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庶女宠冠后宫 > 第九章:大胆串通

第九章:大胆串通

吱呀!

随着门推开的声音,还有桂枝的柔声询问:“李大夫,三小姐没事了吧?”

李大夫早将那个匣子装到了他的药箱里头,这时面对桂枝的询问,他抚着胡须,不住叹气,一脸沉重。

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样子就是没救了,饶是知道大概结果,桂枝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忍,半大的孩子就时日无多,好歹是活生生一条命啊!

跟在桂枝后面的桑月不由软了腿,瘫在了地上,嘴唇颤抖着,眼泪又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李大夫这时才慢悠悠,哀切切地说道:“三小姐这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本需平心静气,最忌大喜大悲,这次就是因为急火攻心牵动了身体里的病根而导致的骤然昏迷。”

连翘听到这里,不禁在心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这大夫除了医术没想到嘴皮子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好。

桂枝皱了皱眉,搞了半天这大夫也没能让三小姐醒过来,委实太无能了吧,难不成是医术有限在推卸责任?

李大夫面对桂枝怀疑的目光,淡定地捋了捋乌鸦一般黑的胡须,说道:“想来三小姐自小就应该看过不少大夫,喝过无数的汤药了,只是不知可有人给出过根治之法?”

桂枝愣了愣,这倒是没有过。

李大夫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绝没有人说过能治好,这先天不足之症能活下来都是邀天之幸,也亏的是承恩公府这般大富大贵的家族才舍得起那流水一样花出去的药材费。

“那李大夫有什么高见吗?不妨说出来。”桂枝倒有些好奇,难不成这位平平无奇的李大夫能治好三小姐的病不成。

当初太夫人垂怜三小姐,宫里的太医出来为她老人家看诊的时候顺带也让瞧了三小姐的病,可惜连太医都束手无策,只能用汤药吊着,日常活动没问题,注意饮食和控制情绪,倒是能长命些。

太医都治不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草根大夫能治好?说大话呢吧!

李大夫倒没敢说他能治好,只将先前苏雲娇说过的话改了改,然后说了出来。

意思是要到山清水秀之处静养,最好由亲近的人陪着,将养个几年说不定有希望治好。

桂枝默了默,山清水秀之处,难不成要出去养着才成?随即又松了一口气,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人活着,太夫人应该不会介意三小姐是在府里还是在外面。

这般想着,她也就懒得再操心这个病歪歪的三小姐了,干脆跟连翘意思了一下就回去复命了。

桂枝一走,连翘连忙去搀扶瘫坐在地上的桑月,见她脸颊上还滚着泪珠儿,整个人都是呆呆的,遂扶起她后给了她一块帕子擦脸。

“连翘姑娘,老夫就不多留了,等会儿三小姐醒了,给她喝碗安神汤就好。”李大夫说完后就背起药箱走了。

连翘敷衍般“嗯”了声表示知道了,见桑月形容憔悴,魂不守舍的样子实在不忍,因桑月比她小了三岁又腼腆羞涩笨拙可爱,平时她都是把人当亲妹妹看待的,唉!今天的事想必是吓坏了她吧。

连翘怜惜的看着桑月,柔声让她先回去歇息,小姐这里她来守着。

桑月神思不属地应了,然后就没了魂儿似的轻一脚浅一脚的出去了。

见桑月走了,连翘心里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但她无暇多想,先是合上了门,然后就脚步匆匆地回到了苏雲娇的床前。

“人都走了吗?”苏雲娇睁开大大的眼睛,通透如琉璃。

连翘低声道:“都走了。”顿了一下又略带担忧地问道:“小姐的身体真的没事吗?”

苏雲娇垂下长而翘的睫毛,可爱中带着忧郁,她自责道:“我是真的没事,有事的是娘才对,都怪我牵连了娘。”

这件事不是她的错,也不是娘的错,是地位悬殊带来的飞来横祸。

连翘可不认为是小小姐和小姐的错,这一切都得怪这府里的承恩公大老爷,畏妻如虎没半点男人当家做主的尊严!

当然,现在也不是应该讨论谁对谁错的问题,当务之急得想办法脱离这个家,这个随时随地能让人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的家!

苏雲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随即将自己的安排和打算细细的讲与连翘听。

连翘听完后,颇觉心酸,也难为豆丁大的小姐能想出这个法子,只是这中间但凡出了丁点儿差错,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反正她贱命一条,到时出了事儿她就全担下来,决不让小姐牵连进去!

交代完了连翘,苏雲娇紧绷的心弦也放松了,困意如潮水般涌来,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连翘见小姐睡了,便轻手轻脚地放了帐子,然后退了出去,至于安神汤?小姐都睡了,还用什么安神汤。

桑月魂不守舍地回了值房,只觉得被折腾的身心疲惫,先是小姐被抓走问罪,接着姨娘又搭在了里头,小姐是回来了,却病倒了,听大夫的话要么出去养着,要么就在府里等死。

她坐在梳妆镜前,贪恋的看着镜中人的容貌,只觉得怎么看也看不够,一只白皙柔嫩的手缓缓抚上脸颊,恍惚可见青葱水嫩,如花般美好的容颜。

主子跟前儿的大丫头,早已习惯了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生活,叫她再去吃苦受罪,那是万万受不了的,会要了她的命的!她既不想出府,也不想陪小姐在府里等死。

“桑月。”连翘的声音从门帘外传进来。

桑月陡然一个激灵,神情略带慌乱,先是猛地站起来,接着又坐了下去,伏在妆台上哀哀的哭,瘦削的双肩微微起伏颤抖,好不可怜。

“桑月,我给你拿了你最爱的…咦!怎么哭了?”连翘含笑端了盘糕点进来,话还没说完,见桑月在哭,连忙放下盘子上前询问。

然而见她只一味地哭,不免沉了脸色。

“你这丫头!一遇到事儿就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小姐都还没你娇气呢!”连翘有些气恼,说话的语气不免重了些。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