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徒弟和徒孙 > NO.13 时空的吞噬者

NO.13 时空的吞噬者

“汝为何人?为何困吾家在此?”水雾里的声音道。

小嘉丽心里却甚是欣喜。在她兄长的手稿里,描绘的不过是要设阵捉天外流星,至于这天外流星是何物,并没有详尽解释。但小嘉丽聪慧,马上便明白,这天外之物不是神物,便是魔物。无论神魔,不在常规之内,才有非常规的能力复活死物。

许是看着胜利在即,斯嘉丽身体又燃起斗志,一爬而起,嘴角似笑非笑。但终究力气耗尽,她走的异常缓慢。好在她本就是玄河岸边上,走走几步便到了玄河水边。

对着玄河,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惧意和犹豫。她水性不佳,心里又有溺水的阴影,虽生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但对于水这个东西,总有说不出的忧患。

“人类,汝对于吾,不过是万千世界里的一粒尘埃,不足挂齿。所以,在吾家还有耐性之际,老老实实解阵吧。”

听闻如此,斯嘉丽沉头而低笑,那声音尖细阴冷,听的整个水雾都打了个哆嗦。等笑够了,斯嘉丽才道,“真是好笑,都被我给拽下来了,还说我‘不足挂齿’,喂,管你是神,是魔,现在你不过是我手中的一只鳖而已。”

“哦,鳖啊。鳖是什么?威风吗?”这水雾里的东西看来不谙世事,文化不高啊。

斯嘉丽懒得跟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解释,没好生气地道,“喂,你会做什么?”

水雾里的东西发出一声“唔~”,还“唔”了许久,才道,“吾家会吃!”

晕,难不成耗尽心血,拉来了一只脑残吃货?斯嘉丽此时这脸都快拉去地上了。她也顾不上这惧水症,一个抬脚,就气冲冲起踩去玄河水里。

不过奇了,说是踩在水里,却像踩在棉花糖上,软绵绵的,关键是没有沉下去。嘉丽一喜,脱去凉鞋,马上就踩着棉花糖般的水面,走到了河中央。

不想,这东西似乎也很喜欢这般的触感,明明是一团大雾,却偏偏化出两脚在水面左踩右踩,然后又蹦又跳,真是个幼稚脑残的东西。

为了凸显自己跟这东西有本质区别,原本也踩的欢喜的小嘉丽,一下子端正了嬉闹的神色,清清喉咙,嘲弄的念叨,“哼,没见识。”这东西却也不介意,自顾自地欢闹着。

小嘉丽抬头看了看天际。此时此地是她设的双月阵,只要阵不失效,这里便是永远的黑夜。但掐掐时间,此时阵外怕是快要天亮了。小嘉丽不想跟这不懂事的东西废话,直切主题,“喂,你,听好了。”

那东西居然安静下来听她说话。

“我哥哥死了,我要你复活他。”

不想,这东西却哈哈狂笑,它笑的太过用力,整个玄河竟翻涌起来,这波浪的棉花水一下子让小嘉丽失去平衡,一屁股摔在地上。不过不痛,软绵绵的,甚是好玩。若不是今日有使命在身,她真是恨不得再玩个几遭。

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道,“人类,汝怎知,吾家会复活生灵?”

斯嘉丽道,“是我哥哥计算出的。不过我哥本来计算的是那些流星,后来我想,既然都是捉星,我何不捉这最大的。这最大的不就是这一轮月啊。”

“汝倒是聪明。复生可不是小事,可是连吾家这般的厉害的人物都吃力的事情。汝要是捉那些小星,那汝怕是要白忙活了。”

小嘉丽却眉开眼笑,“所以说,你可以复活我哥?”

那东西又道,“可以是可以,但吾家不是说了啊,这复生是吾家这般厉害的人物都很吃力的事情。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每个时空自有每个时空的定律,吾家要是破坏了,那可就是罪人。”

斯嘉丽这剑眉横起,不耐烦了,“说什么狗屁?你都被我捉来了,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

那东西于是很认真地思索了一番,然后道,“好像是哦,吾家被汝困在此,是没什么选择。好吧,让吾家来了解下情况。首先,汝家哥哥,死了多久了?”

“不多,水里泡了2天,嘉里又放了2天,4天了。”

“哦,那尸身可完整?”

“完整,呃···皮肤不太好而已。”

“怎么个不好?”

“不严重,焦了而已。”

“焦了?怎么焦的?”

