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0 会长公约

这般胡搅蛮缠的女的,你留在身边做什么?”斯嘉丽非常不理解。

夏明道,“我看你才是胡搅蛮缠。”

不料,这斯嘉丽却觉得夏明那话是夸她一般,脸上又是一个得意的笑,还微微翘起她的下巴,“错,我可不是胡搅蛮缠。论智商,我上可媲美牛顿,下可比爱因斯坦;论武力,我降的了时间异兽,吓的住虎豹豺狼,我这样的人,智勇双全,实乃天才也。”

斯嘉丽说的认认真真,夏明却权当笑话一个。不过,这个笑话成功把夏明逗笑了。夏明端正了下态度,道,“对不起,嘉丽。你呀,不过是火上焦了把油而已,关键问题在我身上。是我,考虑的太少,忽略了她。”夏明说时,眼里有着隐忍的星光。

斯嘉丽又不解,“你既然这般舍不得,为何不去追她?”

夏明苦笑,道,“你没看见吗?那里有个人在等她。”

斯嘉丽抬眼一看,果然,操场入口有个人影,高高瘦瘦,是个男生。小优低头跟着男生大概是哭诉了一番,不久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夏明接着道,“我认识那个人,她是小优的男闺蜜····小优当他是闺蜜,但我看的出来,他对小优有意·····我觉得,他能比我更能珍惜小优····唉,既然留不住,那就成全别人吧。”

今夜的天空无月无星,夏明却仰头看了许久。他想起了什么,又回头道,只是回头之际,他的情绪已经收拾完毕,“对了,斯嘉丽,你这个星期去哪了?吕依说你请假了一个礼拜,是生病了?”

“无可奉告。”斯嘉丽道。不是不愿说,只是觉得与夏明不过泛泛之交,没必要言说。

夏明也不追问,笑道,“好吧。只不过你是我看中的苗子,落下的课要尽快跟上进度才行。我会跟吕依打个招呼,抽个时间,给你补补课。”

“哼,我是天才,学什么是什么,不用补课也可以练的很好。”

“你真是自大的小孩子啊!行了,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寝室吧。不然,要写很长很长的报告才能进寝室的哦!”J大宵禁严格,学生若归寝晚于11点半,都必须上交一份不少于2000字的《晚归说明》和不少于3000字关于不再晚归的《保证书》。这也难怪J大学生们流传着这般打油诗,‘晚归没什么,报告难死人,写不出来写不出来,那就留宿街头。’

夏明说着正想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嘉丽,我能再问你几个问题吗?”

“问吧!”

“刚才小优叫我让出会长位置,你为什么觉得我不会同意?”

“你说我是武学奇才,你又说要我帮你发扬协会,这游戏都才刚开始,你就要退出,你舍得吗?”

斯嘉丽说到了夏明的心坎上,的确,不舍得。跆拳道协会虽不是夏明一手创办,却是夏明一手扩大的。他从大二起就接手协会,每时每刻都在为协会着想,比如说自费去武馆求学,精炼自己的技艺;比如说为扩大招生,他偷偷跑去自习教室,一间一间宣传跆拳道;还有为了挖掘人才,他放下脸面,大热天跑去篮球场拉人····他的计划是在今年内培养出一批人才,参加来年的全国大学生跆拳道竞技比赛,拿个好的名次,然后跟学校要一个像样的场地。这般的志向未成,他是绝对不会让出会长之位。他原以为他的女友是理解他的,今天却是重重打脸了····

但,夏明想与斯嘉丽说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呃···嘉丽,其实,我以为你认为我不会让位,是你,好像,有点,怎么说呢,比在意一般人要在意我。”

这话说的那个委婉,言下之意不过是问嘉丽是否对他有男女之情。斯嘉丽却是干脆地点点头。

“没错。”嘉丽的下一句是,这夏明可是她哥哥借尸还魂的对象啊。当然,这般事情,自是不可跟夏明明说的,所以就说了一句‘没错’,嘉丽便打住了。

但夏明的理解却不是这样,他依然非常委婉,道,“嘉丽,你入会时间短,不知道,我们协会其实有个《会长公约》。”

“《会长公约》?”

“嗯,公约内容有点长,但其中有一条,明确规定,跆拳道协会的在任会长,禁止与协会内任何异性发展关系。简单地说,就是协会会长,我,不能与协会内的女生谈恋爱。这个里面也有故事,是我们的上一届会长,也就是协会的创立者,其实是与他的女友一起创立的协会。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两人分手,他的女友便自立门户,弄了个花郎道协会,主打武术修身减肥。你可能不知,这花郎道是跆拳道前身之一,她教授的其实也是跆拳道,只不过换个名字而已。她这般做,就是要报复老会长,搞垮协会····总之,老会长觉得红颜多祸水,但禁止人家谈恋爱好像又不可能,所以,他便定了这一条,至少,不能找协会内的人谈恋爱。望你理解!”夏明觉得斯嘉丽对他有意,不然又怎会那般坚决地反对夏明早退呢!但为了不伤人自尊,夏明便委婉又详细地解释了一番,以公约之名,告诉斯嘉丽,他们俩是不可能的,让她放弃吧!

斯嘉丽却一脸惊讶地问,“你想传会长之位给我?”

夏明一愣,他可是百分百不是这个意思啊。细细一想,说来是夏明先开了退位的话题,然后又扯到了《会长公约》上,夏明绕了一堆却太过委婉,难怪嘉丽会这番理解。

问题是,误会已经产生,若完全否决也太不近人情。夏明便也陪笑几声,将错就错吧,“嘉丽,你是我看中的苗子,所以你要抓紧练习,为我们协会拿下大奖。会长之位,我最多再撑一年,大四就身不由己,必须退了,所以,你要在我退位之前成长成协会的一把手。”

夏明这般说,一来鼓励斯嘉丽奋发图强,二来也未明确肯定要把会长之位给她。总之,即激励了后辈,也给自己留了条后路。

但,嘉丽却嗤之以鼻,神色傲慢,却又带着几分贬义,“你们跆拳道就那么几个腿法步法,没什么好抓紧的,我练个个把月也就能超你的造诣了。”

夏明低头浅浅笑了几分,额头的青筋虽极度隐忍但还是跳了几下,道,“好,拭目以待。”

斯嘉丽依然是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情,补充道,“还有,我对你的会长之位,没有兴趣。我入会已算报恩,其他的都是多余。”

当然,后一句夏明其实并未听懂。本想再问,却见着远处的寝室开始熄灯了,便也连忙打住,“看来到时间了,嘉丽,你赶紧回寝室去吧。”

有夏明在,斯嘉丽自然不能光明正大地在这看台呆上一晚上,也不能跳进弥生府,来个突然失踪。不管怎样,现在佯装回寝室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嘉丽便也朝着寝室楼走了几步。男生女生的寝室楼本在操场的同一个方向,但夏明却没有跟上嘉丽的步子,反是朝向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你不回寝室?”嘉丽问。

夏明苦笑道,“我现在是一个刚失恋的男人,自然是找个老友买醉去。少儿不宜,你快回去吧!”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