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游戏竞技 > 玩爆主神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飞过千山万水的一封信

第二百四十七章 飞过千山万水的一封信

月光从窗户映入屋中。

此刻虽然已是入夏时分,但东北边疆夜晚的空气还是有些发凉。一阵阵凉风徐徐吹过,弄得人身上有些发寒。

钱进宝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的袍子。此刻,他正端坐在自己的书房之内,笔墨纸砚摆在案上。

他提起笔,开始书写一封即将发给吴能的信函。

“吴掌门敬启:前日,已得掌门手书,心甚欢喜。进宝闻知中原战事频发,尤以禅心寺近处甚为激烈,吴掌门、王大侠、丘副掌门、唐女侠、陈先生、丘女侠其无恙乎?”

笔端在信纸上留下一行行墨迹。在烛光的映照下,这些墨迹上也染就了一层红色,仿若战场之上,正邪两道弟子们激战之中留下的斑驳血迹。

钱进宝眼前,仿佛也展现出一幅幅战场绘卷。在正邪两道的战场之上,刀剑舞动,箭矢如雨。邪道联军在各种机械的帮助下,奋力冲击着真武观的山门。而正道弟子们苦守观中,对着外面包围着的邪道联军发动着一次又一次徒劳无功的反击。

在战场的各处,沸腾般的烈焰灼烧着建筑物和草木,冒出一股股的黑烟。

血海宗的邪道们,激起一阵又一阵的血色云雾,笼罩了战场的一端。在这些血色云雾之中,隐约可见正邪双方的弟子们在互相交战,刀枪剑戟相互碰撞,将越来越多的鲜血聚集起来,让那团血雾不断向四周蔓延开。

傀儡谷的邪道们,运用邪术,呼唤着一群一群的尸体在战场上重新站立起来,带着木讷的表情向着自己昔日的袍泽们涌去,将一个又一个正道弟子扑倒在地。

七煞观的邪道们,脸上现出种种凶神恶煞般的表情,双目之中仿佛有某种魔力,让和他们对视的正道弟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而修罗寺的邪道们,已经幻化出了多条手臂,手臂上握持着刀剑、长幡、宝瓶、海螺、旗帜等种种法器,在血海沉浮之中,他们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往修罗地狱的大门。

“正邪大战愈发激烈,我等终不能免于一难。近日以来,盗匪四处横行,地方深受其害。官府无能,屡丧要地。贼寇势大,每每闯入家门,掠夺金银妇人,百姓无力抗拒,每每对天哭号,祈求神明眷顾,而亦无济于事。”

附近的宅院都紧紧地关闭着房门,连打更的更夫也不敢在夜里独立走动。百姓都用桌子堵上房门,但却依然不能阻挡挥舞着刀斧的贼寇们四处掠夺。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的哭嚎声和打骂声。一个妇人正被从自己的家门之中拖出来,她头上的银钗已经被山贼夺走,头发零零散散地拖在地上。在她身旁,她家的汉子已经被砍断了双臂,只能徒劳地伸出两只断臂举向天空,哭号着祈求神佛的眷顾。

“东北地处偏远,未有兵戈之祸。然自洛北诸镇,多有百姓避难北逃,日有二百余人往来。长街之上,饿殍遍地,人皆啼哭悲恸,不堪目睹。”

在钱进宝宅邸之外的街道上,饿死者的尸体被帮工一具一具地抬起来,然后放到火中焚化,最后将剩下的骨殖捡起来,遗落在落葬岗里。

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因为饥饿和疲劳而倒地不起。每当一个人倒在地上,周围的乞丐们就一拥而上,将他们身上的衣服和杂物都夺走,只留下一具光秃秃的身体。

“进宝经商多年,赚得白银五千五百两,此刻散尽家财,意欲救助旁人。然内有盗贼,外有匪患,恐不能久。”

此刻,他家里的钱帛已经有大半被散布出去,从关内换取了一车一车的粮食,被保镖押送着返回福泽镇。一路上经过各处山岭河流之时,多有山贼水寇前来抢掠,每十车粮食只有五、六车能成功抵达福泽镇。而每次大车进入镇中,就有一群一群的人在拥挤在车子旁边,带着欣喜的表情跟着车子一起跑动。

在福泽镇的大街上,钱进宝已经命令下人们搭建起了几间粥棚,每日两顿,在这里施舍米粥。下人们持着刀剑,命令前来拿粥的贫民们排成队形,一个一个地进入棚中。这长长的队列从粥棚一直排到了长街的尽头。

然而单纯的施粥,并不能救下多少百姓。每每有人在跟着队列向前行走的时候就倒在地上一睡不起,其他的人则只能用麻木的眼神,看着周围的帮工们将尸体拖走。

“人生艰难,一死而已。余不畏死,唯望尽行善举,不愧皇天后天。”

