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8 心慌

叶青青走了!走的毅然决然,没有丝毫的留恋。她大概不知在被她抛弃的身后久久立着一个孤寒清冷的身影。

那人手臂上还滴着血,只是血液渐暗,终将凝固干涸,在她的手臂上留下一条条黑色的血痕。

“她不要我们了!”嘉丽喃喃,那高抬的眼,望向街道的尽头,那里有疾驰的车,嬉闹的人,斑斓的灯。只是寻觅一圈,却不见那离去的人回来投望她一眼。明明是失望地低下头,却嘴硬地来了一句,“这没良心的女人,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救了她的性命。”

“嘉丽,小叶她是担心她的未婚夫···”影子本想劝慰几句,不想这斯嘉丽一听这‘未婚夫’三字反倒火气更盛,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如果那个所谓‘未婚夫’的人就在跟前,那她便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然后挫骨扬灰,最后跟人造化肥扔在一起日日夜来香·····

嘉丽心里最是凹糟之时,正是任海涵走来之际。任海涵双手插着裤袋,吊儿郎当地走到斯嘉丽跟前,叨叨,“斯嘉丽,你们让我好找。来,来,饭菜都齐了,再不来就都凉掉了。孙可可都打了你好几个电话,接也不接,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任海涵自觉这话也没多大毛病,顶多就是稍稍不满地牢骚而已。不想这斯嘉丽竟投来一双白眼,那番嫉恶如仇之势,好似这任海涵就是魏忠贤再世,欠了全国人民一个岳飞一般。

“喂喂喂,我一不赌,二不嫖,三不抽烟,四不闯红灯,五不欺老弱病残,可是标准的五好青年,你不用这么虎视眈眈吧!”任海涵半玩笑半心虚地道。斯嘉丽他们迟迟不到,他和孙可可便边吃边等,一不小心两人竟先光盘了一碗鸡尖,不会被这斯嘉丽知道了吧。既是心虚,便又试着转移话题,“对了,你那个漂亮的小姐姐呢?”

不想,一说这个,斯嘉丽反而更气,扭头一句,“别跟我提她”就想离开。方提几步路,斯嘉丽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回转身体,把视线抛去躲在夏明身后的吕依身上。

这吕依就坐在路牙子上,屈着身,沉着头,抱着腿,一言不发。夏明倒是贴心,特意站去吕依的跟前,以自己的绝对身高,掩住缩坐的吕依。嘉丽左撇下头,夏明便朝着左站站,嘉丽右转个头,夏明便又朝着右手边动动,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是吕依在躲,就是夏明在防。

至于躲的是谁,防的又是谁,明眼人一看便都知晓。嘉丽心里又生不快。

影子不解嘉丽的心思,反是惦念着叶青青那一番,“嘉丽,我早亡,也怪不得小叶另寻良偶,眼下,小叶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来求你救人。为兄觉得,这人,我们该救。”

嘉丽一听,提眼看了一眼乌黑不见五官的影子,可谓是惊诧,“哥,你这是什么话?小叶弃你弃我,你怎会替她说话?”

“嘉丽,这怨不得小叶。人生自有悲欢离合,本就该好聚好散。何来弃不弃之说。更何况,在常人眼里,我早已是魂归西天····”

斯嘉丽一听,反是更气,“什么魂归西天,我早跟她说过,我迟早会复生你的,她不信,她死活不信,如今却又另觅新欢,她就是喜新厌旧····简直是过分到头,竟为了一个不良人,来跪我求救,还说我欠她,哥····”

斯嘉丽如寻到一个发泄口一般,几乎把心里所想狂泄出来。她乃是跟影子发泄,可路人不见影子啊,他们唯见的,就是斯嘉丽如个疯子一般恶狠狠地自言自语,甚至气的跺脚。而嘉丽气质冷寒,不怒自威,一怒更是吓人,这一旁的路人纷纷快走,与斯嘉丽拉开距离。一会的功夫,一条车水马龙好不热闹的美食街,唯独斯嘉丽那一角冷冷清清,无人敢近身。

说来夏明确实与众不同,许是他与生俱来的暖阳气质,许他不惧斯嘉丽一身的寒凛。夏明见着斯嘉丽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主动走去了嘉丽的跟前,本是想询她生气缘由,可话到嘴边又觉唐突,按嘉丽的性格,可不是个会倾诉的人呀。可人都走到斯家的跟前了,总不能不说点什么吧,于是夏明便道,“嘉丽,既然海涵他们已经点了菜,那就去吃点吧。”

