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渺渺的德国梦 > 第九章 风波起

第九章 风波起

保洁公司接了个新单子,让夏渺渺出马,这次是帮一位老太太收拾屋子。

老板娘给了一个地址,渺渺在网上查了下线路,才知道原来已经出了法兰克福,在另一个城市。路远点没关系,只要交通方便,可是这个住所,是既远又不方便。火车转汽车,汽车再转汽车,下车后还要走二十分钟,单程过去就要倒三趟车住在这种世外桃源,要是没有自驾车,简直就跟断了腿一样。

老太太八十多了,一个人守着一套大洋房,儿女都不在身边。因为岁数太大,大脑时好时坏,整天神神叨叨的,而且看夏渺渺的目光也不那么友好,似乎不太喜欢外国人。

夏渺渺挺同情她的,因为在中国人眼里,最悲苦莫过于,老来无依。

屋子很久没有收拾过,乱得不成样子,尤其是厨房,烤箱里还烂了半个蛋糕,上面都发霉出虫了。虫子爬来爬去的样子,着实让夏渺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带着手套还觉得恶心,用消毒液反复擦了好几次。

在家里,夏渺渺其实是个很懒的家伙,可是替别人打工,却半点不敢偷懒。把窗户一扇扇地擦亮,然后再拖地板,洗灶台里里外外,都打扫地很用心。

在收拾书房的时候,看见桌子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一叠照片,基本都是黑白照,落款的时间是在193040年间。照片上的小女孩才十多岁,大概是老太太年轻时候照的,绑着麻花辫,手臂上挂着个袖章,明晃晃的一个卐标志。

夏渺渺小心翼翼地将照片插入相册,然后放回书架,再将桌子抹干净,开始吸尘。这台立式吸尘机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产物,特别笨重,至少有十公斤,必须得费很大的劲儿才能提起来。

这真是不折不扣的体力活,干得多,挣得少,夏渺渺自己都觉得自卑。可每次自艾自怜的时候,又对自己说,再忍忍,好歹也是35欧元,一个星期的伙食费

夏渺渺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心真挺强大的,就跟路边的小草,歪过来倒过去的折腾,却又折不断。

收拾了一半的时候,老太太突然在外面大叫起来,夏渺渺吓一跳,以为出什么事了,赶紧关了吸尘器跑出去。

这一看,差点没把她气晕过去,刚收拾好的厨房又被老太太翻的乱七八糟。

她看见夏渺渺,顿时就叫了起来,“我的首饰盒呢”

夏渺渺好气又好笑,回道,“这里是厨房,要不您去卧室找找”

老太太一口咬定,“我刚才就是放在这里的。”

夏渺渺耐着性子,道,“真的没有,我打扫时没瞧见。”

老太太狐疑地看着她,对她的话半信半疑,这目光让夏渺渺很不舒服,虽然她没直说,却显然在怀疑她。

要真偷了,也就罢了,问题是她没偷明明是个诚实的人,却硬被人打上小偷的标记,这种感觉太不好受了。

夏渺渺想和老太太理论,可是话堵在嗓子眼,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老太太也没说是她偷的,她这么巴巴地送上去,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想来想去,只好把这口气吞了。

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夏渺渺还以为这事就结束了,便跑回书房继续打扫。谁知,将垃圾拎出去的时候,听见老太太在隔壁房间打电话报警。

夏渺渺吓了一大跳,心脏顿时砰砰直跳起来,倒不是怕偷东西说不清楚,而是打.黑工怕被抓。警察要是来了,一定会问她要证件的。她的签证上写得清清楚楚,除了在大贵人的公司里工作,不允许有其他的商业行为。这事要闹大了,轻则罚款,重则遣返,不管前者还是后者都是致命一击啊。

她六神无主,赶紧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保洁公司的老板娘,因为太惶恐,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在德国,国家对税务的管理极其严苛,即便是一个月400欧的nijob,也要在税卡上登记。如果没有登记,就是打.黑工,企业和个人双方都要受罚。

