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徒弟和徒孙 > NO.3 哦,这就是你们的跆拳道,不过如此!

NO.3 哦,这就是你们的跆拳道,不过如此!

时间转眼便是夏明期待的周五晚上了,夏明早早就来了健美操房。

今日他的心情不错,首先,今日要聚集几名新招的大将,包括他最中意的斯嘉丽,还有一些篮球场里挖出的新苗子。这一堂课尤为重要,直接奠定了这些新人对协会的印象,对跆拳道的兴趣。想到这,夏明心里不免还小小紧张了一番。但,夏明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毕竟从一个小教练到会长,他可是实打实的实力派。

其次,他跟他女友也顺利和好了,虽然送了近两百多的玫瑰,但物有所值,重点是拿回了钱包,顺便找回了手机。

总之,一切顺利。

跆拳道协会有统一的队服,所有学员都是白色道服,白色道裤,腰间的腰带代表等级,腰带颜色越深,代表等级越高。先是白带,然后黄带,黄绿带,绿带,绿蓝带,蓝带,蓝红带,红带,红黑带,黑带。黑带以上按段位分,黑带一段,黑带二段,等等最高是黑带九段。为了显示自己的总教练身份,夏明特意穿了一身黑的教练服,然后带上绣有自己中文名字和韩文名字的黑色腰带。他早早就站在健美操房门口,等着协会的老会员和新人陆续光临。

周五晚上多是老会员的课,课程多以腿法,或者实战为主,而周六周日多是新会员的课程,课程多以体能和基础步法,手法为多,课程相对枯燥。为了给新人提高兴趣,夏明便安排这些苗子们跟老队员一同上课。倒不是希望他们从这堂课里能学多少,只是希望他们能看到老队员身上对跆拳道的执着。

很快,徒弟叶宣和徒弟吕依便粉墨登场了。叶宣和吕依都是蓝带,是这一季新招学员的教练。与大个,大咧的叶宣不同,吕依是典型的小家碧玉,身板小小,1米55左右,人还谨慎腼腆。在一众老队员之中,她与叶宣走的最近,没事也总喜欢躲在叶宣身后。

“老大,人来了吗?”叶宣一来,就迫不及待地问。

“还早呢!”夏明看了下手表,嗯,还早,还差半个小时。

“这次挑了几个新人?”叶宣又问。

“前前后后加起来5个。”夏明道。

说是5个,实际上就来了3个。一个是夏明亲挑的斯嘉丽,一个是叶宣篮球场物色的洪石磊,还有一个是叶宣亲荐的任海涵。

别看洪石磊在篮球场上挺潇洒,进了这健美操房,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武痴,看着叶宣身上的蓝腰带,兴奋地‘哇哇’叫个不停。

后面进来了顾城,一身白色道服,腰间一根红腰带。这洪石磊立马就两眼亮光,凑上前去打招呼。他不知,顾城是夏明里最懒的徒弟,他懒的连一眼都不看你,打个哈欠,找个脚落,安静地坐着闭目养神。

与洪石磊的异常兴奋不同,斯嘉丽是个十足的冷性的人。她进了健美操房,冷冷地扫视四周,然后冷冷嘲弄地吐出六个字,“好寒酸的协会。”

这槽吐的,就连夏明这个会长都无力反驳。在J大,学校重点培养的协会或社团,其实都有自己专属的场地。比如说舞蹈协会,学校就大方地赏了一个超豪华的舞蹈教室,全实木地板铺设,还360度环绕音响。再看,这健美操房,顾名思义,这就是供上健美操课的同学修炼的场地,只是课余租借给其他协会使用而已。整个教室空空荡荡的,靠墙有简易粗糙的铁制扶手,然后教室正前方有一个高个30cm左右的小高台,地面是水泥地,只是漆了一层绿漆防滑,然后就没了。

斯嘉丽说的没错,只能租借这寒酸场地的跆拳道协会自然也是寒酸的。但与成立了十几年舞蹈协会相比,跆拳道协会才成立3年,初出茅庐,寒酸一点也正常。但夏明心里还是有理想的,他急着招募武林奇才,为的就是这些苗子能在全国大学生跆拳道竞赛中拿个冠军之类的,这样他也好去跟学校去争取个向样的场地。

夏明到底是个暖色系的人,即便尴尬,他也能相视一笑,还笑的云淡风轻,淡暖如阳。“斯嘉丽,你说的没错,目前我们是有一点寒酸,但终有一日,我们会飞黄腾达。”

他的美好憧憬,在斯嘉丽一抹颇有鄙夷的冷笑中瞬间破碎。这姑娘,可没想象中好对付。

话说叶宣确实是个能折腾的人。她向夏明推荐了她小学+初中+高中的一学弟,任海涵。先不说这任海涵能力怎样,这人却是一脸的不情愿,刚进这健美操房,甩了个夏明一个冷脸,还冷不丁地“切”一声,然后自动地找了个角落‘隐身’去了。这任海涵,长的还是不错的,虽然肤色有点黑,走路吊儿郎当,看着比白净小生多了一些痞气,但人看起来还算正气,虽然看着不情不愿的,却也应了叶宣,来了这健美操房。

自是自己推荐的人,叶宣自然要格外关注。她立马就迎上脚落的任海涵,道,“任海涵,来给我们老大露个两手!”

