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徒弟和徒孙 > NO.9 不会看上我了吧

NO.9 不会看上我了吧

夏明其实不仅仅想找斯嘉丽谈话,他还想找任海涵和洪石磊,毕竟都是他看中的苗子。但,任海涵一听下课,立马就冲出了教室。再找洪石磊,人也没影了,一问,原来被莫然给拐走了。莫然的队伍是夏明的弟子之中,最强的队伍,里面集结了不少高手,当然,这也跟莫然喜欢拉能人入队有关系。

嘉丽很爽快地答应了。对于夏明,斯嘉丽似乎有一种刻意的迁就。夏明虽有察觉,但也没有细思。此时的健美操房里,也只剩下夏明,吕依,斯嘉丽。叶宣本来是想留下的,不过恰好今天是她班级有活动,所以一下课便赶场去了。

他示意嘉丽,还有吕依席地而坐。

“嘉丽,你知道我什么会找你入会吗?”夏明笑容暖暖,问道。

斯嘉丽嘴上一丝笑意,看来甚是得意,道,“你眼光不错,你应该是看到了我身上的无限可能。”

夏明边笑边点头,“不错,不错,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武学奇才。”

斯嘉丽从吕依的嘴里听过,夏明亦是称顾城为武学奇才,便一抹蔑笑,“你不是说顾城是武学奇才吗?”

夏明一愣,又笑道,“是的。但是你们两人不一样。顾城自小学武,所以武术根底深厚。即便他现在跟我学跆拳道,他身上还是有本家武术的影子。他的条件有先天的,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后天练就的。嘉丽,你不一样。你身上有一种野性,你的所有动作源自本能,看着乱而无章,却招招精彩。”夏明说时,双眸生辉,情绪高涨,“嘉丽,你就是我要找的终极人才。”

斯嘉丽不屑地看了一眼夏明,她对夏明这极高的赞美并不感冒,反倒是不屑,“我已经应你的要求,加入你的协会,你还希望我做什么?你虽然救过我一次,但并不意味着我要俯首称臣。”

夏明的笑僵硬了一小会,但马上就鲜活起来,“嘉丽,我不需要你对我俯首称臣,还有,你说,我救过你?”

斯嘉丽却自然而然的把救人的话题跳了过去,“夏明,你找我入会为了什么?总不会是希望我帮你们协会拿到个像样的场地吧?”

“没错!”夏明激动地站了起来,“嘉丽,我希望你能用你的才能帮助我们协会走向辉煌。”

“辉煌?”

“是的,嘉丽。我打算用接下去的三到四个月训练你,然后明年,我们参加全国大学生跆拳道竞赛,我希望你能帮我们协会摘金,这样我就有资本跟学生会那群人谈场地。”但不止于此,夏明激慨高扬,继续道,“嘉丽,我大三了,我最多再顶个一年,我便不得不面对毕业的问题,但是你现在才大一,你还有3年的时间,把我们跆拳道协会领去另一个辉煌。”

夏明说的那个激动,但话题抛到嘉丽这里,就冷了大半。她生来一张冷面,对着夏明的慷慨陈词,更是冷眼扫视,还嘲蔑一笑,“另一个辉煌又是什么?”

夏明又一愣,怕是他也并未细想好,“呃···,差不多是舞蹈协会那样的经久不衰,阅奖无数。”J大的舞蹈协会成立已有十八九年,且能人辈出,年年参加各种赛事,获奖无数,是J大学里当之无愧的楷模协会,更是J大历年来的骄傲之一。夏明拿舞蹈协会做例子,可见其野心不小。

此时的夏明恰好走到了灯光的下方,强光之下,他神采飞扬。他的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暖,谈吐姿态间洋溢着一种柔和的激情,不会过火,却也不失劲道。。

曾几何时,嘉丽也曾见过这般的人。他谈吐温柔,笑如暖阳,话音亲切。在某天的艳阳天里,他便亦是这般抑扬顿挫,感慨了一番。阳光打在他的背上,把他身形照的伟岸。

“嘉丽,都说生死不可逆,可为何生不是死,死不是生呢?生死是一种概念,还是一种变化?”说到高潮处,他更是张开双臂,好似想去拥抱蓝天,“我毕生之愿,便是参透生死。透过生死,方可见生命真谛,世间奥妙。”

那时的嘉丽年纪很小,不过五岁,听着他的一番言论,似懂非懂。但正许是这般模糊懂与不懂,才觉得他说的精辟绝伦。

“哥哥,但是我不明白,生死都是常事,我们不就正在经历吗?”

