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庶女宠冠后宫 > 第三十一章:叫破

第三十一章:叫破

珍贵妃叫她逗笑了,摇摇头道:“你个促狭鬼儿,往日里我给你的还少了?日日惦记着我的库房,迟早有一日要叫你搬空了去。”

她知道赵淑仪出身名门,见过的好东西只多不少,作出这副模样不过是为了取乐与她罢了。

待赵淑仪走后,珍贵妃端庄矜持的仪态才稍稍卸去两分,急切的向环春问道:“殿下如何?身上可有受伤?”

环春抿了抿唇,小心道:“奴婢听说殿下进紫宸殿不久后,里面就传了太医。”

珍贵妃柳眉倒竖,眼眸中闪过凌厉的光,随即缓缓吐出一口气,不疾不徐说道:“去吩咐小厨房做些可口的饭菜,再去给赵淑仪递个口信儿,就说让她今晚准备着侍寝。”

环春满面错愕,着急道:“娘娘,陛下好不容易才踏进后宫一次,您何苦要把陛下往外推呢?”

“照我说的做。”珍贵妃不容置疑道。

“是。”环春只能低头应道。

珍贵妃见环春走远,闭上眼睛,掩住里面的苦涩,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夫君拱手相让给另一个女人呢?

“陛下驾到————”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妃请起。”郁景云伸手扶起珍贵妃,语气亲昵随意。

“拜见母妃,愿母妃长乐无极。”郁怀瑾恭敬行礼,气度高华如松如柏。

“快起来,快起来。”珍贵妃急急拉住他,语带哽咽,眼含泪水。

郁怀瑾也是红了眼眶,积蓄的思念之情如洪水一般破闸而出,他用孺慕的眼神看着珍贵妃。

“陛下,皇儿出去这么久,臣妾想的紧,一时失态还望陛下莫怪。”珍贵妃抹了抹眼泪,朝郁景云蹲身行礼道。

“无妨。”郁景云神色温和道。

“瞧臣妾光顾着说话,菜都要凉了。”珍贵妃忙说道。

三人用过饭后,郁景云端着茶盏说道:“朕瞧皇儿今日白天赶了那么久的路,想来也乏了,早些告退吧。”

郁怀瑾不舍得看了眼珍贵妃,正要告退时珍贵妃开口了:“陛下,臣妾想和皇儿说会儿话,这么久不见,臣妾实在想的慌。”

郁景云点点头,放下茶盏道:“你们母子叙叙天伦之乐也好,朕还有些政务要处理,就不多留了。”

“恭送陛下(父皇)。”

珍贵妃直直的望着郁景云远去的背影,眉眼黯然,一旁的郁怀瑾十分不解,他道:“母妃既然舍不得父皇,又为何不把他留下来呢?”

珍贵妃勉强一笑道:“小孩子家的懂什么。”

郁怀瑾抽了抽嘴角,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小孩子。

“对了,本宫听说你受了伤,可是归途中遇到了刺客?”珍贵妃命环春屏退所有宫人后方才执着郁怀瑾的手咬牙切齿的问道。

郁怀瑾有些不习惯母亲的亲密,但他试着动了动手没抽回来后便轻描淡写的说道:“儿臣回京途中遇到了几拨刺客,幸好有忠叔护着,好几次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听忠叔说看刺客的招式和习惯,这几拨人应该都是一家的。”

珍贵妃恨得牙都要咬碎了,向来端庄矜持的面容上也是一片冷厉,她说道:“除了那方的人,还有谁会这么肆无忌惮,恨不得将你除之而后快!”

接着她又担忧道:“秦忠是个得用的,只是他一人会不会太少了些,可要让你外公再挑些人给你?”

郁怀瑾摇头,贴身护卫贵精不贵多,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暗卫,如今他在军营历练,又收服了一批属下,委实不适宜再添人了。

“罢了,既你不愿意,那就算了。”珍贵妃叹口气道。

“说起来,若不是本宫疏忽,你那个准嫂嫂家里就要闹家丑了,可惜下面的人办事不利。”珍贵妃冷笑。

“此话怎讲?”郁怀瑾十分不解。

“本宫…”珍贵妃开了个头又住了口,挥挥手道:“这些事情你不必过问,自有母妃处理。”

郁怀瑾见状便说道:“说起来也真是巧,儿臣刚进京城便撞见了承恩公夫人,真是好大的气势。”

珍贵妃瞥了一眼独立一旁的环春。

这是对自己消息不灵通的不满了,环春额头冷汗都要下来了。

郁怀瑾笑着道:“当时儿臣是微服,没有佩戴丝毫象征身份的物件儿,那承恩公夫人忙着去看我那病了的准嫂嫂,马儿受了惊,恰巧儿臣在一边,瞧着这位承恩公夫人行事做派格外的大方。”

珍贵妃忍不住想笑,这孩子,还“格外的大方”,怪会埋汰人的。

“行了,天儿也晚了,你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想必也累了,住处都给你收拾出来了,早些去休息。”珍贵妃瞧着郁怀瑾眼圈下的乌青忙开口道。

“是。”郁怀瑾起身告退了。

珍贵妃待他一走,面色就变淡了,她对环春说道:“让环秋去给陛下送一盅羹汤,更深露重的,让她劝陛下早些歇息。”

环春应是,立即出去向环秋传达了命令。

“娘娘,奴婢失职了。”环春回来后跪在珍贵妃面前请罪。

“下次再犯决不轻饶,自己去领十个板子。”珍贵妃语调轻柔道。

“谢娘娘宽恕。”环春打了个寒颤,脸上露出庆幸的笑容,行了礼后退下了。

甜果庄

昏黄的晚霞余晖里三三两两的农人扛着农具说说笑笑间伴随着鸡鸣狗叫声响起,不一会儿各家各户都升起了袅袅炊烟。

一座尚算精美的农家小院里,纸糊木窗透出橘黄的烛光,屋子里母女两人其乐融融。

“娘,我觉得睡了一觉身体好多了。”苏雲娇从床上坐起来轻声说道。

“你慢点儿!”温姨娘看的心惊肉跳。

“娘,我真的觉得好多了,别给我喝药了,苦的慌。”苏雲娇故意撅着嘴抱怨。

之前她半梦半醒之间就听见青儿说什么钱…不够买…开的药,想到大部分的钱都被自己丢给了那个车夫,娘身上应该没有什么钱了,还不如省下来用在关键时刻。

“你这孩子,再怎么样药还是要喝的,若是当真好了,明天不喝了便是。”温姨娘端着一碗药诱哄道。

苏雲娇乖乖喝了药,正准备躺下时,听见一道若有若无的“咯吱”声,她警觉的坐起来,喊道:“谁在外面?”

“什么?”温姨娘一头雾水,随即她反应过来,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东张西望下除了空荡荡的院子以外什么也没看见。

而窗下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双泥脚印,但温姨娘根本没发现,见外面没有人便关紧了窗户。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