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庶女宠冠后宫 > 第二十章:不愿跟随

第二十章:不愿跟随

苏雲娇瞧着温姨娘的脸颊和手掌,眼睛给吸在了上面似的,定定的瞧着,忽而咬紧嘴唇,眼睛一酸,两颗珍珠似的泪滴便洒落了下来。

“傻孩子,你哭什么?我还没怎么说你呢,便这般娇气了?”温姨娘一慌,然后伸手小心翼翼的擦掉了她脸上的泪痕。

苏雲娇吸了吸鼻子,依恋的偎着温姨娘,软软的说道:“娘,我担心你嘛。”

温姨娘听了却把脸一板说道:“你该叫我什么?”

苏雲娇嘟了嘟嘴道:“我知道,但是咱们还有一两日便可以出府了,到时候在外面我就可以喊娘了。”

温姨娘无奈宠溺一笑,伸出没受伤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心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你快些将事情前前后后给我说一遍,你胆子不小,我倒要听听你是怎么做的。”温姨娘扳正了苏雲娇的脑袋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

苏雲娇便将前前后后的事儿给她讲了一遍。

“那个李大夫跑了?”温姨娘担忧的问道。

苏雲娇不确定道:“也不算吧,他走之前给了我一张药方,让我煎了吃,刚刚太医不是来过了吗,可什么都没看出来。”

温姨娘轻轻拍了她一下,不赞同道:“你怎么能这么容易轻信别人,入口的东西可不是这般随便的。”

“对了,娘,我们出府时带连翘姐姐和桑月姐姐一起吗?”苏雲娇害怕她唠叨个没完,连忙转移话题。

“还是问问她们吧,若是不愿也强求不得。”温姨娘虽这样说,但她也认为这两人一定会跟着自己出府。

“连翘,桑月,你们可愿意跟着我和小姐出府?”温姨娘命人喊来了两个大丫鬟,她此时正坐在苏雲娇床边问道。

连翘毫不迟疑的说道:“奴婢跟着小姐和姨娘,主子们去哪儿奴婢就去哪儿。”

温姨娘欣慰的笑了笑,旋即将期望的目光转向桑月。

桑月却拿手捻着衣角,头低低的埋着,期期艾艾的说道:“奴婢,奴婢的娘说要接了奴婢出去婚配,怕是不能跟着您走了。”

连翘听了这话十分惊愕,她拿桑月当妹妹看,结果人家连婚配这么大的事儿却都没跟她透露个一字半句。

温姨娘更是惊讶,桑月的娘没跟她说过这事儿啊。

此时桑月又说道:“原是奴婢从小给订了娃娃亲,那家人就一根独苗,因急着抱孙子,所以和我娘商议,商议……早日完婚。”说到这里,桑月的脸已羞的通红。

温姨娘叹了口气,自知强求不得,遂命连翘取了卖身契来,准备还给桑月。

桑月见此不由松了一口气,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真心实意感激道:“多谢姨娘,多谢姨娘,您的大恩大德奴婢铭记在心。”

当连翘神色冷漠的将卖身契连同一个扁平的小匣子交给桑月的时候,桑月多少有些愧疚在,便推辞不要温姨娘给的添妆礼。

“你便拿着吧,好好过日子,咱们终究主仆一场,我也是盼着你好,毕竟你若跟着我去了庄上,大好的青春年华才是白白蹉跎了。”温姨娘叹息道。

桑月不由得哭了,泪水一串儿一串儿的,直拿着袖子在那儿抹。

连翘别过头去,看也不看她一眼。

待两人下去后,装睡的苏雲娇从床上坐起来,安慰略有些伤感的温姨娘道:“娘,没事儿的,桑月姐姐走了不是还有连翘姐姐吗?咱们只管安安心心的过日子。”

其实苏雲娇平时看似与丫鬟小翠玩得好,可因着小翠不甚懂事,所以桑月照看她的时间比较多,但这几日和连翘的相处反让她觉着连翘更对她的脾性,所以这时桑月要走,她是不甚在意的。

谁知温姨娘抚了抚她的头,忧虑道:“我带你出府养病,虽说跟着伺候的用不了太多人,只是若连翘去桑月不去,那府里势必要选人和咱们一起,这身边若是跟了个生人,被瞧出端倪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雲娇一惊,她没想到这里去,是啊,任谁身边儿搁一个不熟的人,谁知道是不是别人的眼线,到时就算在庄上也会处处受制,不自在得很。

苏雲娇一时也没了办法,她只好说道:“娘,咱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温姨娘点点头,忽然她想起什么,急急问道:“先前你说给了李大夫一匣金子,那咱们的现银可不就没多少了?”

苏雲娇安抚道:“娘莫急,我方才让连翘姐姐出去典当了些首饰,又将钱换成了碎银子和铜钱,这样咱们在庄上也花的出手。”

说完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亮晶晶的眸子弯似月牙,等着温姨娘的夸奖。

温姨娘笑着夸她想的周到,母女二人其乐融融。

当桑月出了怡香馆想托人给她老娘递个口信儿时,却碰见松鹤堂的桂枝迎面而来。

她下意识停下了脚步,面带笑容的喊着桂枝姐姐。

谁料桂枝跟被人欠了几百吊钱似的,脸色难看的很,瞅着桑月说道:“劳烦桑月姑娘跟我走一趟,太夫人有事儿问你。”

桑月听这不善的语气,一时有些茫然,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但瞧着这架势,怕是没什么好事,虽心里惴惴的,却只能让桂枝领着走了。

松鹤堂

“你就是桑月?”太夫人坐在铺了白玉凉席的紫檀木玫瑰圈椅上,淡淡的问道。

“正是奴婢。”桑月战战兢兢行了礼道。

“你将陆院判进了你们小姐屋子后的言行给我一一道来,不得有误!”太夫人懒得跟个姨娘跟前儿的丫鬟寒暄,直接冷冷说道。

桑月抖了抖,思前想后没觉着有什么不妥之处,于是仔仔细细的将陆院判的一言一行说了出来。

“你说陆院判一进了屋就闻到了药味儿,你们小姐喝的什么药?”太夫人皱皱眉问道。

“那是李大夫开的调养身体固本培元的药。”桑月深怕引起误会,连忙说道。

太夫人想不出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陆院判,一时间心烦意乱的紧,遂让桑月退下,然后招了桂枝过来,让她去通知江素心,给苏雲娇挑两个丫鬟,明日一早就给送到她那小庄子上去。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