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5 邪物

那守护者瞥了一眼斯嘉丽,厌恶地道,“所以说我最讨厌异能者了,老是引些奇形怪状的东西过来。”

说罢,他又是一跃,出掌之际,手里便多了一把长剑。那长剑果不是平凡之物,剑身乌黑,且黑的油光发亮。只是这剑也锋利异常,只见守护者甩了几个剑风,便刷刷断了那千头邪物的好几个脑袋。

“小叶!”影子却急忙唤道。

嘉丽循声一看,这剑风虽是割在那邪物身上,可那一笔笔刀锋却都落在叶青青身上。这么一会的功夫,叶青青身上早已裂开了好几道鲜红的伤口,脸色苍白,晕厥过去。

然,守护者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他依然挥着剑,甩出一道道剑风,冲去那千头怪物。那邪物好似发现了叶青青的不对,全身挪移,数百蛇头同缩,把叶青青护在自己的身体以内,然后又委派数百蛇头同时进攻以拦住守护者。

邪物毕竟是邪物,方才被看下的头颅,落地之际便又自动伸出一个躯体,延伸去蛇腰之间,片刻之后,便又如活物一般,活动自如,加入战斗之列。

守护者砍了老半天,这蛇头竟不见少,避退三步,那慵懒的眼认真了起来。他于是做了一个手决,手指凝起一道黑光,抚去玄黑的剑上。

嘉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涌去剑刃之上,若是这招劈去邪物身上,这邪物即便不死也会大伤。寻思之间,守护者已抛出他的剑风。这一剑砍去,剑风凌厉更甚,一下子砍去了数百的蛇头。那邪物虽已数头相拥,护在叶青青,不想这剑风太过厉害,破了数百蛇头的防护不说,甚至还破了它最后一道防线,那个刀锋最后还是落在叶青青身上。这一招伤的叶青青更甚,叶青青身上出了一道大口子,还猛吐了一口红血····

这般下去,死的不是邪物,却是叶青青!

斯嘉丽顾不得手臂上的伤势,连忙爬起拦去守护者跟前。

“等等,你没发现你的剑刃坎的是那里的大活人吗?”斯嘉丽斥道。

那守护者却是轻描淡写而道,“没发现。”说罢,起剑,又想来一招。

斯嘉丽义愤填膺,“都说守护者以生灵为重,你这是乱杀无辜!”

守护者打了个哈欠,依旧淡淡然地道,“异能者,若不是我方才救你,恐怕你早就被这怪物给吃掉了。你倒好,反倒怪我乱杀无辜。”虽不见嘴型,但嘉丽听的出那守护者话里一丝蔑笑。守护者继续道,“那里,一个是不知哪里来的邪物,一个是逆死求生的活死人,你说哪个是无辜?”

活死人?

是呀,嘉丽差点忘了,当年她和她的兄长救起小叶之际,小叶其实早就死了。如今的小叶算不上完全的活人。当年她为小叶种下那月牙之咒术,不就是为了她能躲过守护者吗?如今,那月牙之咒怕也是骗人了,这咒术竟引来这般的邪物不说,还招来了守护者···

“该死的。”斯嘉丽低头喃喃,眼下的问题已非邪物不邪物的问题,而是这守护者的问题。斯嘉丽小心从臂上沾上一手的血迹,捏在拳中,暗暗生起了一抹电光。

守护者并无闲心跟嘉丽闲聊,催促道,“异能者,快让开,别妨碍我干活。”说话之际,守护者又捏起一个手决,抚去玄黑的剑刃上。仅是霎那,那剑刃便突发强光。那般的强光,嘉丽也是第一次见,明明是玄黑之光,竟也可刺眼的让人目眩。

“让开,不然连你这个异能者一起坎了。”守护者催促道,话音懒散,好像说的是个不足轻重的事情。

影子此时也连忙来拽斯嘉丽,“嘉丽,快,让开。快~”

斯嘉丽却坚决地护在叶青青的跟前,她的身后是数百呲牙咧嘴的蛇怪。这蛇怪倒也聪明,明白斯嘉丽的用意,不再对她发动攻击。

“唉,好吧,好吧,反正异能者不在我们的保护之内,祸及你,那是你自己自找的。”守护者说罢,起剑便想往前劈去——

同时,斯嘉丽手心起电。电流嗜血,默默之间,竟已吸光了她手上的所有血迹,然这还不够。这电丝竟靠着一抹吸力,把嘉丽手臂上的鲜血又顺着手臂吸去掌中。若是守护者出招,嘉丽全力生电,说不定还能撑上一撑。

影子看出嘉丽的心思,连忙又上前小声道,“嘉丽,你要做什么?万一漏了身份,你可知那些守护者会怎样对你?”

