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庶女宠冠后宫 > 第十三章:暗动杀机

第十三章:暗动杀机

李大夫从松鹤堂回来后便有人告诉他二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斐红来找过他,这让他不禁泛起了嘀咕:怎么今天一个两个的都来找他。

幸好他给府上各位主儿多多少少都看过几次病,知道这路怎么走,要不然只怕要在这五进四出的大宅子里绕晕了路去。

雅韵轩,李大夫刚走到院门口,就有机灵的小丫鬟瞧见了然后飞快跑进去报信儿。

不一会儿斐红就迎了出来。

“斐红姑娘,听人说你找过我,我想着是不是二夫人身体不适,遂过来瞧瞧。”李大夫笑着解释道。

斐红露出恰到好处的惊喜之色说道:“正是,正是,我们夫人自晨起用了半碗金丝燕窝粥后便有些胸闷,说是头晕的厉害。”

“那先容我进去为夫人把脉吧。”李大夫说完后便跟着斐红穿过抄手游廊,往院子东侧一个小水池边的凉亭走去。

一眼望去,凉亭中有一抹蓝色倩影,斜倚在护栏边,仅仅一个背影便是风情万种。

走近后倩影回眸,赫然就是二夫人张氏。

“李大夫请坐。”张氏端正坐姿,客气的说道。

“不知二夫人哪里不适?不若还是让我先为您把个脉吧。”李大夫坐下后有些拘谨的问道。

不为别的,这位二夫人穿的也实在是过于清凉了,乳白色的抹胸散花百褶裙外罩一件湖蓝色绣缠枝花纹的薄纱褙子,胸前一片白腻。

“是这样的,我这几日总是吃不好睡不香的,也不知怎的,今日晨起后胸口就闷的厉害。”张氏捂着胸口,眉尖微蹙,宛若西子捧心。

“还请夫人伸手,容在下把脉。”李大夫放下药箱,拿出垫枕,一本正经的说道。

张氏将手腕儿放在垫枕上,窄窄的衣袖滑落,露出一对儿水头极好的翠玉镯,将那肌肤衬得雪一样白。

李大夫见到她手腕上那对玉镯,眼都直了,暗暗吞了口口水,头一次觉得给二夫人看病说不定也是个美差,往日里倒也并不曾瞧见这二夫人佩戴什么名贵首饰,穿着打扮似乎都极为朴素来着。

他从自己的药箱里拾掇出来一块儿崭新的棉布帕子给搭在了张氏的腕子上,然后聚精会神开始诊脉。

张氏从他进凉亭起就有意无意的卖弄着自己的风情,同时没有错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见他没有为自己的美色所迷,反而盯着自己的玉镯子看了一会儿,心下便有了数。

她手上这对儿翠玉镯乃是她出嫁时母亲私底下给她的,货真价实的老坑玻璃种祖母绿翡翠镯,是她嫁妆里最值钱的物事了。

不过现在嘛,像这样的镯子对她来说也不过可有可无,等她按吩咐完成了计划,要多少东西不过是她一句话的事儿。

“夫人脉相洪大心火过旺,所以才会有胸闷心慌的症状,待服些降火解暑的汤药就好,切忌饮食清淡,不宜大肆进补。”李大夫将手收了回来,捋着黑亮的胡须说道。

张氏温婉一笑道:“原是这样,我还以为自个儿得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病,却是我矫情了,劳烦李大夫走这一趟了。”

李大夫连连摆手道:“不妨事,不妨事。”

张氏给斐红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将准备好的赏钱拿出来。

李大夫坐在一边,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好一派云淡风轻的仪态。

斐红将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捧上来放在了李大夫面前,张氏笑吟吟的看着他。

李大夫一伸手,感受到那沉甸甸的手感,立刻判断出这里面的不是铜钱而是银子。

无缘无故给这么大笔钱,李大夫莫名感到心里和那银子一样,沉甸甸的。

这钱烫手,不能要!

爱财如命的李大夫忍着割肉的心痛把钱缓缓推到了张氏面前,并笑呵呵的说道:“夫人给的多了,在下受不起,何况在下受苏府供奉,每月都有俸银可领,很不该再拿贵府各位主儿给的赏银了。”

张氏倒有些意外了,看不出来这人还有些自知之明啊,不过就算任你心如磐石,我也要用你最爱的银子砸破你的理智。

“不瞒您说,我有一件事为难得很,也只有李大夫才能帮得了我,倘若李大夫解决了我的烦忧,我定有重谢。”张氏缓缓的说道。

“不知夫人有何事烦忧?”李大夫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我那三侄女儿,听您说是身子不大好要出去将养,可我平日里最是疼爱她,让她去外边儿那些个粗陋的庄子上养病,我是很舍不得的。”张氏意味深长的说道。

“呃,那您想让在下怎么做?”李大夫疑惑的问道。

张氏以为他动心了,于是用更加柔和的语调说道:“很简单,李大夫医术高超,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让我的三侄女儿身体康复,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在这段时间里看起来身体很好的样子。”

说完后从手腕上将那对极品翠玉镯褪了下来,连着装满了银子的荷包一起推回了李大夫面前。

李大夫不知道张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为何这二房的夫人竟对大房的一个庶女这么…这么心狠。

他想了一下,觉得作为婶婶,这二夫人是挺心狠的。

如果那三小姐是真的病重,非要让她立刻好起来就必然要用虎狼之药,看似大好,实则外强中干,不出一月就要暴病身亡!

钱财虽好,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张氏也不解释,就等着李大夫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温姨娘母女绝对不能走!留着她们才能给大房致命一击,为二房腾地儿。

可是让张氏没想到的是,李大夫竟然拒绝了她!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张氏不可置信道。

“二夫人,在下做不到,您另请高明吧。”李大夫重复说道。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氏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冷冰冰的说道。

“二夫人,今日这番话在下就当没听到,出了雅韵轩的门就把这件事忘的干干净净,绝对守口如瓶!但也请您不要为难我。”李大夫坚定的说道。

“好!好!好!”张氏定定看着他,眼底杀机闪现,嘴角勾起一个嘲讽愤怒的笑容,连道三声好后便冷硬的高声道:“斐红,送客!”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