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庶女宠冠后宫 > 第十一章:作妖

第十一章:作妖

连翘忧心忡忡地回了怡香馆,桑月正好服侍了苏雲娇出来,撞见连翘回来,愣了一下,然后迎上来说道:“小姐醒了,吩咐你一回来就去见她。”

连翘叹了口气,朝桑月点了点头进去了。

屋子里苏雲娇躺在床上等得望眼欲穿,终于把人等了回来。

连翘进屋来行了礼,还没来得及说话,苏雲娇就一股脑的抛出了一连串问题。

“怎么样?姨娘有没有事?夫人怎么说,她同意我们出府了吗?”苏雲娇按耐不住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连翘凝重地摇了摇头,见苏雲娇惨白了脸,才急忙说道:“小姐莫急,虽然夫人没有马上同意,但因着大小姐要回来了,那口风却是略有松动的,想来是要给姨娘吃些苦头才罢休。”

苏雲娇惨白的脸好不容易恢复血色,听了这话不由得又是一阵担忧,心底愤恨的火苗欲要冒起,却又被强行按下。

连翘见她双手攥成了两个小小的拳头,遂沉声安慰道:“小姐,咱们不用急,来日方长,那个人绝不可能一直都这么一帆风顺!”

苏雲娇苦笑,自然知道她说的是江素心,明眼人都能看出她下半生的荣华富贵,顺心得意,算了,她一个小庶女,无权无势又能奈她何?等她和姨娘出了府,再找个风景优美的田庄,平淡此生就是最大的福气了。

然而,她想要平淡,却偏偏有人想借机兴风作浪。

玉澜堂,负责监视温姨娘的蕊儿等到了午休时间,借着歇晌的空当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了出去。

因着日头在这时最是毒辣,府里体恤下人,特意让那些需要在日头底下做活的仆妇吃过饭后多休息半个时辰,所以此时人是最少的。

蕊儿一路低头疾行,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她走的路径越来越偏,经过一处幽静而略带清冷的高大假山和浣浣清池后,穿过几棵青翠幽深的树木,一阵凉风送来,让她一身热汗变成了冷汗。

终于,蕊儿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扇略显陈旧的角门,她轻轻吐了口气,抬起手臂拿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这才去拉起角门上的铁锁轻轻叩了叩。

角门打开,探出一张皱纹深重饱经沧桑的老妇人脸。

蕊儿轻巧的钻了进去,角门又轻轻合上,除了那门上的灰又落了些,其余的一如之前。

蕊儿进去后,被早已等待在门后的人接引到一处小亭子,那儿一坐一站两人,坐着的那个人将脸偏过来,赫然正是二夫人张氏。

将蕊儿带到后,负责带路的人就消失了。

“奴婢见过主子。”蕊儿屈膝弯腰行礼。

张氏懒懒的应了声,让人起来,随后问道:“那院子闹出什么动静没有?”

蕊儿站直后低头回道:“回主子,大夫人想要借三小姐之过责罚温姨娘,温姨娘及时请来了国公爷,谁知国公爷做主让温姨娘跪在大夫人院子里直到大夫人消气为止,但大夫人却似乎并不高兴。”

说到这里时张氏发出了“呵”的一声嘲笑,她这个大哥,还真是能忍,都被骑在脖子上了还能面不改色地给自己找台阶儿下。

蕊儿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国公爷走后,大夫人砸了茶盏,碎瓷割伤了温姨娘的脸,混乱中柳红趁机踩伤了温姨娘的手,然后江嬷嬷让她出去跪着,今儿早上晕了过去,江嬷嬷派了我守着,她院子里的连翘来给大夫人陈情,说是三小姐突然厥了过去,请大夫来看,大夫说是情况不好,要亲人陪着出去静养,大夫人虽没有立即答允,但已有些松动了。”

“啧啧!好一场大戏,这玉澜堂还真是热闹啊!不过这三丫头是不是病得太巧了些?给她看病的是谁?”张氏听完后先是得意的笑了笑,接着对苏雲娇的病提出了疑惑。

这厢刚给温姨娘吃挂落,怎么那厢就病倒了,还要亲人陪着出府静养,未免太过巧合。

蕊儿自然将李大夫给说了出来,并且说此人爱财,阖府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其中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这样吧,你先守着温姨娘,必要的时候……”张氏的话没有说完,而是让她身边的丫鬟递给她一个做工寻常的荷包,与她腰间挂着的一般无二,接着意味深长的说道:“把东西好好收着,等我的命令。”

蕊儿呼吸急促,脸上肌肉抽搐,唇角抖动,迟迟不接递过来的荷包。

张氏的婢女芸豆什么话也没说,双手捧着荷包做递给她的姿势,面无表情地盯着蕊儿,给了她极大的压力。

蕊儿犹豫挣扎了一小会儿,终于还是颤抖着手接过了荷包,然后将自己腰间的荷包解了下来递给芸豆,换上了手里这个。

张氏见状不由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伸手端起了茶盏,芸豆对蕊儿略蹲了蹲身,蕊儿神情恍惚的告退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蕊儿交握着双手,嘴里又干又渴,身上汗水直流,然而身体上的不适与内心的煎熬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杀人!二夫人要她杀人!不不不!这次是杀人,下次会是什么?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可是,她一家老小的命都攥在二夫人手里,她没得选!老天不公!如斯待她!对不起,对不起,温姨娘,别怪我,别怪我狠心!

蕊儿内心的天平终是倾向了张氏。

蕊儿走后,张氏放下茶盏,对芸豆柔柔的说道:“告诉斐红,午后将这个李大夫给我请过来瞧病,我倒要瞧瞧这个李大夫是爱财还是爱命。”

芸豆应:“是。”

张氏懒懒的站了起来,很不端庄的伸展了下身体,夏天衣裙本就轻薄贴身,在她的动作下展露出了成熟迷人的身材曲线,但她丝毫不以为意,略带疲倦道:“我乏了,回去吧。”

心里则发狠:谁都别想破坏她的计划,谁挡就杀谁!

随后主仆二人装作赏景的样子慢悠悠一路走回了雅韵轩。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