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渺渺的德国梦 > 第四章 打杂工

第四章 打杂工

夏渺渺捏着鼻子,手里拿了一把马桶刷子,站在餐馆的厕所里,环顾四周,眉头皱得打起了结。从蹲位隔间到洗手池这边,一共才几步的路,却脏乱不堪。

厕纸飞得到处都是,坐便器上的脚印,地上的尿迹,马桶板上的屎印子简直下不去手。

这里没打过仗,只不过刚送走了两拨中国旅行团。

她打工的餐馆,平时没这么多生意,但旺季的时候,靠接旅行团卖团餐挣个薄利多销。真不是黑自己的同胞,德国人用过后的马桶,基本不需要清理。但某些中国同胞用过后,就比如现在。

夏渺渺看到这个情景,真心窝火透了。

这个厕所乱成这样,餐馆的人都不愿进来,渺渺是新来的,这任务自然交给她。有那么一瞬间,夏渺渺想扔下马桶刷,大叫一声,老娘我不干了。

可是,她硬不起来。她的工作签证上有限制,想赚钱,只能打.黑工。黑工不难找,就是被剥削,换哪都一样,所以碰到这事她只有忍了。

这时,有个德国女人进来用厕所,一走进来,就被刺激到了。走了三个蹲位,没有一个能用,她转头望向夏渺渺,夏渺渺无奈地耸了耸肩。

“您过半个小时再来吧。”

于是,客人走了,临走前,用极其同情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她带好手套,忍着心里的恶心,开始刷马桶。先用厕纸擦去屎印子,再喷消毒水,然后再刷。她实在想不通站在马桶上拉屎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坐着拉屎就这么难这些人,该学的不是语数外,而是如何在外文明使用公共设施

刷完马桶,夏渺渺连饭也吃不下去了。

收拾干净,已是一个小时后,这时,刚才那个女客人又来了。似乎没想到,会收拾得这么干净,女客人一脸惊讶。她上完厕所后,从包里拿了个2欧硬币给她,说了句你真厉害。

夏渺渺拿着手里的小费,一时百感交集,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的冲动。

她们这些出国留学的独生子女,在国内,谁不是爸妈手里的宝贝可是,在没有父母翅膀庇护的地方,她就是个屁,没人挡风雨,一切靠自己

清理了厕所,夏渺渺又回到厨房洗盘子。德国人工贵,不像中国有那么多人手,一般也就是厨房两厨师,一吧台倒酒水,俩跑堂。如果规模再小点的快餐店,基本就两个人,一个厨师,一个跑堂。

这家餐馆还算比较大,大概200多个位置左右,两个厨师,一个倒酒水的,三个跑堂,老板娘收银。夏渺渺是请来的临时工,就在后面洗洗盘子,刷刷马桶,刨刨土豆,干一些杂活。

大概是把厕所洗干净了,老板娘对她很满意,于是,将她换到了前面的吧台倒酒水。

相较之下,倒酒水就含有一些技术含量了。德国啤酒特别多,淡啤、黑啤、含酒精的麦芽啤、不含酒精的麦芽啤、兑了汽水的混啤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红酒,干红、半干红、半甜红、甜红。对于一个不太喝酒的人来说,要记住这些内容,并不容易,而且因为颜色和名字很相似,容易弄混。

老板娘说,你要记住这些酒,就得一一品尝,然后再记区别。

第一天,夏渺渺醉醺醺的回去,但还是没记住。

第二天,她开窍一点了,把啤酒记了个大概。

第三天,她写了个小纸条,随时看随时记。

一个星期过后,她全记住了。

两个星期后,随便叫一个名字,她都能准确无误地拿出来。

其实,夏渺渺还挺感激老板娘的,给了她涨知识的机会。有时候,看起来没什么用的小事儿、小工作,其实都是奠基石,一块块堆积起来,有一天不知不觉,就成了个知识渊博的人。

在中餐馆里干了一个月,加上展会赚来的钱,勉勉强强交完税后还得能生活,就是有点拘谨。幸好,还有父母的支援。

方珏说,“你这样不行啊,每天都卖给中餐馆,一天20,一个月也就600,还没有小费,赚的也太少了。还不如去麦当劳,一个小时就有6.5,像你这样一天10小时的,有65欧,怎么也比这强。”

