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4 守护者

一听‘未婚夫’三个字,斯嘉丽一脸的震惊,“小叶姐姐,你开什么玩笑,你的未婚夫,是我的哥哥,斯嘉楠,不是什么康不康的。”

小叶依然低着头,但口齿清楚,“不,嘉丽。嘉楠已经死了,我的未婚夫是阿康。他出了车·····”

斯嘉丽气的抢了话,“小叶姐姐,你还不信我?我说过,我一定会复生我哥。不过是时间问题,你等着就是。”

叶青青却是静静地跪着,话音悲情但字字清晰地道,“不,嘉丽。嘉楠已经死了,人死不可复生。”

嘉丽见她提手抹了抹眼角,怕是心伤掉了眼泪。本是怒火烧心,现在见她那副模样,也不得不逼着自己控制点火气,“你起来说话。”

但叶青青不起,执意跪着,“嘉丽,我若起来了,你啊,就会甩手走人。”叶青青说的没错,若不是怜她跪着,斯嘉丽才不会杵在这看叶青青为了别人抹眼泪。叶青青接着道,“嘉丽,你要帮我,这是你欠我的。”

欠她?真是好笑。当年若不是为了救她,如今又怎会旧伤难愈,必须以血生电?

叶青青这般说,可真是寒心。斯嘉丽冷冷一笑,反问道,“小叶姐姐,你倒是说说,我斯嘉丽怎么欠你了?”

叶青青又道,“你还记得我右臂上那个月牙吗?”

“记得,当年,我为救你设下的祈福咒。”

“那你可知,方才为何那摩托车会冲着你那个同学吗?”

“当然,邪物作祟罢了。真是不自量力,敢动我的人,小叶姐姐,你忍一忍,看我把这东西从你体内揪出,然后再把它抽筋扒皮,给鸦仙来一顿灵餐。”

影子突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喝道“嘉丽,不可动用术·····”可终究是晚了一步,斯嘉丽起掌的一瞬,就绕去叶青青的身后,不等叶青青反应,拽起叶青青的手,直接便生电灌入月牙之内。这一次一气呵成,非常成功,一股强流闷入叶青青的月牙之内。

这邪物果然是以这月牙做域,藏匿在月牙之内。如今,所居之域被强电所侵,那邪物似乎恼羞成怒,一股脑而出。方才见这邪物不过是其一之触角,如今倾巢而出,才发现却这真是个大的不可描述的怪物。只见这怪物高如数十米的大楼,身形却又轻薄如云雾,看似朦胧透明,却又觉得乌烟瘴气,果非良物。这邪物如巨蛇一般,缠着绕着叶青青不下数百圈。蛇腰之上竟有数百乃至上千个脑袋,每个脑袋都有一条比长颈鹿还要长的过分的脖子。一眼望之,这就像无数的蟒蛇被绑去一根绳子上,身体交缠不得解,唯有这千头万绪的蛇头灵活自如,各自吐信,对着斯嘉丽呲牙咧嘴。

斯嘉丽并不怕这般的邪物,她定身一站,低头抬眼,气场全开。她本就气质冰寒,那凛冽的质感犹如数千上万的利刃,一瞬侵袭。那数千蛇头们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他们怕是没料到这小小的人儿竟有这般的气势。于是两条脑袋自告奋勇,张嘴便朝斯嘉丽奔去。

斯嘉丽连连躲闪退后,本想退到一定距离,就让这些家伙唯恨自己脖子短,见的到吃不到。不想他们的脖子竟如弹簧一般,无限延伸。

斯嘉丽不得不连环躲避,东跑西跑。此处本就是商铺后一角空域,地方不大,嘉丽活动不开,但好在身手迅速,躲闪及时,几番折腾下来,反倒是这俩蛇头气喘吁吁,火冒三丈。正是捉急,又冲来一个蛇头,可谓是三面夹击,断了斯嘉丽的后路。

“见鬼。”斯嘉丽恨恨呢喃,起手生起电光,唉,这次运气不好,刚起的电一下子就覆灭了。再来一次,同样不过三秒就灭了去。

“该死的。”本能地,斯嘉丽起手置于嘴边,正想一口咬下,破些血来引电,不想影子却快速飘来,拦住了嘉丽,“嘉丽,不可,你忘记我的吩咐了吗?”

“可是····”

本就是两方交战,一分一秒都不得分心,影子一个阻止,引得嘉丽分了心神,那3个蛇脑竟互作配合,三面夹击。嘉丽本就身体协调甚好,轻身一跃又一撇,便可躲过攻击。可是影子不行。影子本是魂体,好不容易修成了人形,体弱而反应不佳,这般千钧一发之际,他更是无法闪避的。但万一被击中,冲散了魂体,那岂不又得重修精魂?万一连魂体都不保,那兄长岂不真的命丧黄泉?

斯嘉丽心里一个咯噔,转身忙把影子紧紧护在身下,虽是尽力躲闪,但终究错了最佳时机,一下子被两个蛇脑袋狠狠擦中。这看似烟雾一般的东西,不想竟还长了利刺,看似轻轻擦到一角,却着实刺进肉体,一瞬撕开,很快,嘉丽的手臂便鲜血淋淋。

叶青青的眼睛看不见那千头的邪物,唯见嘉丽上串下跳,最后手臂上突生一条伤口,鲜血直冒。她本想上前查看,不想这右臂上又生起了一股刺痛,痛的她站立不起,躺在地上虚汗直冒。

斯嘉丽此时自顾不暇,她本想找个法子先给影子脱身,不想,此时这邪物竟派了更多的蛇头过来。既是流了血,那正好可用来引电。嘉丽正想出手,不想影子却又一个迅速断了她的念头。

“不行,嘉丽!”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蛇头冲来,正中嘉丽的后背。嘉丽狠狠地被撞去地面,身上一股剧痛,惹的她差点咬破了唇角。

一波方去,另一波又来,这次巨蛇们张着血盆大口,朝着斯嘉丽咬去。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嘉丽马上就要被蛇口咬到,突然一个黑影闪过,起手一挥,之间光亮一闪,那奔来的蛇头就被齐刷刷地坎去地面。

斯嘉丽抬头一看,来者正是黑衣人,身披玄黑的披风,头上戴着一个玄黑的斗篷大帽,遮住了他的额和眉,披风有个立领,恰又盖住了他的口鼻。整一个人就像是住进了这披风里一般,唯露出一双长眼,慵懒中带着倦意。

“守护者!”

嘉丽心里如是想。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