“嘉丽,你还小,世间万物都在经历生死,却没有生灵经历死生。生死不可逆,并不意味着死生不可行。没关系,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记忆停在此处,嘉丽的把视线抛去了影子身上。影子正站在夏明的旁边,他的个头小,不得不仰视看着意气风发的夏明。影子的心情不错,呵呵笑了几声,“嘉丽,这夏明跟我当年颇有几分神似呢!”

本是高兴的事,说着便黯淡下来,“年少轻狂,不知愁之所在。一心执拗,不知前路风险。不过,勇往直前便是好,不是谁都会落下我这个下场。”

“哥哥!”嘉丽轻声呢喃了一句。她站了起来,走去夏明的跟前。

“能麻烦你张开手臂吗?”斯嘉丽道,声音里虽依然清冷,却莫名多了一抹伤愁。

夏明虽觉得嘉丽的要求有些奇怪,但也按着她说的张开手臂。不想这斯嘉丽却拥入夏明的怀抱,还伸手环抱住夏明的身体。

我的天,斯嘉丽居然去抱夏明,而且是环抱·····

不止夏明吓了一跳,就连一直乖张坐着听夏明和嘉丽说话的吕依都惊吓不已。

“嘉丽,你这是在做什么?”夏明颇有些慌乱地问,身体还僵硬地保持打开手臂的姿势。

斯嘉丽却道,“不要说话!”斯嘉丽这话却是命令的口气。

此时夏明大脑空白一片,竟乖张地站立,只是这张开的手却始终不敢放下,心脏更是咚咚乱跳。

好在,吕依是个思虑周全的人,连忙就起身去把健美操房的门给关了上。

大概十几秒后,夏明感觉斯嘉丽松了手,身体马上就警觉地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这一退,倒让夏明看见了斯嘉丽湿润的眼眶。

“嘉丽,你哭了!”夏明道。他见不得女生哭,所以此时语气颇柔情。

斯嘉丽并不擦拭眼泪,只是嘴里一声苦笑,“是的,想起一个人而已。”

“你想起了谁?”

“一个死了的人。”

····

夏明没想到斯嘉丽这般干脆,有问即答;只是他没想到这答案这般伤感。夏明没有问下去,却主动向前一步,希望自己这胸怀还能给斯嘉丽一丝慰藉。

但,嘉丽此时却转过身,视线对上吕依的时候,斯嘉丽又尽量笑了笑。

“夏明,”斯嘉丽道,“虽然我对辉煌你们协会没什么兴趣,但,我可以答应你。”

“真的!”夏明一下子眉开眼笑,那个开心啊,“嘉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

斯嘉丽道,“不就拿个奖吗?我斯嘉丽最擅长的就是拿奖了。”斯嘉丽又对吕依道,“吕依学姐,以后跆拳道的课程请通知我。另外,把你的手机给我。”

斯嘉丽接过吕依的手机,输了自己的号码进去,“好了,我走了!”

说罢,斯嘉丽就出了健美操房。

等嘉丽走后,夏明依然难掩心中的高兴,但心里也确有一个疑虑,道,“依依,你心细的很,依你看,你觉得这斯嘉丽不会看上我了吧!”

吕依想了一会,有些为难,道,“夏教,我说不上来。”

夏明一想,又道,“依依,后面你遇见斯嘉丽,不妨帮我跟她解释下我们协会的《会长公约》,且不说我现在是名花有主的人,哪怕没主,我跟她也是不可能的。”

“好的,夏教。”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