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渺渺的德国梦 > 第十一章 捡到钱

第十一章 捡到钱

以为在昏暗的放映厅里会擦出些什么,结果就真的只是看电影,一点点暧昧都没有。

亲了嘴之后的下文呢

你倒是快表白啊

真是急死观众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的怨念,费恩转头望过来,然后换了个姿势,向她靠近。

夏渺渺心跳加速,瞪大眼睛,暗暗窃喜,来了,终于来了。

谁知,他把手一伸,将怀中的一大桶爆米花递了过来,豪气地道,“你吃,别客气”

吃你妹客气你妹

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夏渺渺失望极了,郁闷地抓起一把爆米花塞在嘴里,胸口就像被羽毛拂了下,痒痒的,想挠挠不到。

朝气蓬勃的一坨小鲜肉,外表高大、样貌英俊、说话自带黑色幽默模式、偶然撒个娇卖个萌,说实话,她内心还挺心水他的,所以期待有进一步发展。可是,男人心,海底针,他忽冷忽热忽远忽近,这是什么意思

夏渺渺脸色阴晴不定,心中纠结,应该淑女范儿装矜持;还是御姐范儿主动扑倒

战斗方针还没明确,第一场电影就演完了

中场有二十分钟休息,夏渺渺肚子咕咕地叫了声,费恩瞅了她一眼,问,“饿了”

她点头。

“我也饿了。”

“那就先去吃饭吧”

电影院附近没有饭店,只有超市,于是,两人跑去超市买吃的。

两人都是穷光蛋,口袋里谁也没比谁多十块钱,一个买了饼干,一个买了面包,就这么几块钱的事,还aa制。

夏渺渺先买单,等收银员找钱的时候,目光不经意地一转,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张20欧的纸币。看这位置,多半是哪个粗心的客人在掏钱时,不小心掉出来的。她四下看看,周围没有人路过,其他的收银台离得很远,没人瞧见。

20欧啊。三小时的打工钱,一个星期的伙食费,能买一件打折后的衣服

她的心砰砰直跳,想去捡,可又怕动作幅度太大,引人注目,最终没好意思。

轮到费恩了,见她心不在焉地站那发傻,便摇了摇她,问,“你干嘛呢”

夏渺渺装模作样地向后退了几步,站到钞票所在的地方,然后一脚踩了上去。她拽住费恩的手臂,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等他凑近后,她压低声音道,“地上有钱。”

他四处张望,“哪呢”

“在我脚下。”

他垂下目光看了眼,问,“哪只脚”

“右脚。”

“呀,你鞋带松了”他演技浮夸地叫了声后,名正言顺地蹲下去替她系鞋带,顺便捡了钱。

两人走到超市外面,费恩两根手指夹住钱,晃了晃,问,“怎么处理这20欧”

夏渺渺不确定地问,“还回去”

“还给谁”

一句话让她语塞,都不知道是谁掉的钱。

“要不送去警察局”

费恩摇头,“这么一点点钱,警察不会立案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爸就是警察呀”

夏渺渺一听,顿时对他肃然起敬,原来人家是警察叔叔的儿子,失敬失敬。不过,思想觉悟好像也不怎么高嘛。

“现在怎么办”

费恩语气轻松地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谁捡归谁。”

一个大写的囧。

费恩接过她手上的饼干,塞进塑料袋里,道,“走,我们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市中心开了一家新的泰国餐馆。”

“thaiexpress”

“就是这家。看广告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们要不去试试”

费恩兴致勃勃,“好,那就去吃泰餐”

夏渺渺心想,拾金不昧的精神被狗吃了,还是先祭拜一下五脏庙吧。

快餐店在市中心,因为停车不太方便,两人是步行过去的。

费恩点了个咖喱,夏渺渺点了个排骨年糕,再加两杯可乐。

通过聊天,夏渺渺知道,原来费恩今年才18岁,不折不扣的小鲜肉,还在念高中,明年二月高考。

一得知他的年龄,那股子优越感顿时就无法压抑得狂飚上来,渺渺略带自豪地道,“这么说来,我三岁半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游泳。”