写到此处,钱进宝忽地长叹一声,苦笑着看向自己身上的衣袍。

这件旧袍子上,不知何时已经沾染了一抹暗红色的血迹,许是哪次出门时候被人抓在身上的,但他也不愿意将袍子拿去清洗——这一抹血迹就像是一座警钟,在他耳畔不断发出鸣响声,让他在寒夜梦回的时候,能很快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在如何残酷而又可怖的世界之中。

“欣闻吴掌门、王大侠,在禅心寺大有所为,除暴安良,剿匪杀贼,进宝亦深为快慰。唯望掌门与王大侠等,能昭天地以清明,还天下以太平。则进宝虽死而无憾也。”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

他再次看过了一遍自己写的信函,然后将信纸装入信封之中,递交给在旁边等候已久的书童。

“和以前一样,用鸽子快快送出去,不要耽搁,知道了么?”他看向书童的眼神一片柔和。

这孩子算是他家里的孩子,因为父母早亡而跟着他,被他教导了多年,现在脸上已经脱去了原先稚嫩的表情,人也长得愈发精神了,平日里喜爱读书写字,看起来倒是个读书的好苗子。

书童年岁渐大,本来已经该派出去做别的差事。可惜现在大战爆发,钱进宝不敢让这孩子自己出去谋生,怕他在外面遭了贼人,所以还留在自己身边使唤。

钱氏家族虽然是个大家族,但家族里的人们从商了十几代,把亲情看得很淡。钱进宝从小自己出来打拼,现在身边也没有其他的家人,未来只怕还要这孩子给他养老送终。

想及此处,他不由得有些遗憾——早知如此,前些年娶个妻子就好了。

但又想了想,他又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时代如此,娶了妻子又能如何?纵然他是福泽镇一带的大商人,也无力保自己妻儿的万全。

想到此处,他看向书童的眼神愈发温和。

“是,老爷,我知道了。”书童拿着信函走出门去,找了间屋子,用小字将信誊抄了一份,然后装入小筒之中,绑在鸽子腿上,趁着夜色深沉将鸽子放飞了出去。

此刻,钱进宝已经从椅子上站起了身,走到窗户旁边,看着夜色之中,那只小小鸽子的身影越飞越远。

希望它那双健壮的翅膀能快快挥动,及早将这封信平安地送到吴掌门的手上吧!

钱进宝在心里念叨着。

他不知道的是,那只鸽子高高飞起之后,在明亮的月亮和满天繁星的照映之下,它挥动着双翼,一路经过了多少人间悲喜,掠过了多少冷暖炎凉,带着钱进宝的信函和满心期望,从关外起飞,一路飞进了关内,飞过了巨浪澎湃的洛水,飞过了群贼聚集的高山,飞过了满地荒芜的田野,飞过了邪道肆虐的平原,一路飞向了东海之滨。

海浪激昂着涌向岸边,一层一层地打在沙地上,将一片一片的贝壳遗落在沙滩上。然后,这贝壳又被居住在海边的那些饥饿的孩子们捡拾起来,吸吮着其中的肉汁。

“看,有鸽子啊。”一个孩子突然有些木然地看向了天空中那个高高飞过的影子,然后有些艳羡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他想到的,当然不是那只鸽子的腿上寄托着千里之外某个大商人的期待,此刻他只想将那只鸽子打下来,然后喝上一碗热腾腾的肉汤。

他从地上捡起一颗被海水打磨得滚滚圆的小石子,然后向着鸽子扔了过去。

他孱弱的臂力当然不可能将那颗石子扔得多高。那石子只飞起了很低的高度,就沿着弧线坠落在了海水之中,打起了一圈小小的波澜。

然后,那圈波澜很快也在那激荡的海浪之中消失无踪了。

鸽子继续向南飞去,飞过了一片片的山峦起伏,飞过一层层的波涛汹涌,带着那封从关外来的信函,一路飞抵在了天堑山下。

此刻,王钰正带着他的队伍从禅心寺下了山。

他腰间挂着两把新打造的长刀,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在他身旁,唐青青身穿青裙,手握折扇,紧紧跟在王钰身后。

小曾和老刘像是哼哈二将一样跟在他们身后,各自握着宝剑和弩弓。

而在他们队伍的最后,老周习惯性地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一阵树木的阴影之中,那双机警的双眼不断往向四周。

有一只鸽子?

老周扫过了鸽子停驻的那棵大树。但他并没有思考太多。

现在禅心寺是整个江湖正道联盟的中心区域,每日往来的信鸽不计其数,源源不断地将各地的信息汇总上来,经过一层层的筛选,最后到达善提禅师的手中。

鸽子也没有理会这群行走的人们。它在树上停留了一刻,然后就继续飞了起来,向着禅心寺中飞去。

片刻之后,鸽子停留在了鸽房之中。一位负责看守的僧人取过鸽子腿上的小筒,将其中的纸张掏了出来,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另一位僧人。

“发给铜炉派吴掌门。”

最新小说: 女神的合约兵王 剑绝仙古 虚荣之上 我真不想当欧皇 我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叫卢瓦 都市奇门相师 我要转运做锦鲤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海贼之泰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