泪擦了,然后苦笑着对李大夫说道:“对不起,大半夜的还劳烦您奔波,但小女也实在是不得已,还望您原谅则个。”

李大夫嘴上说着“不敢”“不敢”,心里却丝毫不为所动,哼!小丫头片子,怕是还有事儿在后头等着他呢。

连翘见李大夫在那儿拿乔,默默去把掉在地上的剪刀给捡了起来,居然又给揣到了怀里,然后就立在苏雲娇的床边,与李大夫正面相对。

这下李大夫坐不住了,屁股底下像有针在扎似的,一张脸乍青乍白。

苏雲娇克制不住的翘了翘嘴角,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对坐立不安的李大夫说道:“不瞒大夫,小女有一事想求大夫帮忙,实在是大难临头,情急之下才想到装病这招。”

李大夫轻哼了一声,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才对嘛,那丫鬟怀里揣着把剪刀算怎么回事,威胁他吗?再说了,这内宅的浑水可不好趟。

苏雲娇见李大夫不为所动,顿时有些焦急,怎么办?总不能真叫连翘拿着剪刀威胁人吧?行不通啊!

到底是七岁的小姑娘,就是成熟了起来,脑子再灵光,思维格局也有限得很。

实在没了办法,苏雲娇掀开被子,一咬牙从床上翻下来“咚”一声跪在了李大夫面前。

由于她动作太快,其余两人都没来得及阻止,尤其是连翘,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李大夫,若是目光能杀人的话,估计人都被千刀万剐好几遍了。

李大夫惊了一下之后便迅速镇定了下来,没想到小丫头片子这么豁的出去,于是朝苏雲娇低声提醒道:“三小姐,您这次病情危急,连太夫人都惊动了,派了贴身丫鬟过来,若有事还是快些说吧。”

说完示意连翘把人给扶起来,毕竟人家是主子,他就是一个府里供养的大夫,还是别拿捏过头了。

苏雲娇干脆顺势就着连翘的手站了起来,刚刚也是一时情急,这下反应过来,未免觉得自己太过冲动。

她来不及思考为何李大夫会好心提醒她,但她时间不多了,于是快速无比的将要求和盘托出:“小女希望李大夫能对祖母说,小女重病缠身,需到乡下庄子静养,最好由亲近的人跟着一起才方便照料。”

李大夫撇了撇嘴,说得轻巧,万一事情败露,他的一世清名可就彻彻底底的完了!

连翘在一边看得咬牙切齿,见这大夫不见兔子不撒鹰,于是俯身凑到苏雲娇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只见苏雲娇陡然睁大了双眼,一副十分难以置信的模样,末了还意味不明地瞟了他一眼,

李大夫见苏雲娇如此神情,控制着自己不去问,实则心里好奇地不行。

接着,苏雲娇点了点头,连翘转身去了隔间,不一会儿手里就捧着个平平无奇的木匣子出来了。

在苏雲娇的示意下,连翘将匣子递给了李大夫。

李大夫掂着那沉甸甸的匣子,约莫他两双手掌并起来那么宽,心下有了猜测,一张脸克制不住的笑开了花儿,连声说道:“三小姐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老李身上,保证给您办得妥妥的。”

哎哟,这匣子这么沉,指不定装了多少好东西,嘿嘿,估计他能买下好几样价格高昂的药材了。

苏雲娇见李大夫一副财迷样,嘴角不由抽搐了下,实在不忍目睹。

不一会儿,隐隐的脚步声夹杂着说话声传了进来。

连翘立马掀开了被子,让苏雲娇钻了进去躺好,等一切妥当之后,连翘双膝一软,跪在床边,眼泪哗哗的流,仿佛苏雲娇重病缠身无药可救了一般。

李大夫看的是膛目结舌,心中暗叹:这演戏的本事真是绝了!那眼泪,眼睛一眨就来了,惹不起啊!

接着他又不免有些后悔,刚刚自己会不会要的少了,万一那匣子里净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怎么办?掺和进这内宅争斗,趟这一趟浑水,得加钱啊!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