“没什么,我用力过猛,不小心给电焦了。”

“你怎么电的?”

这问题还没完没了了,斯嘉丽起手便生起一抹电花,然后道,“大概就是这个电花的千百倍,然后啪地下去,然后就焦了。”

“哦~那你啪一下,吾家先来瞧瞧!”

小嘉丽狐疑地瞪了眼这腾腾的雾气,加大了手掌上的电花的力道,那电花马上就发出哧哧的电光,然后她一掌拍去棉花糖般的水面。这雾里的东西,突然打了个哆嗦,那声音却甚是惊喜,“哇,想不到这平凡无奇的时空里竟有汝这般的人物。”

斯嘉丽甚是不耐烦地道,“喂,少废话,你什么时候开始复活我哥。”

“不急不急,吾家得先填饱肚子。”

斯嘉丽一愣,这东西还真是个吃货。但现在她也没办法,也只能先依着它,“你想吃什么?”

“汝——”

哇靠!这什么世道,明明被困在阵里,居然还想吃施阵人!小嘉丽心一惊,连忙使劲,加强这手上电光。

那东西慌忙解释,道,“汝别误会。吾家不吃生灵。吾家吃能量。方才若不是肚子饿的慌,吾家一个堂堂的时空的吞噬者,又怎会被汝这般丫头拖进阵里。不过,”水雾道,话里之音贪婪无疑,“汝这丫头却是鲜见,明明是一个小孩儿,竟身藏这般能量。汝身上的能量,可谓是吾家最爱的粮食。”

斯嘉丽一听这家伙不吃人,稍宽了心,又道,“原来你喜欢吃电,只要你复活我哥,我生电给你吃便是。”

“哈哈哈,汝可知,吾家要是饿着,可没力量复活汝之兄长。所以,汝应先喂饱吾家才对。汝放心,吾家被困在阵里,逃不出去。”

“好,那我现在生电···”

“吾家可不要这般的丁点能量。汝炼阵有伤,气力耗尽,哪生的了好口味的电来。更何况,吾家要吃的是纯精的能量。”

“那你想怎样?”

“吾家得先用个法子把你体内的纯精的能量提出来,过程有些痛苦,可愿否?”

“怎么个痛苦法?”

“大概是抽筋的苦痛。”

“好,没问题。不就抽筋啊,你来吧。”抽筋,不就让肌肉抽上一会,痛是痛了点,跟跟割腕相比,应该也不算什么。

“汝,可想好了?”

“少废话,赶紧吃饱,复活我哥。”

“那吾家就发动了。”

斯嘉丽本想点头说好的,但一想,不对啊,这东西东绕绕西绕绕,可一次都没有明确答应帮她复活她兄长啊。她连忙唤道,“等····”

但,来不及了。只见这昏黑的天空一阵轰鸣,突然一个闪电破天而亮,直劈去她幼小的身躯。小嘉丽一下子被击倒在软绵绵的水面,全身剧痛不说,更有是一种痛苦不已的灼烧感。她满地打滚,恨不得滚进这冰凉的河水,但奈何这水面软趴趴的,她就是沉不下去。

“你,骗我~”她撕心裂肺,趁着闪电电击空隙,她猛一抬头,露出杀戾通红的眼。

那雾却呵呵笑得淡定自若,“人类,吾家骗汝什么了?”

小嘉丽狠戾而又痛苦地道,“你说这个只是抽筋的痛···但,现在,我几乎,被抽筋扒皮····”

小嘉丽没有说下去,心里一惊,恍然大悟。那东西说的抽筋可真是名副其实‘抽筋扒皮’里的抽筋。但不容她多想,这天上又滑落一闪电,威力更胜,而可怜的斯嘉丽,痛入骨髓,却又不得不死撑。然,她毕竟是7岁的小儿,这般折磨不到片刻,她便奄奄一息,连嘶喊打滚的力气都没了。她趴在地上,死咬着嘴唇,任这闪电在身上无情摧残,她自是恨不得一脚爬起,扑去这雾腾腾的东西,狠狠地撕咬一口。只是她气力尽散,起不来身,便也只能干瞪着凶神恶煞的眼。

雾里的东西,幻化出一个人形,竟与小嘉丽一模一样。只不过小嘉丽眼神凌厉,而这幻化出的人,却笑意盈盈,一脸的奸险。

最新小说: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天命不由人 从火凤凰开始打卡 网游之暗夜行 浊世任逍遥 天空上的琉璃城 清辉玉臂寒 惊云破晓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