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庶女宠冠后宫 > 第七章:钻到钱眼儿的大夫

第七章:钻到钱眼儿的大夫

“砰砰。”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响起。

“谁啊?来啦来啦。”李大夫在床上翻来翻去想装作没听到,那敲门声却不绝于耳,没办法他只能从床上起来,心里揣了好大的怨气,匆忙披了衣裳去开门。

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这大半夜的,哪个倒霉鬼出了事?

“吱呀”一声,门开了,李大夫见一个有些眼熟的女子站在门外,身后站着个提着灯笼的小丫鬟。

他定睛一看,认出了前头这个不正是太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桂枝嘛,心里的怨气如被冷水一泼,顿时消散了大半。

“是桂枝姑娘啊?可是有什么事吗?”李大夫客客气气的问道。

能劳动太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想来身份必不会低,到时候应该可以捞不少油水,想到这儿,李大夫顿时有些期待起来。

桂枝脸上挂了愁容,细声细气的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三小姐犯了急症,突然晕了过去,太夫人担心得不得了,还麻烦您随我过去看看。”

李大夫一听,不禁有些遗憾,他倒是给三小姐看过几次病,可都是多久的事儿啦,犹记得还是养在太夫人膝下的时候,至于打赏,只能说是不多不少,完全是意思意思。

算啦,小女孩儿家家怪可怜的,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药罐子,他还是去看看吧。

啧,要是是大夫人身体有恙就好了,那得的打赏可是丰厚无比啊!

李大夫摸着胡子,陷入了幻想。

“李大夫?”桂枝唤了一声,见他有些愣神,好似面上还有些许惋惜之色,莫非三小姐的身体是真的不妙?

李大夫回过神来,略有些汗颜,后又一本正经对桂枝说道:“桂枝姑娘稍等,待老夫回去拿一下药箱。”

桂枝连忙点头,不一会儿李大夫就收拾妥当出来了,桂枝领着他并身后的小丫鬟步履匆匆地朝怡香馆去了。

走至途中,李大夫觉察出这不是去松鹤堂的路,于是边走边问桂枝:“呃,桂枝姑娘,三小姐不在松鹤堂吗?”

这深更半夜的,桂枝也不想多在外面停留,加上白天她还要到太夫人身边当值,更是马虎不得,她还寻思着赶紧办完了事回屋睡个回笼觉去呢。于是,她敷衍般答道:“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三小姐暂时和温姨娘住在怡香馆。”

李大夫听了这话,心里顿时有些发苦,一个姨娘加个庶出的小姐,能有多少钱啊?看来他这次是要白跑一趟了。

其实也不怪李大夫钻到了钱眼里,他也是有苦衷的,因痴迷于医药一道,常常搜集各种古方和失传药方、医书等,但他兜里那两个钱,买张失传药方的一个边角都不够,所以他经常买那些残缺奇特的方子回来研究,剩下的钱就全贡献给药铺了。

幸好这府里长期供养着他,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才让他不至于连饭都吃不上,工钱也是每月十两按时发放,不算少了。

然而他购买药材来试验的花费,一个月区区十两银子连零头都不够啊!

李大夫苦啊!所谓一时研究一时爽,一直研究一直爽!爽的他几乎倾家荡产(Θ?Θ)。

所以他都三十好几了,还是光棍儿一条。

终于到了怡香馆,连翘站在门口翘首以盼,见人来了,一颗心也就放下大半了。

话说连翘当时在松鹤堂的院门口等得心焦,陡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喊出了救命的话儿,一颗心才放下一半,知道太夫人绝不会放着三小姐不管,于是先回了怡香馆。

桂枝领着李大夫进来,瞧见站在门口的连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她,这连翘,倒也是个胆大护主的。

连翘让桂枝瞧得头皮发麻,却仍硬撑着笑脸客气说道:“桂枝姐姐,竟劳动了您亲自前来,真是罪过罪过。”

桂枝淡淡笑了笑,让那小丫鬟等会儿在门外侯着,她开口道:“还是先让李大夫给三小姐看看吧。”

连翘急忙点头,她还巴不得呢,谁稀罕在这儿啰嗦。

李大夫不敢耽搁,连忙进去给躺在床上小脸煞白,嘴里还不断冒出呓语的苏雲娇诊脉。

伺候着苏雲娇的桑月有条不紊的将苏雲娇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给她手腕儿上搭了一条天青色的帕子。

连翘、桂枝以及桑月都默默把目光停驻在李大夫脸上,只见他皱起眉头接着又松开,剩下的那只手在那儿慢腾腾地捋胡子,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连翘在一边看得百爪挠心,恨不得掰开大夫的嘴巴,让那话快点儿蹦出来,真是急死个人了!

桂枝倒是不急,反正这承恩公府多三小姐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

桑月心肠较软,看着床上的小人儿,伤心之下竟背过身悄悄抹起了眼泪。

桂枝揣摩不透李大夫的表情,干脆用了一个万金油的说法道:“李大夫,三小姐的病情有些危急,还请您多费心才是。”

接着又面色犹豫道:“若是实在不好,也请您给个准话儿。”

李大夫脸颊抽搐了一下,搭脉的手收了回来,对着眼巴巴看着他的三个人不动声色的说道:“你们先出去,三小姐这病,委实不适合面前有太多人围着。”

“不行!”三个人同时异口同声说道,态度无比坚定。

李大夫被她们吓了一跳,胡子都揪下来一缕,顿时心疼得不得了,哎哟!他的宝贝胡子哟!

连翘看着李大夫不小心揪下来的胡子,暗自撇嘴,活该!年纪一大把,说出来的话也不过过脑子,这是什么地方?当今太后娘娘的娘家!承恩公府,规矩比天大的地方!绝不可能容许自家小姐与一个男子独处一室,纵使那男子年纪大了点儿,那也万万不可!

其他两人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想法,尤其是桂枝,心想这事儿要是发生了,她不得被太夫人拔掉一层皮!

坚决不能干!

李大夫见几人这般态度,也是头疼得很,算了,随便挑一个吧。

“那谁?你,对,就是你。”李大夫指了指连翘,别以为刚才他没看见这丫头幸灾乐祸的眼神,真是坏的很!

连翘不明所以的指了指自己,听到李大夫又说道:“那就你留下来吧,其他人先出去。”

就这样,桂枝和桑月揣着满肚子疑惑暂时离开了。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