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有JQ

随着他的靠近,夏渺渺闻到他身上一股酒精味,这家伙八成是喝了酒。

别看德国人平时严谨得二五八万,但一喝酒,顿时闷骚变明骚,热情起来让你扛都扛不住。

费恩问,“你也去看足球了”

夏渺渺忙摇头,“没有,我只是去工作了。”

他哦了一声,心情愉快地道,“法兰克福以2:0大胜科隆。”

看他们这傻乐呵的劲儿,就知道必须是赢了,夏渺渺道,“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冷场了有些尴尬,夏渺渺没话找话说,问道,“你是法兰克福的球迷”

闻言,他指着自己球衣上的标志,自豪地道,“资深球迷。”

被他这么一指,夏渺渺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到他的胸口,没瞧见标志长啥样,光顾着看他因汗湿而激凸的两点好煽情。她的脸顿时红了,掩饰地干咳一声,赶紧移开视线。

费恩,“你看足球吗”

夏渺渺,“偶然看。”

费恩,“最喜欢哪个队”

“拜仁。”因为她只知道这个队啊

“为什么是拜仁”

她呵呵干笑了声,看球从来只看颜值,她会说

费恩问,“你去现场看过球吗”

渺渺摇头。

“现场气氛更热烈,下次有机会一起去。”

“球票贵吗”

“我是粉丝俱乐部的会员,我有办法让你免费进去。”

“真的”她有些惊讶,“逃票吗”

“并不。我是会员,有一年的比赛套票,可以带一名家属,”说着,他向她调皮地眨了眨眼,道,“算是粉丝的福利。”

听他这么说,夏渺渺脸又红了。哎,这小子真坏,有意无意地撩拨人,好好一句话,都能说得让人不好意思。

这时,火车又到了一站,有人叫道,“费恩,体育馆那站下,别坐过头了。”

费恩应了声,然后问渺渺,“晚上有安排吗”

渺渺摇头,单身狗哪有什么活动,回家洗洗碎觉呗。

“那就和我们一起去狂欢吧。”

对于他的热情提议,她吓一跳,看着手表道,“可是已经快12点了。”

费恩道,“今天是周末,夜生活才开始啊。”

夏渺渺其实满想去凑热闹的,但到底和他不太熟悉,心中有些担忧,所以内心纠结。

见她心动,费恩在旁边大力鼓风,“去吧去吧。今天赢了球,法兰克福的球员也会出席,和粉丝们一起狂欢,体育馆那边会很热闹。”

德国人喜欢足球,不管输赢都会庆祝,这已经成了他们的一部分人生。有机会去围观,也算是留学生涯中一次有趣的经历吧。她没再拒绝,打了个电话告诉方珏,方珏听了,顿时在电话里碎碎念。丫的,你怎么连坐个火车也有艳遇

夏渺渺回,谁让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呢。

方珏骂了句皮厚,挂了。

等她收线后,费恩问,“你住在哪里”

夏渺渺道,“戴姆勒大街。”

“你工作还是读书”

“工作。”

“在哪”

“餐饮业。”

“餐馆”

在中餐馆打工,一小时才2欧元,那真心不是什么说得出口的职业,夏渺渺甚至有些自卑。怕被他瞧不起,所以说的时候,含糊其词。

谁知,费恩就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死心地追问,“是哪个餐馆”

于是,她只好报了名字。

“摩泽尔大街拐角处的那家”

没想到他居然认识。

见她有些惊讶,费恩解释道,“我奶奶生日喜欢去那庆祝。而且,他们八点后有happyhour,价格便宜三分之一,我和同学也常去。”

夏渺渺好奇,“你喜欢吃中餐”

“偶然换一下口味。”

她了然地笑笑。

对于她是外来打工妹这个身份,费恩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轻视的表情,反倒是兴高采烈,“如果下次去那吃饭,一定看望你。”

夏渺渺问,“你呢你是做什么的”

费恩道,“我我还在上学。”

见他年龄不大,一猜就是学生党,法兰克福有两所大学,夏渺渺自然以为他就读其中一所,也就没多想。

眼睛一眨,到了体育馆,大家都在这一站下,车厢一下子就空了。

上车的时候是单身,下车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女孩,不得不说,费恩把妹技能点满。第一次在展会遇到夏渺渺,费恩对她的印象就不错,没想到,两人还真有缘,茫茫人海中走散了都能再遇到。

他大大方方地将夏渺渺介绍给朋友,小伙伴们暗搓搓地打量夏渺渺,好奇心爆棚。对于亚洲人,绝大多数德国人的心理是,好奇有余兴趣不足。所以,礼貌问候后,又保持距离。

来了德国一年半,夏渺渺还是第一次去体育馆呢。炽热的灯光一打,真是有种万丈光芒的感觉,一点也不像是午夜。

不一会儿,车子拉着一车的球员进场了,球员们挥着双手做出胜利的动作,现场的气氛更加火爆。

“这个前锋今年就退伍了,他的点球技术高超。”

