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3 血月牙

斯嘉丽又细瞧了一眼这摩托车上的开车人,果然,这人早已双目无神,少了主见。那人的腰间亦是系着漆黑的触角,看来是硬生生被那东西绑在摩托车上,身不由己。

当下之急,是尽快解开孙可可腰间的东西,不然,由那东西牵引着,她就摆脱不了这该死的摩托车。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胆子却是不小,竟动到斯嘉丽的头上。斯嘉丽心里自是不悦的,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动了她的奶酪一般,又气又恨,起手就亮起了电光。她就是要一掌断了这黑不拉几的东西。可惜,这亮光方起,便又灭了去。

“见鬼。”斯嘉丽恨恨地念了一句,便把手布到嘴边,既然靠力气点不起,那就干脆破血,用血生电。影子焦急地拦住斯嘉丽,连忙道,“嘉丽,不可,你别忘了,守护者····。”

斯嘉丽郁闷地甩手作罢,嘴里却是甚是不满,“什么狗屁守护者,这种时候他就不能来管管?”那东西毕竟一头缚在孙可可身上,斯嘉丽不得太过用力,不然会牵引到孙可可,她不得已只能抓住靠着摩托车那头的那触角——哇,软塌塌的,真是恶心。再恶心也没办法,她手一抓,迅速一拉扯,这摩托车一下子失了重心侧摔在地。

趁着摩托倒地,得个空闲,斯嘉丽拉起那触角就狠命地扯。她本想借机扯断,先断了它跟孙可可的联系,剩下的她也好放开手脚整整这个邪物。

不想,这东西摸着软塌塌的,韧性却是好,斯嘉丽这翻拉,那般扯,就是弄不断。

真是火大!

不能用术法,身边又没个像刀啊,剑啊之类锋利的东西,哪怕来个锤子,石头也好啊。正是心急之间,转念一想,对了,她的那一口牙齿可谓是可抵刀剑的好利器,有多少次,弄不到刀剑的她都是靠她这一口牙给破血生电的啊。

如此,甚好。斯嘉丽把那“触绳”拉直,张口就咔嚓一下咬了下去。

话说,以前斯嘉丽咬的都是自己的手腕,倒也是软软的肉感,但至少不臭。可眼前这黑东西,可是真臭。斯嘉丽蹙着眉头,捂着鼻子,感觉自己像是在啃一条腐烂的死鱼一般,太臭,呸呸吐了两口,犹豫了小会,还是张嘴就咬去。

普天之下,谁不怕疼?这东西许是感觉到了那烧心的痛,竟嗖一下便松了孙可可,又从摩托车上抽回触角,几乎是以超音速的速度回收自己的触角,转眼的瞬间就没了踪影。

想跑,没门!

斯嘉丽起身就像追——只是她的身遭竟被人围了住,挡了去路。

这围她的人,便是任海涵了。

任海涵从未见斯嘉丽吃过东西,当然,认识的时间也不算长,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没见过不代表斯嘉丽不吃东西。可这斯嘉丽这又是什么癖好?竟莫名蹲在地上嚼空气?

为了确定斯嘉丽在嚼什么,任海涵可是豁出去了,管他地脏不脏,人先趴去地上,至少把这眼睛与斯嘉丽的嘴巴持平吧,这样才能以最大的视角看清斯嘉丽在吃什么。可是他看了半天,愣是没发现什么食物。可这不科学啊,斯嘉丽明明嚼的的那么用力,貌似不太好吃,蹙眉挤眼,把五官都拧成团了。还别说,这样的斯嘉丽还是比那一副冰山扑克脸要有趣的多。

于是,任海涵连忙拿出手机,卡擦卡擦了几下。

斯嘉丽连忙环顾四周,巡视那触角鬼东西的身影,但这任海涵却是硬要堵嘉丽的路,还贼笑的意义不明。

“你笑什么?”斯嘉丽问。

任海涵摇摇头,装着真没什么的样子,道,“我没笑你。我笑别人呢!”

斯嘉丽现下无心跟任海涵说辩,她细细回想了那触角缩退的方向,判断那东西估计是逃去了她的右侧后方。

只是,她的右侧后方,唯有一人——叶青青。

此时叶青青脸色苍白,她的右臂痛的几分厉害,不得不一手按压住右臂。右臂犯痛,本是平常,以往稍稍痛上一下子便会不痛了,今日却莫名痛的烧心。她不得已颤着步子走去旁边的一辆汽车旁,倚着车,瘫坐地上。

斯嘉丽连忙跑去,关心地问,“小叶姐姐,你怎么了?”嘉丽见着叶青青一直用左手按压住右手的手臂,连忙拨开她的左手,却见这右臂袖子上起了血丝。

“你的手,怎么了?”同时,斯嘉丽又把叶青青的半袖给摞上去,在右臂的臂头上有着一个渗着血丝的月牙记号。

斯嘉丽当然记得这月牙记号,当年她耗尽毕生的心血下了一个咒术赠给叶青青,那咒术入体,幻化的记号便是这月记号。只是当年下咒是一轮圆月,时间流逝,这圆月已消退成了月牙,想必再过不久,连这月牙都会退去。

所以,这月牙并不奇怪,奇怪的的是月牙上竟渗着血丝。嘉丽凑近一嗅,果然,这血丝里透着一股腥臭味。

斯嘉丽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便敛去了神色,转身而去。她并不走远,却是走去一个人少的角落,打了个响指,一只乌鸦便落去她的怀里。

“鸦仙,你看见了什么?”此时的斯嘉丽,脸上冰封三尺,黑眸更是冷的不见丝毫的温情。

那乌鸦许是惧怕,不敢提头,硬把脑袋藏去羽翅下。

“你不说,是不是?”

那乌鸦却也倔强,就是不张嘴,不露头,不说话。

斯嘉丽更气,“你不说,我也知道,那鬼东西就藏去小叶的身体里,是不是?你跟她近在咫尺,竟然不去护她?”

乌鸦一愣,连忙就挥翅想远走高飞。不想到底是嘉丽的手快一步,竟一伸手抓住了鸦仙的尾巴。乌鸦振翅,想逃不得,痛的哇哇直叫。

影子看不下去了,道,“嘉丽,快放了手。这事你怪不得鸦仙。”

嘉丽到底听影子的话,他让放手,她便放手。鸦仙得了一空,连忙就扑翅躲去浮空的影子的身后。

“嘉丽,这不是鸦仙的问题。”来者正是叶青青。她看着颇为虚弱,一手抚着另一手的臂膀,本就气色不佳的脸上已是苍白的虚汗直冒。

“孙可可和任海涵呢,不是让他们看着你的吗?”斯嘉丽道,话里之音,压制者一腔的怒火。

叶青青道,“我打发他们进店去点菜了。嘉丽,我有话想跟你说。”

此时叶青青独自走了几步。她的脸色反是更差了,就连这唇色都退的发白了。

许是体力不支,许是本就设想好了,叶青青竟扑通一下双膝跪在嘉丽的跟前。

“小叶姐姐,你这是做何?”

“嘉丽,我想求你,帮我救一个人。”叶青青垂着头,让头发遮住了她娇小的脸蛋。

“救人?救死扶伤可不是我的强项,不过你倒是可以说说,你想让我救谁?”

“我的未婚夫,阿康。”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