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 我哥焦了

夜已深。

斯嘉丽坐在操场看台的栏杆之上,仰头欣赏着近圆的月。初秋夜风温热,窣窣吹来,却依然敌不过斯嘉丽眼里的寒意,还未近身,便成了寒叟叟的冷风。

整个操场,乃至整个J大校园,此时已几乎万籁俱静,偶尔那几声车鸣就如此时嘉丽身边的乌鸦哇哇孤鸣,唤来的只是一声声孤独。

“嘉丽,你在想什么?”影子悬浮去空中,陪着嘉丽眺望空荡昏暗的操场。

嘉丽不答,只是静静地看着。白日里她的神色至少还有其他,虽然大都是不讨人喜的嘲弄鄙夷,到了这夜晚,她那眉眼的倔强都抹上一种孤寞的伤情。然,这伤情太寒,寒的连夜风都不敢惊扰,更何况其他生灵。偶有流浪狗路过,远远见了一眼斯嘉丽,便奄奄哀嚎,退而离去。

当然,鸦仙例外。鸦仙是嘉丽幼年曾救下的乌鸦,十几年的情谊了,它大概也习惯了嘉丽身上的那股寒意,此时飞扑去嘉丽的怀里,安然而坐,缩头而睡。

半响,嘉丽才道,“哥哥,你觉得夏明怎么样?”

“人还不错,跟我当年的那股劲有些像。”

“我抱上他的时候,我听到了他心跳的声音,很有力量。身高近6尺,腰身两尺五(按现代1尺=33.3cm),是一幅好身体,可以给哥哥将来复生用。”

影子咯咯地笑了笑,“嘉丽,你开什么玩笑?无名氏不是说了吗?复生的身体,得找一个垂死之人。夏明身体康健,可不象是垂死之人。”

“这可难说,哥哥。你现在精魂初稳,要修成真魂,怕也还要几年,几年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影子听出嘉丽没在开玩笑,一下子便收住了笑容。漆黑的脸上虽不见神情,但这话里之音却是严肃了不少,“嘉丽,你想做什么?你可听好,不准打夏明身体的主意。”

斯嘉丽抿嘴没反驳,却也没答应,抬头继望孤镰月,双眸敛尽一冬寒。

世间大悲,莫过于生离死别。7岁那年,嘉丽一觉醒来,本是常伴在侧的兄长,却突然没了,那心情,犹如一瞬跌去万丈深渊,惊吓之际又哀痛万分。但也就那么一瞬,斯嘉丽便振作起来。她见过她兄长复生过一个死去的人,她便也决定要复生她的兄长。

那时,嘉丽奶奶家的院子是个不大的四合院,院子正厅前,摆着个朱红的棺材。棺材不算大,正好比她十三岁的兄长身长多一点。一家人白布衣披肩,白布绳系腰,白布帽套头,来来去去,冲冲忙忙。有人跪哭在棺材前,也有人站一旁掩面而泣。

她看着她的奶奶哭晕倒地,一行人连忙把老人家抬去西厢房。她又见着她最喜爱的父亲,红肿着双眼,从她跟前呆呆而过。要是换作以前,她父亲一定会抱她而起,暖暖唤一声,“哎哟,我的乖女儿。”

但眼下,她也没心思顾虑这些。她跑进了大堂,趁着灵堂里正好无人,她一跃就上了棺材,立在棺材沿上,看着棺材里躺的人,一时呆楞。

棺材里躺的正是她最敬最爱的兄长。此时的兄长,肤色灰白,唇色发黑,本是俊秀的可人儿现在却胀的变了形,更要命的是这侧脸已起了暗黑的尸斑。

嘉丽的内心是崩溃的,好在她马上收拾了下心情,跃进棺材。棺材不大,至少不宽,嘉丽不得不骑在她兄长身上。她低声念叨,“哥哥,我现在就来救你。”说罢,起手,掌中就生起一丝电流。斯嘉丽一掌按在她哥哥的胸口,然后她感觉她掌上的电流流进了兄长的身体。