这话一来是替任海涵解围,毕竟任海涵是来叫斯嘉丽吃饭去的;二来夏明觉得斯嘉丽气急了,吃点东西缓下心情也好;三来那便是私心了。吕依的的状态不好,眼下还是尽早送吕依回寝室的要好。

夏明说话之际,眼角不自觉地瞥去斯嘉丽的手臂。方才在那一角的空地之上,他肯定他是见过嘉丽手臂淌血的。只是这伤口貌似在手臂内侧,本就难寻,再加上眼下不流血了,那就更难辩真假了。夏明离开那空地之际,曾十分细心地在地上寻觅了血迹,可奇怪的是,这地干干净净,既没有叶青青的血泊,也没有嘉丽的血迹。难道,他真看错了?叶青青没伤,斯嘉丽也没伤?

夏明是愿意相信自己所见是幻象的,无伤是好。只是人到了嘉丽身边,他却又忍不住想要再确认一番,所以不自觉地瞥去嘉丽的手臂。

夏明看不见影子,自是无从得知,这飘在嘉丽身侧的影子正用一抹蓝光修复着嘉丽臂上的伤口。伤口由浓转淡,再由淡转无,甚是神奇。

由于角度关系,夏明未见伤口,却发现了嘉丽腕上的一条黑痕。眼见这黑痕又黑转红,又红转淡,一瞬褪去,惊诧不已,不自觉地起手就抓起嘉丽的手腕,细细察看···

古语有言“良辰美景”,良辰与美景,于人不同,自有不同。便如嘉丽此时,盛怒之下竟一时大意,好好的手更是被抬在夏明的掌中。本是有心怒喝一声,不想对面恰好驶来一辆汽车,那汽车打着远光强灯,刺着嘉丽的眼睛一阵目眩。嘉丽不禁步子一颤,沉头避光。

夏明却以为嘉丽身体不适,连忙用双手扶住嘉丽的手臂,忙道,“嘉丽,你没事吧!”

斯嘉丽自然没事,只是再抬眼之际,见着夏明那暖暖的眼神,这冷寒的心竟一时慌乱地怦怦躁跳。

为什么?

嘉丽想不明白缘由。即便当年她听到她兄长过世的消息,她也没如今这般莫名地慌乱过。她既不躲开夏明,也不甩开夏明,一双冷目直直地看着夏明,好似要从夏明的脸上,夏明的眼里,找出她慌乱的原因。

最后,却是夏明先反应过来,松开了双手。

“sorry!”夏明连忙道歉,忙低下眉眼,不再去看斯嘉丽。夏明虽觉自己比不得那些情场浪子片叶不沾身的老道,但也是久经情场,自有临危不乱的分寸。可是这次,这斯嘉丽这直勾勾地盯着,却莫名地心慌起来。他已是许久没有这般的感觉,如今的记忆里能搜寻到的也不过是小学时考试忘带笔之际慌张过一回,又或者高一那年第一次告白时慌乱了又一回,其他的便就是今日,无头无序地又慌张一回。

为什么?

鸦仙作巧,扑哧扑哧地挥翅降落,不偏不倚,正落去夏明与嘉丽之间,破了两人的尴尬。夏明连忙扭头走回吕依的身边,而嘉丽则伸手抱住鸦仙,然后回应了夏明之前的提议,“好,吃饭去。”她似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吕依学姐,你也来吧,我正好有事情问你。”

夏明担心吕依,道,“依依她好像不是很舒服,我先送她回····”

话未完,却见吕依缓缓站了起来,道,“夏教,我没事。我去。”

“好吧。”夏明终究是不放心吕依,又对嘉丽道,“嘉丽,不介意我也来蹭一顿饭吧。”

嘉丽自是不介意,道一个“好”时,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对任海涵之际,又冷漠如常,“任海涵,带路。”

任海涵心里酸溜溜地,莫名地生气。又听斯嘉丽那一言冷冷地“带路”,心里更是不甘不愿。方才嘉丽盛怒,任海涵本是想赶去她的身侧,虽然他这痞子性格不一定会好好安抚人家,但至少生气时有人出出气也是好的。只是天公不作巧,那一辆疾驰的车,硬是从任海涵的跟前驶过,使得任海涵不得不停去原地,等车驶过——

唉!车子一过,这夏明就已站在斯嘉丽的跟前了,还拉手,扶人,那个亲密····

想到此,任海涵心里又一股子气,自顾自地一个人走去最前头。

罢了,罢了,横竖他也是蹭饭的一员,有的吃就不错了!

如是想,任海涵便又停下脚步,等候后面嘉丽夏明等人跟上····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