费恩不以为然,一脸平静地问,“那你在比我多活的这几年里,都做了些什么”

靠,真是一针见血。

夏渺渺张口结舌,竟然回答不出来大学,没毕业;德语,半吊子;身高,才到人家的下巴我去,时间都去哪儿了

憋了老半天,把脸都涨红了,总算被她憋出一句,“至少我吃的饭比你多”

“哇,好厉害”费恩立即配合地鼓掌。

夏渺渺不死心地挣扎,“我吃的盐也比你多”

真颓废,只能在米和盐上争个高低。

过了一会儿,费恩点的咖喱饭来了,看上去色香味俱全,很勾人食欲的样子。

费恩道,“要不要等你一起开动”

夏渺渺摇头,“你先吃。”

费恩松了口气,“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家伙,就算假装客气也不要做的那么明显

她没好气地道,“祝你好胃口。”

费恩喜滋滋地拿起勺子,往嘴里塞了口肉,嚼了几口,脸色突然变了。

夏渺渺问,“怎么了”

“好辣”

“你点什么了”

“咖喱。”

“我知道。”

“红咖喱还是绿咖喱。”

“红咖喱”

作死啊。夏渺渺顿时一脸同情地看着他,道,“你自求多福。”

费恩被咖喱刺激得脸皮通红,把他的可乐一口气喝到底,还是不解辣,又想叫一杯。一共就捡了20块,超出了算谁的她赶紧将自己的杯子推过去给他,道,“你喝我的。”

他看了眼杯子,又望向她,目光在她和杯子之间打转。

“怎么了”

他摇头,脸上却笑得贼。

定睛一看,原来她的杯子上有她留下的唇印,暧昧无比。说起来,两人也就见了几面而已,可是这一来,却搞得两人很熟似的。夏渺渺陷在尴尬中,进也不行,退也不是,最后只能转开话题,道,“咦,为什么我点的餐还没上来,该不会是把我忘了吧”

费恩接过杯子,在她的唇印上喝了一口,道,“不会。在德国去饭馆吃饭,等个半小时,那是正常的。”

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得过于浮躁,于是,她只能定下心。看着他吃得津津有味,自己在另一头狂咽口水,虐啊,好虐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他都吃完了,她的还是没来。夏渺渺终于怒了

一把拽住服务员,问,“我的排骨年糕呢”

服务员见她杀气腾腾,不敢得罪,忙道,“我帮你去瞅瞅。”

五分钟后,服务员来了,带着十二分歉意,道,“年糕刚从超市买来,正准备下锅。”

夏渺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跟泄了气的皮球,客人现点他们现买,遇到这么硬气的饭店,她也真是没脾气了。

厨房里传出用榔头拍松排骨的声音,看这样,等菜上桌还得要十五分钟,夏渺渺饿趴下,有气无力地叫了声,“我的天,还要等”

大概是她声音太哀怨,招来了老板,亲自过来和她打招呼,送了他们一人一杯饮料息事宁人。

终于,高贵冷艳的排骨年糕上桌了,虽然味道很不错,但渺渺已经饿过头了。

费恩一脸同情地望着她,“以后别点菜单上小众的菜谱。”

“所以说,是我的错啰”

见她郁闷,费恩想安慰她,就给她讲了个故事,“我上次去餐馆吃饭,点了牛扒,等了两个小时,最后也没吃到。”

“为什么”

“因为厨师帮牛接生去了。”

帮牛接生去了。

接生去了。

去了。

了。

夏渺渺眼睛绕成两盘蚊香,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居然还有这种事

“饭店里能养牛”现养现宰尼玛,这是保持新鲜的最高境界啊就两个字:服气。

费恩解释道,“那饭店是在乡下的一个农家乐里,老板就是厨师,同时还有一座牧场。前面是农家乐,后面是牧场,在当地很有名气。我们也是朋友介绍,慕名而去想试试口味。”

“结果还没吃成。”

费恩耸耸肩,“一条生命比我们几个人吃饭重要。接生完了后,老板开了一瓶香槟给牛仔庆生。”

矮油,还给牛庆生,好吐艳

不过,这么想想,确实不怎么郁闷了,至少这顿饭她还吃上了。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