但,兄长依然死寂,动也不动。

奇怪,怎么会不行呢?嘉丽如是想,难道是强度不够?于是她又使了点力气,一股更强的电流流进她兄长的身体。她感到兄长手脚一个抖动,欣喜之极,于是提起自己的手掌,正想唤一声“哥哥”,却又哑了住,她的兄长哪有什么活人的气息,面容死灰,软软地躺着。

她慌了神,喃喃着,“不对呀,上次不是这样就活过来了?难道没有哥哥治愈之光就不行吗?不可能,我的电光一定可以救活哥哥。哥,你快醒醒啊,哥,快醒啊···”虽是如是说,心里却是静不下来,慌了,乱了,也怕了,她的手不停颤抖,抖得她起不了电光,眼泪哗哗就湿了视线。

不行,不行,这般下去,哥哥就真的没命了!

她马上抹干眼泪,一口狠狠咬住自己的腕,硬是用牙齿破了皮肉,沁出腕上的血丝,然后她再起一电光。电光遇血,瞬间爆发出一阵强光。

“哥哥,忍忍,会有点痛···不过没关系,你现在没知觉,不会觉得痛。等你醒了,我天天给你捶腿按摩,这样就不会那么痛了,好不好?”话音方落,她一掌又击去这男孩的胸口。

这次,男孩身体剧烈颤抖,她不得不移开男孩胸口的手,扶住棺材两边,以便稳住身形。但她手一移,她的兄长又恢复了死寂。

她有些绝望,但马上又提起了心劲,她决定再试一次。这一次,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哥哥救回来,所以她准备拼劲力气放大招。她爬出棺材,在祭台上小找一会,终于在白蜡烛后找到一把剪刀。她拿起剪刀,一跃又跳上了棺材。她大概没有想过,此时的她颇像一只野兽,或爬或跃,灵巧异常。

天不助人,嘉丽的母亲正从偏厅出来,走去灵堂。母亲穿着素白的孝服,一脸哀容,气色甚差。即便如此,她全身那寒凛的气质并未减弱,反倒是哀思之甚,激涨了她身上的寒气。

嘉丽早先觉察到了母亲的气息。她立马用剪刀划破腕动脉,这次血流更甚。她便靠这汹汹血势,生起了一股甚强的电流。电流滋滋作响,甚至招来一声闷雷,轰轰一声巨响.

母亲便是撞上此时,惊慌而大吼,“斯嘉丽,你做什么?”母亲连忙就跑去想抱下立在棺材之上的斯嘉丽····

说时迟,那时快,斯嘉丽集好力量,一掌下压,压去棺材里男孩的胸口。瞬时,棺材里一阵巨光喷射,还有“啪啪”乱拍的声音·····

斯嘉丽仿佛看见了复生的哥哥站立而起,顿时激动不已。来不及细瞧上一眼,她就被她的母亲拎起,狠狠地摔去地上。嘉丽的身体平衡能力超好,她在摔出瞬间,一下子便调回重心,稳稳落地。

她才不在意母亲方才那狠命的一摔,她知道她一定是成功复活了她哥哥,欣喜万分,甚至大笑而出。她连忙又蹦去棺材那,一跃又立上棺材沿边。

还没站稳,她便听见她的母亲如虎咆哮一声,“斯嘉丽,你做了什么?你害死我儿,为什么还要对他的尸体做这般事情````”几乎同时,她母亲发疯地把还没站稳的嘉丽又一次甩了下去。嘉丽本能地平衡身体,稳稳落地。她闻到一丝异味,心生不详。来不及思索,她连忙猫起腰,又一跃跃上棺材沿。果然,是有一股刺鼻的气味。

嘉丽的母亲正架在棺材上大哭,恰好挡住了嘉丽的视线。嘉丽不由得心跳加速,一跃跃过母亲的身体,来到棺材的另一头,这下,她惊住了。

怎么会这样?

眼前,原本灰白的兄长竟成了漆黑的焦炭·····

焦了?

焦了!

不对啊,怎么就焦了呢?

人都焦了,那我还怎么复活他?

那天是1999年9月3号,斯嘉丽此生都不敢忘记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她毁掉了她兄长的人身。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