夏渺渺躺倒在床上,道,“我也想啊。可是,麦当劳不收我。”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

夏渺渺没说出口的是,她去试过了,麦当劳、肯德基等等,但正轨的企业都需要合法的居留和税卡,她是有居留,却没税卡,因为税卡压在大贵人的公司里,在给她上税呢。

见她不说话,方珏又道,“你要是不敢去德国人的公司,可以去华人网上找找看,有时候他们也会发布些招聘信息。”

夏渺渺道,“我一直在关注,近些日子,没什么招聘新消息。”

“真是可惜了,你其实德语英语都蛮不错的,就是缺文凭。你这是死在德国人的古板手上啊”

夏渺渺以前在其他地方留学,凭借对德国的一腔热情,头脑一热,就这么冲动地跑来了德国。来了之后,才知道很多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第一关,就卡死在入学通知书这一关口上。虽说现在大贵人给她新劈了一条路出来,而她也不知道这是条死胡同,还是柳暗花明的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一条新开的路并不好走,甚至满地是泥泞,处处是荆棘。

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夏渺渺也会想,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也许很多人都会说是错的,包括父母亲朋,以及听过她故事的每一个人,都批评她的任性。批评归批评,认错归认错,但她不后悔。

人生是夏渺渺自己的,她痛苦、她受罪、她快乐、她欢笑,旁人可以骂她活该,可值不值得,她说了算。即便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又如何即便她最终还是得走回头路,又如何这最终都是盖在她人生履历上的印章,谁敢说她没学到什么再说,万一她把这条路走通了呢走通了,那就是用实际行动打了说她不行不对不好的人最响亮的巴掌。将来,就像一个未知数x,旁人只能作为参数影响,能下定义的,只有夏渺渺一个。

见她不说话,方珏用手指戳了戳她,问,“想什么这么专注。”

夏渺渺不想多说,摇了摇头,扯开话题,“考试结束了”

方珏嗯了声。

“考得怎么样”

“不咋地。”

“能过么”

“不确定。”

“啥时出成绩”

“不知道。”

夏渺渺皱着眉,“你怎么一问三不知啊。”

方珏拿了本书盖脸上,回答地理直气壮,“人生不就是一问三不知。”

夏渺渺又换了个话题,“暑假回国么”

“回。我不缺钱。”

夏渺渺最烦她这一句,“不缺钱,那就拿点给我用用。”

方珏摇摇头,一本正经,“你那是无底深洞,我可不上当。还是找个好男人投资你吧。”

夏渺渺无语,“没男人。你给我介绍个。”

方珏问,“上次展会上,你不是说,认识了个小鲜肉”

“你不说,我都忘了。”

“能忘,说明不帅。”

“还行。”

“有照片么,让我瞅一眼。”

夏渺渺找出他们展台的广告纸的,扔了过去。

方珏见了哇哇大叫,“你眼光是有多高这样的,还不入你法眼。”

“不是我的类型,你喜欢给你。”

“真给我”

方珏喜滋滋地接过,突然又道,“不行啊,我这样是不是太主动了”

“不知道。”

方珏缠了过来,道,“你给我牵线搭桥。”

“怎么搭”

“打个电话给他。”

“没他电话。”

“那就写eil。”

夏渺渺瞥了她一眼,道,“你来真的啊”

方珏道,“我一向很真,比999九足金还真。”

夏渺渺被她缠得烦死,只好接过广告,下面有一个eil,地址是他的名字,应该就是他的。她打开电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写啥。憋了半天,就一句话,你好,我是夏渺渺,你还记得么。

方珏刚要吐槽,夏渺渺手一抖,就把邮件给寄了。

“你这是惜字如金啊。”

夏渺渺道,“估计人家都忘了我是谁。”

方珏道,“才不会。你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的中国美眉,我打赌他还记得。”

“那他要是回了,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当然约他出来。”

“约他出来干嘛啊。”

方珏道,“那还用说,吃饭喝酒聊通宵”

夏渺渺道,“真奇怪,你约炮的技能点满,怎么会单身”

“是啊,你都说了,是约炮技能。可恋爱这一块,不是还没机会涉及到么。”

我去,好吐艳。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