任海涵一脸抗拒,“我不要,我身体不舒服。”这一听就是借口。

但叶宣可不管,这叶宣运动神经发达,一脚起来便踢了过去。任海涵即便不愿却也不想挨打,于是他就躲。还别说,这小子是有两下子的。叶宣的速度不慢,这任海涵却是躲的干净,一个撇身就躲过了叶宣的腿。但叶宣却又来一脚,任海涵无奈只能躲。两人几个来回,不知不觉就成了拉锯站,叶宣追着任海涵踢,任海涵满地跑着躲。

叶宣一个急刹不住,差点撞到了莫然。莫然亦是夏明的得意弟子之一,身高不算太高,1米7,但人却膘肥,这肚子跟怀孕7个月有的一拼。别看莫然胖,人家却是灵活的胖子。眼见着叶宣撞了来,他马上后退几步,躲过了,他系上他的蓝色腰带,走去跟夏明打了声招呼。

任海涵无奈地叹口气。他确实不想来这什么跆拳道协会,但叶宣这人太狠,竟化了个男装,摸进了男生寝室,逼着他在入会申请单上签名画押,顺便从他的皮夹里顺走了会费,道服费,然后今天又十几个电话催人,任海涵肯定,如果他不来,那叶宣铁不定会把他大卸八块。好吧,那就来吧,但眼下又追着他满地跑,他当初填志愿的时候,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填了叶宣就读的J大学。

所谓来之则安之,既然逃不掉,那就这样吧。任海涵现在就拼命地往人堆里跑。倒不是觉得人堆里安全,只是叶宣在人堆里至少不会那么嚣张。比如,任海涵躲去了吕依的身后,叶宣至少会老实地站在原地大喊,“任海涵,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男人。”再比如,他随便抓着个女生,躲去她的身后,叶宣这腿至少起的不会那么肆无忌惮。

老是抓不住任海涵,叶宣也来了气。她眼见着任海涵又躲去一个女生后面,牙齿咬的嘎吱响,“同学,得罪了。”说罢,一个侧身扑去,本意是想把任海涵从那女生身后拉出来,不想,这女生却是个厉害的瓜,她起手翻掌,一招便破了叶宣的爪,还不偏不倚推了叶宣一把。叶宣被推的不得不倒退几步,她面露一抹笑,“哦,不错嘛,新人,你叫什么名字。”

斯嘉丽却是不屑地又一抹冷笑,“这就是你们蓝带的力量,好弱。”

一句“好弱”一下子刺痛叶宣的神经。论实力,即便在男生堆里都能排上号的叶宣居然被人说弱,叶宣脸色难看起来。“弱不弱,比比就知。”话音方落,她一脚就踢来。

斯嘉丽的确不是个善茬,你踢来腿,她手上几招就化了叶宣的攻势,然后抓住了叶宣的脚踝,然后又是在那抹不屑中,轻轻一拉----

叶宣的腿被斯嘉丽抓在手中,她那般一拉,叶宣人就不自主地往前倾,问题是,她一脚还着地,与被抓的腿成100度,然后一倾倒,呈现150度了。她明显感觉自己的腿间的韧带拉紧。但斯嘉丽就是个狠角,她又顺势一拉,这些叶宣这两腿就180度全开了。好在叶宣韧带尚佳,再加上前面追任海涵叶宣热身,这个180度的大开叉还不算为难人。

但,倘若斯嘉丽再拉下去,叶宣可就熬不住了。

任海涵见状,急忙出来圆场,“同学,方才多有得罪,我们见好就收吧。”任海涵说着,手就伸出想让嘉丽放开叶宣的腿。不想,他刚出手,斯嘉丽一掌便又推开他。

任海涵担心叶宣,他动了力,一掌攻之,但斯嘉丽就是有能耐,一边应战任海涵,一边就是稳稳抓着叶宣的腿不放。

此时的夏明正被一群老会员围着。这些老会员是女生,虽有虚心好学的,但也有是迷夏明的FAN,围着夏明叽叽呱呱要夏明帮她看下侧踢。夏明虽见叶宣有难,但距离的远,即便脱身也来不及。

此时却是顾城起身,快步向前。与任海涵的拳攻不同,顾城上来直接腿攻。先是炫飞而起一脚功上盘,斯嘉丽俯身一躲,不想这顾城速度竟这般快,马上又来一个脚底飞腿,斯嘉丽不得不放开叶宣的腿,空出双手平衡身体,然后轻身一跃躲去顾城攻下盘的脚。

顾城的红带果然不一般,他一把扶住重心不稳的叶宣,打个哈欠,然后继续走回老位置,继续眯眼养神。

斯嘉丽马上就平衡身体,稳稳落地,嘴上还是那抹嘲弄的笑意,“哦,这就是你们跆拳道,不过如此!”口出狂言,冷言冷语。只是斯嘉丽看去顾城时,眼里有一抹闪过一抹癫狂的兴奋。

嘉丽此言一出,立马就有一群蓝带,绿带投来满眼的怒意的。但嘉丽丝毫不在意,她又看了一眼顾城,低声呢喃,“哥哥,运气不错,找到一个对手。”

她的身旁,一抹黑色的人影连忙喝道,“嘉丽,你忘了你怎么答应我的了吗?”

“没忘,不就不能打架滋事嘛。但是哥哥,我既已入会,要与他比试,何必打架。”

“嘉丽,不可轻狂。”

“知道了,哥哥!”

此时的任海涵就站在斯嘉丽身旁,他听见斯嘉丽的喃喃自语,却不知她与何人言,话说她身边除了他也没人呀,难道是跟他说话?

于是任海涵凑了脑袋过去,“同学,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斯嘉丽大眼白了任海涵一眼。还别说,这斯嘉丽剑眉笔挺跋扈,这白眼翻的有几分气势。嘉丽冷冷道,“自作多情!”

任海涵心一睹,这都什么跟什么,跟这个人,合不来!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