夏渺渺踮着脚,可是,除了一片后脑勺,啥也瞧不见。德国人的海拔太高了,弄的她160的身高,夹在中间,就像是高山脚下的盆地,完完全全的弱势群体。

先是足球队队长致辞感谢,虽然只是短短几句没什么实质性的屁话,却煽动了人们的情绪。大家勾肩搭背的,再次开启了又唱又跳的疯狗模式,连连为他们的英雄欢呼。

夏渺渺不是球迷,t不到嗨点,忍不住问,“赢了一场比赛,真的就那么开心吗”

费恩一本正经地解释,“其实,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赢不赢球并不重要,关键是狂欢。”

听他说得这么实诚,夏渺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费恩挠了挠头皮,“青春不就是拿来欢腾的”

她立马反驳,“当然不是,我们中国人的青春是用来学习和拼搏的。”

他扬了扬眉,“即便从三十岁开始,到我退休,也有三十年。既然有这么长的时间拼搏,为何不先好好享受一下短暂的青春呢”

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夏渺渺竟无言以对。

见她看自己,他抿起嘴巴,调皮一笑。那笑容既阳光,又灿烂,一眼能照耀到人的心窝里。

夏渺渺其实挺羡慕他的生活态度,自由、随性,过什么样的日子、质量好不好,那都是自己的事儿,旁人插不上嘴,也不关心。不是非要出人头地,也不必大富大贵,钱、房、车不是衡量生活质量的唯一标准。哪怕一辈子租房,给人打工,也没问题,自己活得开心自在就好。

“走,去抢签名。”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他拽着走。

这里是球员们必经之道,有很多粉丝围堵着,两人使出吃奶的力道向前挤。一路披荆斩棘的,终于挤到了第一排,不一会儿,球员走完秀纷纷退场,活动尾声,随机赠送亲笔签名照。

费恩拼了抢,没抢到,夏渺渺无心插柳,反倒柳成荫。从不知道,原来亚洲的甜美长相在关键时刻还能获得决定性的优势,她踩了狗屎运的,居然获得一张某球员的签名照。兴奋之余,又有点失落,敢问这位大神是谁啊

见费恩用妒忌羡慕的目光望向她,夏渺渺立即很大度地做了个顺水人情,将签名照送给他。他握住她的手,一连串的感谢,那眼神真诚的,让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没想到你还是个追星族。”

他笑着摇头,“不是为我,是为我妹妹。她是这个球员的超级粉丝。”

原来如此。

夏渺渺是独生子女,体验不到那种兄弟姐妹间的手足之情,只知道为了妹妹这么千辛万苦地抢球星签名,这个哥哥真好

球员退场后,体育馆热闹的气氛也逐渐降了下来,快凌晨3点了,但费恩的小伙伴们依然热情高涨,打算换个场子继续狂欢。

和费恩认识时间并不长,却很聊得来,好像天南地北的,什么话题都能扯。他们俩,一个开朗,一个乐观,说着说着,一拍即合。

费恩这小伙子,虽然屁话多,却不浮躁,带着一种德国式的黑色幽默,夏渺渺喜欢和他聊天。可她毕竟工作了一天,实在打不起精神,而且第二天还要去餐馆做工,虽然不舍,却也不得不和费恩就此告别。

夜里的公车很少,一个小时一班,上网查了下网站信息,现在出去刚好能赶下一班车。

外面夜风徐徐,入秋了,吹在身上有些凉,她裹了裹外套。虽说是午夜,但马路上并不空,来来往往的都是年轻人。

法兰克福,真是一座不夜城。这让夏渺渺想起了自己的故乡,魔都上海,繁华忙碌,是年轻人的天地。

看见她是亚洲妹纸,长得不难看,又一个人走在大马路上,有人喝高了,就追着她调戏几句。也许对方并无恶意,却让她觉得不舒服。碰到这种人,夏渺渺也是真无奈,想甩掉他们,赶紧加大了步伐。

这时,后头有人追了上来,还以为自己真被人缠上了,夏渺渺有些惊恐。结果回头一看,竟是费恩。

不知为何,一看见他,她的心瞬间就定了。

见她在看自己,他立即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我也回家。”

夏渺渺,“不是说还要去狂欢吗”

他调皮地眨眼睛,“派对什么时候都能去,但当护花使者的机会不太有。”

一句话说得夏渺渺轻飘飘,小心肝砰砰直跳,明明心里很高兴,脸上却要装矜持。她看着时刻表,扯开话题,问,“你坐几路车”

“15路。”

“还有40分钟啊。”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问,“你呢”

“我坐20路,还有25分钟。”

夜间车都集中在一个大车站上,候车亭的位置都被人占了,费恩大咧咧地在街沿上坐下,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来吧,那就一起坐着等。”

夏渺渺在他身边坐下,因为时间晚了,实在很困,便张嘴打了个哈欠。转头,看见他在看自己,这动作不太淑女,顿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忙伸手挡住了嘴巴。

费恩笑了笑,拍着自己的肩膀,示意她靠上来。他的肩头宽宽实实,靠着舒服,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不知故意无意,他突然低下头,嘴唇贴近,啵的一声,亲了下她的额头。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