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庶女宠冠后宫 > 第十八章:出人意料

第十八章:出人意料

夏日炎炎,从树木花丛中传来声声聒噪的蝉鸣声,红漆菱形木格窗支棱着,上面有些斑驳的划痕,证明着这所小院的主人是如何处境。

连翘一路几乎是小跑着回来的,她顾不得一身粘腻的汗水,回来后把药交给桑月,便拿着信去找苏雲娇了。

几乎是连翘一进了屋子,苏雲娇便坐了起来,她抓着被子激动的问道:“是不是姨娘回来了?是不是?”

连翘眼里含泪,忙道:“是,正是,老天保佑,姨娘除了虚弱疲累些无甚大碍。”

苏雲娇闻言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也是她这些天来露出的第一个微笑,接着她掀开被子说道:“我要去看看姨娘。”

连翘被唬了一跳,天爷啊!要是被小姐看到姨娘脸上和手上的伤,那还得了!

“小姐慢着,您现在还病着,不能去啊!”连翘在那个“病”字上加重了口音。

苏雲娇手一顿收了回来,垂头丧气的说道:“那好吧。”说完就怏怏的躺了回去

连翘顿时松了一口气。

谁知苏雲娇突然说道:“连翘姐姐,你没有什么瞒着我吧?”

连翘的心一跳,镇定的说道:“奴婢怎会。”

说来也怪,小姐经过这段时间的变故,小小的人儿竟变得越来越不好应付,有时候自己想说个谎让小姐安心,都得仔细斟酌半天,否则轻易就能被看出来,想想之前装病那出,怎么想也想不到一个七岁的孩子有这等急智。

想来是她家小姐要早慧一些也说不定。

为了转移苏雲娇的注意力,连翘急忙拿出李大夫留下的信,又将之前童子告知她的话原原本本的给苏雲娇说了一通。

“李大夫走了?”苏雲娇诧异道。

“千真万确。小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连翘忐忑的问道。

“不急,我先看看信。”苏雲娇的心有些沉。

连翘为自己的定力还不如一个小孩子而感到羞愧。

看完信的苏雲娇露出一个笑容,几不可闻的松了口气。

“原来如此,连翘姐姐,咱们几乎是这两天就可以出府了。”苏雲娇微笑着说道。

“真的吗?”连翘惊喜的反问。

“嗯,你去将那些可以变卖的珠宝首饰都变卖了,千万莫留下太贵重的东西,变卖后的钱财尽量换成碎银子或者面额小的银票以备不时之需,再换些铜钱。”苏雲娇切切叮嘱。

连翘忙道:“奴婢立刻就去办。”

“把这个拿去,换了钱后按照上面的药方抓药,记住,用完后就把它立即烧掉。”苏雲娇将信封递过去,一脸凝重。

连翘疑惑的接过来,难道这信里写的竟是药方子?

“还有,姨娘醒了后要立刻告诉我。”苏雲娇补充了一句。

连翘扯了扯嘴角,点点头,将信封折了塞在荷包里快步出了屋,心想:再待下去,她怕是要露馅儿了。

走之前连翘到温姨娘屋里瞅了一眼,见桑月一直守在床前,不由暗暗点头。

桑月把从厨房要来的清粥放在桌子上,然后打了盆热水,仔仔细细的给温姨娘擦了身,再将连翘带回来的药粉细细给敷上,做完这些后便靠着床打起了瞌睡。

雅韵轩

“你说什么?我那大嫂竟把人给放回去了?”张氏不可置信的看着蕊儿。

蕊儿瑟缩一下,埋着头磕巴着说道:“是,是的,几乎是您前脚走没多一会儿,温姨娘便被两个婆子拖着回了怡香馆,奴婢没有您的指示不敢下手。”

张氏阴沉着脸,挥挥手让她下去。

蕊儿如释重负,忙行了礼退下。

她明白,江素心都把温氏给送回去了,那么送走苏雲娇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否则那个恶婆娘还不把温氏留下来没日没夜的可劲儿折腾。

“斐红,咱们是不是使错了劲儿,那江素心怎么没按照计划的来?”张氏皱着眉颇为不解。

“奴婢也觉着奇了,按说大夫人那个爱面儿又易怒的性子,不是该请了大夫给三小姐开药,好做了样子来堵人的嘴吗?”斐红也十分诧异。

这主仆二人明里暗里也曾给江素心使过绊子,张氏与江素心相处好些年,更是早把她的性格给摸得透透的,压根儿没想到这次会失手。

一时间,这屋里的气氛颇有些沉闷。

“罢了,你去将芸豆叫过来吧。”张氏无奈道。

“夫人,咱们大可不必将这次的事儿报给那位知道,反正咱们本也没打算立即动手,离太子妃成婚之日尚早,留给咱们的时间尚算充足。”斐红低声建议。

“我何尝不知,只是那边儿催的紧,况且她又捏着六哥的前程,但凡我办事稍有不利或试图加以隐瞒,等待我的只会是或轻或重的惩罚。”张氏的神情中带着悔恨和怨愤,更多的却是不得不妥协的无奈。

斐红哑然。

“对了,六哥那儿得手没有?”张氏转过神问道。

“奴婢正要说呢,刚有人递了张纸条儿给奴婢,还没来得及看。”斐红从衣袖里拿出纸卷儿道。

“拿来我瞧瞧。”张氏漫不经心的展开纸条儿往上面一瞅,陡然间双眼瞪的溜圆。

“该死的!倒是跑得快啊!”张氏憋屈的声音响起。

斐红讶然,听这意思,那个李大夫竟跑了?

“罢了,一个小小的大夫不值一提,看来这段时间是不宜动手了。”张氏将怒火按下道。

斐红深以为然。

午后,陆院判来了承恩公府,当即整个松鹤院都沸腾了,连太夫人都没想到当真能请到陆院判,还以为来的会是个寻常太医。

“来人,给陆院判沏茶。”太夫人声音里略带喜意,扬声道。

“太夫人大安,不必如此多礼,老朽问一句这病人在哪里,早日看完病老朽也好早日回宫向太子殿下禀报。”陆院判笑呵呵的,哪有传闻中不可接近的样子。

“太子殿下?”太夫人略带惊讶道。

“正是正是,我在东宫诊脉,碰巧我那小童拿来了太夫人的帖子请太医,太子看见了便多问了一句,多嘱咐了一句,这不,我得赶紧看完令千金的病回去禀报啊。”陆院判解释了前因后果,又将太夫人好一通奉承。

竟然是太子嘱咐的啊,那就说明太子对这门婚事很满意咯。

太夫人端起茶盏,掩饰了略微翘起的嘴角,道:“桂枝啊,带人去把三丫头挪过来,好让陆院判方便看诊。”

“不必麻烦,不必麻烦,老朽亲自走一趟就是了,等太子妃入主东宫,老朽一定亲去贺礼。”陆院判起身笑着拱手。

“是。”桂枝见此便在前面引路,带着人去了。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