老板娘为了避税,当初压根儿没问她要税卡,所以听她这么一说,当即果断地对她说,在警察来之前,你赶紧跑路吧。

夏渺渺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当时手脚都凉了,虽然极其不情愿跑,但她知道这是解决问题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所以,万般无奈下,她拿起自己的包,也顾不上和老太太打招呼,推开门就跑了出去。真怕警察随时会出现在面前,问她要护照检查,她提着一口气,一下子蹿得老远。

甚至连来什么车子都没看,就一步跨了上去,她当时就是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千万别被掐住。

坐在车上,她的心还扑通直跳,一时间静不下来,手心里捏得全是冷汗。此时此刻,就深刻地体会到一句话,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是一次可笑而又尴尬的经历,印象尤深,因为伤自尊,所以一直没和任何人说起过。

一直到车子开出这个村庄,耳边没有听到警车的鸣笛声,夏渺渺才松了口气。到站下车,车站上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松气的同时,又有些五味俱全,她一屁股在木板凳上坐了下来,既委屈又难受。委屈的是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却比贼还要心虚;难受的是被诬赖不说,工资也泡了汤,一整天的活儿全白干了。

真是悲伤的一天

像是怕她不够凄惨,还应景地飘来一朵乌云,开始下起雨。

她夏渺渺为什么混得那么差劲

夏渺渺意识到,在成功的道路上,还有很长一段要走,也许这辈子都走不到终点,看不见成功的影子。因为挫败,所以质疑,因为质疑,所以越想越伤心。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

这种时候,要在二次元,一定会有一个高富帅,驾着他的宝马,在路边驶过,然后再将这可怜的灰姑娘送回家。可惜,在三次元,只有冷冰冰的雨点,和满天空的乌云。

去火车站的巴士还有一个小时才会来,她越等越颓废,不光是老太太对她的歧视,也不是白干四个小时一分没拿到,更不是等不到公车,而是自己隐藏在乌云后、又充满未知之数的将来。

夏渺渺不由想起了她的前前前男友,一个在她眼里就是王子的男孩。他爸爸曾负责某个大工程,所以他去上海念高中当交换生,然后两人就认识了。

十七八岁,花一样的年龄,那种爱情降临的感觉,多么让人砰然心跳。

有句话,初生牛犊不怕虎。带着这样的精神,夏渺渺来了德国。是追爱,还是追梦,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年轻,所以可以任性、还有犯错的本钱。

爱情是奇迹,爱情也是毒.药,能救人也能害人。

夏渺渺想,她的初恋给了自己什么呢

初恋的心动再美好,也会死在岁月这把杀猪刀上,过滤掉那些伤害和背叛,剩下的是勇气、干劲、和不折不饶的坚强。

沿着公路向前走,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眼眶里,冲掉了眼泪。

有一辆过路车经过,在她身边停下,驾驶座上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德国大叔。

好心的大叔问,“要不要带你一程”

夏渺渺道了谢,摇头道,“这里风景很好,我想自己走。”

大叔挥了挥手,一踩油门,车开走了。

德国的田园风光很漂亮,这个季节是丰收的季节,所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金灿灿的油菜花海,仿佛无边无际。

走着,走着,乌云就被风吹散,天晴了。

夏渺渺突然想起来一首超励志的歌,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忍不住哼了起来。

“从梦想遥不可及,到跟幸福相遇。

我要用我的故事,证明我的能力。

从前路走不下去,到风光更美丽。

让我激发自己无限潜力,我们能改变命运的轨迹。

我相信我就是奇迹,要相信自己无限极。”

人的一生就是一个无限极的未知数,是自己给自己按上的限制。反过来想想,就算现在活得一团屎,又怎样只要努力奋斗为将来,幸福它一定会降临。

最新小说: 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 木叶忍武士 绝色王妃不下堂 铁幕之下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绝世仵作 两处相思俩徘徊 蒋先生的小娇妻 租个陆boss回家过年 仙女叫我来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