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渺渺的德国梦 > 第二十一章 秋作会

第二十一章 秋作会

;十月过半,法兰克福附近的小城市有一个节日,叫做hochheirrkt,和秋收农作有关。简单来说,就是圣诞节市场啤酒节年末集市的混合体,周边的人们都会过来凑一脚,超级热闹。

上次是夏渺渺约的费恩,这次轮到费恩主动出击,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好时间。然后他驾着他的小宝马,屁颠颠地来了。

从法兰克福开车过去,上个高速,也就二十分钟的事。他们去的晚了,到了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连个停车位都找不到。

空地上搭建起了游乐场,各种娱乐措施,飞天入地,绚丽万分。一排排整齐的小木屋,都是摊位,从吃的到穿的,从穿的到用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因为今天是集市开始的第一天,所以摊位上摆放的蔬菜水果,个大又鲜嫩,夏渺渺看着馋涎欲滴,按不住冲动就想买买买。可是跑过去一看,写在标签上的价格让她faint,手伸了一半,顿时又缩了回来。

我的天,辣、么、贵

她将费恩拉到一边,悄悄地问,“为毛这么贵比超市里卖的贵了一半都不止,难道不该菜市场更便宜”至少在中国是这样的

听她这么问,费恩道,“德国人工贵啊。这些蔬菜都是农民自己种出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所以肯定卖得贵了。”

夏渺渺不死心,问,“那超市里为什么便宜”

“因为超市都是进口外国的呀。难道你没听说过globalisierung这个词吗把外国便宜的进口进来,把自己有生产优势的卖出去,低入高出。”

夏渺渺一脸恍悟。

费恩问,“你要买水果”

夏渺渺挠着头皮,不好意思地道,“算了,我还是去超市买吧。”

费恩道,“我一会带你去掏便宜货。”

一听有便宜货,她立马就来劲了,“真的有吗”

费恩道,“每年都有。不过,我们先去逛一圈,该玩玩该吃吃,等乐呵够了再去买东西。不然,现在买了没法拿。”

夏渺渺对他的话毫无异议。

因为有游乐场,德国父母都喜欢带着半大的孩子过来游玩,前面有个小女孩,手里举着一大支棉花糖。那棉花糖是粉色的,很可爱,大概是刚做出来,又新鲜、颜色又好看,就像一朵云。关键是,还很香,一股甜甜糖精的味道,勾人食欲。

那小孩走在渺渺的右边,因为人太矮,棉花糖刚好就在夏渺渺的鼻子前,所以那香味更诱人。那团棉花糖就在眼前晃啊晃的,仿佛就在说,快来吃我啊。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心中一个蠢动,她伸手扯了一把小孩的棉花糖,塞进嘴里。

甜甜的,入口即化

“好吃吗”

夏渺渺舔舔嘴唇,下意识地道,“好吃。”

回答之后,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很拉低智商的蠢事,这么大个人,居然还偷吃小孩的棉花糖

可是,真的很好吃。

见她意犹未尽的样子,费恩拉住她的手,一把拽出人群,道,“你在这里等着。”

等着干嘛

不一会儿,费恩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一支棉花糖。果然,他是去买棉花糖了。

将棉花糖塞到她手里,他弯弯眼睛,扬起嘴巴,笑容灿烂地道,“给你”

夏渺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是啊,其实她不是真的想吃的,只是嘴馋好奇那个味。

“这么大一支,我吃不完。”

费恩道,“没事,有我在,我帮你一起吃。”

于是,夏渺渺就举着这么大一支棉花糖走在人堆里,而费恩时不时地扯一口放嘴里。道路变窄,两人只能一前一后地走,夏渺渺在前面东张西望,费恩就在后头跟着。

不一会儿,走出窄道,又能并肩了,她突然想起棉花糖,就伸了手去扯,结果摸半天也没摸到。转头一看,手上的棉花糖被扯得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棍子了。

于是,她回头去看费恩。

费恩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道,“确实挺好吃的”

“”

哈,他们俩都挺幼稚的。

虽然步入了21世纪,但这个集市仍然保留着中世纪欧洲的传统,不但农民们把一年耕种的收获拿出来卖,农场主也不甘示弱,赶着自家的猪牛马羊来参加市集。

费恩说,鸡鸭鹅这些小型家禽可以直接交易,但牛羊马不行,业主带它们过来,只是来打广告的。因为德国有相对应的牲口法,养殖一头牛需要一定的空地面积,还有,宰杀牲口也要有相应的屠杀执照。

夏渺渺听了后,一翻白眼,德国人果然龟毛

去过德国的人都知道,这个国家出产两样食品,一是啤酒,二是香肠。

德国的香肠,确实好吃,尤其是饥肠辘辘的时候,一闻到这烧烤的味道,哈拉汁立马就掉下来了。

买香肠是送面包的,但是德国人的面包就和他们的人一样,硬。夏渺渺不爱吃,犹豫着要不要买,就听费恩在一边道,“你吃香肠,面包给我。”

哇,太好了。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是吃豆芽你吃芽他吃豆,吃鸡蛋你吃蛋黄他吃蛋黄,吃汤面你吃面他喝汤,一凸一凹,perfekt