守护者瞥了一眼影子,又道,“说来,我还不知道你身边飘着的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呵呵,不在常理之内,怕跟那邪物也是差不多的东西。既然如此,那就一起灭了吧。”说话之间,守护者又挥一剑剑风凌厉,瞬间劈来——

与此同时,嘉丽起手欲释放手里的强电——

而千头邪物发出一声嘶吼,千头同抱,紧紧地叶青青包裹在自己的体内——

“嘉丽~你让我们好找!”声音如是暖风,徐徐而来。

话说守护者有不成文的行规。其中之一,便是守护者不能伤害“自然”孕育的生灵。为了确保这一点,“自然”更是对所有的守护者的术法都加了限制。

比如说此时,守护者劈出的那个剑风,此时便突然失了效力,最后成了一道燥热的秋风扫过而已。守护者冷讥一句“算你们走运”便抖了抖披风,隐去披风之下,不见了踪影。

影子长叹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得救了!

来者正是夏明。

话说夏明随吕依一同来找斯嘉丽。夏明虽知吕依生性敏感,却不知吕依竟会这般敏感。只是这般路过一个胡同之际,她竟停下而瑟瑟发抖,踌躇不前。夏明一问,吕依方才告知,“夏,夏教,我,我,那里,哪里,有东西!”

“什么东西?”夏明本心并不信吕依的灾星说,自也不会把她此时说的“东西”与之前说叶青青身上那个“东西”联系起来。

吕依本想做个解释,不想却忽然身体一个寒颤,惊呼道,“夏教,嘉丽在那里?”

夏明便循着吕依的指示找到了那块空地。毕竟夜深灯暗,距离一远,便也只见一个清冷的身影。这般身形,这般气质,普天之下,怕也只有斯嘉丽才会这般冷冽的身形,只是见上一眼,便觉一阵寒风,袭上心头。于吕依而言,这一寒风是拒,拒人千里之外;于夏明而言,这风却更是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走近几步,见得清楚了些,才见斯嘉丽臂上鲜血淋淋。她站在那一角空地上,一动不动。她的血,正顺着她的手指,一滴一滴地落去地面,眨眼的瞬间,又顷刻消失。好在光线昏暗,这血隐没的并不明显。倒是夏明见着此景,惊诧的差点慌了神。他小跑而去想去扶斯嘉丽,不想这嘉丽的对面竟还躺着叶青青。而这叶青青的境况看似更是严重。

叶青青身上有数道伤口,这伤口贯穿全身,看着颇像武侠剧里的剑伤,细细长长,关键是还涌着黑血,聚在地上兴成了血泊。而这叶青青面色似乎,已然没了活人的气息。

怎么会这样?难道遭抢劫不成?

夏明虽心有疑虑,但也无暇多思,他连忙跑去叶青青身边,伸手想探下她的呼吸。不想嘉丽却喝道,“不准碰她。”

夏明不知,嘉丽此言是在救他。他看不见叶青青身上正缠绕着数千的蛇头,其中一只蛇头已经缠上他的脚腕。

斯嘉丽走了过去,一脚踩住那条蛇身,恶狠狠地道,“他是我的,你要敢动,我就剐了你的脑袋。我就不信,你进我的乌鸦肚里,还能长出一副蛇身来。”

那蛇头听的身子一抖,连忙从夏明的脚腕上撤了出去,没入那千头之中。此时那邪物,正忙于吐信,轻轻舔着叶青青身上的伤口。说来也是神奇,经那邪物一舔,这伤口竟开始愈合了。

原来这东西还能疗伤!

斯嘉丽如是想,暂且搁置了除掉邪物的想法。只是,叶青青的伤口大多居于胸口,加之衣服被那剑风割开口子来,夏明只要一探头,便可窥见叶青青胸中之物。

斯嘉丽又恶狠狠地命令道,“夏明,你给我背过身去!”

夏明难以理解,此时不是应该先救人吗?背身就背身吧,夏明同时也拿出手机,正准备拨个120,不想斯嘉丽起手一打,便把夏明的手机给打去地上。夏明更是难以理解,捡起手机,本是想回头理论上几句,不料却吃了个大惊——

此时的叶青青已苏醒坐了起身,身上无伤,衣服无洞,就连地上的血泊都瞬间没了踪影····

我的娘啊,难道刚才我出现了幻觉?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