夏渺渺专注吃,走得慢,因为人多,费恩就在前面开道。

刚咬了一口香肠在嘴里,突然鼻子一阵瘙痒,咽不下,又吐不出,结果阿啾一个喷嚏。香肠渣渣从鼻孔嘴里飞射而出,喷了费恩一后背。

这场景太壮观,让人不忍直视,夏渺渺一下子就懵了。不但她懵了,连两边路过的行人也被这声势浩大的喷嚏给亮瞎了眼。

回神后,她的脸红成苹果,赶紧掏出餐巾纸去擦。

感觉到背后有异动,费恩回头,不解地问,“怎么了”

幸亏他背后不长眼,瞧不见,不然估计得恶心死。夏渺渺作势拍着他的背,顺手将粘在他背脊上的肉渣擦掉,赔笑地道,“没什么没什么。”

费恩皱了皱眉,伸手去摸她的脸,道,“你怎么吃了一脸的香肠”

听他说这句的时候,夏渺渺特心虚,目光一转,道,“哎,那边在干什么怎么有人骑马”

一句话成功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她飞快地用餐巾纸,将他外套的后背擦干净。

费恩道,“是中世纪的模仿活动。”

“我们过去看看。”

这种活动,中国旅游景点也常有,就是穿古装角色扮演。

两队人马开始入场,一队穿着白色盔甲,衣服上有个红色的十字,连战马也穿着同一系列的马套。另一方,是黑色战盔,上面罩着银色铁网,看上去气势不凡。

相互行礼之后,开始表演马背上的战斗。

夏渺渺看不懂,悄悄地问,“这演的是什么”

费恩回答,“是第二次十字东征。”

夏渺渺只听过名字,并不知道细节,便问,“十字东征到底是什么”

“长话短说,就是基督教和穆斯林争夺圣地耶路撒冷,而引发的宗教大战,一共发生了9次,最后以耶路撒冷王国灭亡为结局。”

“你怎么都知道”

他露齿一笑,“因为学校有宗教课,这属于历史的一部分。”

夏渺渺纳闷,“我也学,可是基本都是学过就忘。”

费恩道,“你们是怎么学的”

“背书。把书上看到的都背下来,一字不差。难道你们不背”

费恩摇头,“从来没背过。”

“那你怎么记得住”

“能记住啊。老师带我们去看电影,看博物馆,然后再去参加话剧,这方面了解多了,感兴趣了,自然就会主动再去深入学习。”

夏渺渺听了后,啧啧地摇头感叹,这就是赤条条的文化差异啊。

骑士们对峙之后,又是舞蹈表演。

夏渺渺忍不住腹诽,上来的三个女人,腰间一圈儿救生圈,怎么还好意思露出个肚皮,大跳性感艳舞

看了一会儿,费恩接到个电话,是他朋友打来的,似乎他们也来了游乐场。

费恩问,“要不要凑个热闹,和我朋友一起玩”

夏渺渺其实是有些害羞的,毕竟她和费恩也不太熟悉,可是中国人腼腆啊,不想干某事,却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说得婉转一些,他又脑神经不转弯,听不懂暗示,所以只好半推着去了。

他的朋友都是男孩子,一个叫艾利克斯,一个叫奥利弗,还有一个叫大卫,加上费恩,正好是花样少年f4。囧。

他们手里各自拿了一瓶啤酒,看见费恩和夏渺渺后,艾利克斯不由分说地从背包里拿出两瓶啤酒,用打火机撬开瓶盖,递给渺渺和费恩,举起酒瓶,道,“干杯”

德国人真是啤酒民族,人家拿矿泉水解渴,他们拿啤酒当水。来逛集市,还每人肩上背个双肩包,包里装的都是一瓶瓶的啤酒,以便他们边走边喝。因为集市里的公厕要收钱,一次五毛,所以他们就干脆找个树林躲进去尿,尿完喝,喝完尿,就是这么任性

游乐场上有射箭、打枪、投篮除此之外,还有大型游乐设施,像是搅拌机,海盗船,升降机。

不知是谁,吵着要玩,结果玩完一圈下来后,吐得一塌糊涂。几个好朋友,也真是够义气,给他喊了辆救护车,把他扔给120的同志,闪得人影也没了。

夏渺渺道,“真是一群狐朋狗友。”

费恩一本正经地道,“nonono,我们都是从小穿一条裤裆长大的兄弟。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起玩,一直玩到现在。”

“那你们怎么忍心把他扔在那不管。”

他理直气壮地回答,“就是因为是兄弟,所以才不能让他影响我们嗨,否则他会愧疚的”

我去,三观,碎了。

夜色刚降临,几位仁兄就喝高了,看见美女就像向日葵看到太阳,360全方位旋转,各自寻找自己的又一春去了。

夏渺渺用胳膊撞了撞费恩,问,“平时你也这样”

费恩将目光从对面走过的一个大胸脯女孩身上收回来,问,“你说啥”

夏渺渺用力哼了声,全都是一丘之貉

偷窥被发现,费恩有些尴尬,摸着头皮笑了笑,讨好地问,“抢果篮去不”

“什么果篮”

他自然而然地拉住她的手,道,“去了就知道了。”

...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