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将军你命中带煞 > 上册 五十一、是阿离对不对

上册 五十一、是阿离对不对

神色慌张焦虑的苏言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路上不忘买了个面具覆于面上,狰狞的面具遮掩五官,只余一对活灵活现的茶色珠子和光滑白净的下巴露出。

紧紧跟着方才惊鸿一瞥见到的,朝思暮想之人的身影,即使只是远远的打了个侧照。他就能猜得出肯定是她,因为他只有见到她的时候,那颗心才会激烈得要疯狂跳出来,追随着同她而去。

金陵七夕佳节,又叫花灯节。街道俩边多的是贩卖面具,灯笼,玉佩,簪子,香囊与定情信物一类。

街道上人潮人海,今夜并未饮多少酒的何当离如泥鳅入泥,混迹其中。

手上提着一盏荷花灯,手中拿了一串糖葫芦,吃得好不欢快。

苏言费力穿过拥挤人潮,不顾自己踩了别人多少脚,自己又被踩了多少脚。一直紧紧护着怀中花灯跟在一步履匆匆的面具少年身后。

白玉冠,朱红袍,白玉带,身形清减如竹。三千墨发如画中仙。这人越看越生得眼熟,特别是当自己一靠近他时,只觉得胸腔处的心脏跳得越发快,好像下一秒就要脱腔而出,飞到那人脚下才好。

等尾随经过俩三个叫卖零嘴小摊,一个路过买花小童后。

“阿离...是你嘛?.....阿离...。”终是下定决心确认,苏言拉住距离自己俩步之离人的袖子不放,强迫转头相认,他只觉得在这一颗,他的心都要提起来跳到了嗓子眼,呼吸急促得连白净的脸都涨红几分。

“阿离,你前面不是答应过几天会来找我的嘛?可是现在都快要过了二十多天了,你怎么都不来找我?你是不是因为家里出了什么事才会忙得忘记来找我了?”苏言见人没有拂袖,也没有大声呵斥,想来是猜对了。

可是又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心里头一阵复杂,喜的是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二人可一块过节。忧的是她明明答应了自己的事,却没有做到,成了个食言而肥之人。就连后面的只言片语都没有给他交代半句,害他平白牵肠挂肚,胡思乱想了好久。

可是当那被他拉扯着袖袍的少年缓缓地转过身来,只见面具之下,露出一张略显英武的脸上满是蹙眉不耐。

“兄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老子才不叫阿离。”男人视线移到自己被攥抓的袖袍一角,拂袖离去。

徒留在原地的苏言的一张脸顿时忽青忽白,完全失了血色。就像被人挥开的手也不予理会,就这么呆呆愣愣的傻站着原地不动。

周围人来人往,他的那颗心也在越来越沉得个彻底。感觉今天真的是个糟糕透顶的天了。

“小结巴,你怎么在这里。”一道略显冰冷的低沉之音在耳畔处响起,宛如天籁动听。

柳暗花明又一村,枯木遇死又逢春。

“………。”从悲转喜过的苏言转头回望,花灯锦绣绕枝头,那人正在灯火阑珊。

眉目宛然,仿佛有一种光丽艳逸晕染周身。

何当离不过就是在转过身去买糖炒栗子和白糖糕时,恰好撞到了小结巴抱着花灯,傻愣愣的站在一处卖面具的小摊面前。整个人就像是被人勾了魂似的失了神,鬼使神差的,她喊出了声。

“阿离。”肉桂粉挑绣银红花朵锦缎对襟长褂的青年半委屈半惊喜抓住她袖子不放,就像一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模样。

何况俩个大男人,还是容颜姣好的大男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引来不少过路人指指点点。不禁令何当离满头黑线,太阳穴再次突突作疼,真是,一个俩个都不让人省心。

“阿离...你上一次...明明说好来找我的...可我等了你好久,你都没有来。”原先的惊喜,现在尽数被见到人后的完全压下,白皙修长的手指紧紧牵手着那人的手不放。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有抓住她的一丝真实感。不再令他过于的患得患失。

“阿...阿离...我好想你...你都...不知...不知道..我有多...想...想你...。”一句磕磕绊绊的话还没说完,倒是他的耳根子红了个彻彻底底。

“小结巴,偶遇即是有缘,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一同赏尽这金陵花灯可好,今晚上可是七夕呢”。何当离不愿在扯那个话题,随手将自己买的白糖糕塞进了小结巴的嘴,阻止了他继续还想喋喋不休说下去的嘴。

这么好看的嘴,光用来说话不做点什么,当真是可惜了。

“好。”苏言转悲为喜,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颜,堪比明艳向日葵。

嘴角边还残留着糯糯的白糖星子,宽厚的大手包裹着一只略小的手。就这么接着宽大袖袍的掩饰下,堂而皇之的牵着她的手。

夜间街道繁荣,加上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随处可见吟诗作对,拂花弄墨,泛舟游湖,美酒佳肴美人在侧之处。

粉衫青年带着锦衣华服的少年挤出人群一角,手上一人提着一盏一模一样的并蒂莲花灯,怀中还堆了不少吃的糕点。

“阿离....这个好...好吃...你尝...尝尝....。”苏眼羞红着脸,将自己手里的四喜芝麻干汤圆喂给了身边比他矮上小个头的红衣少年。

他觉得今晚上的他好像在做梦,还是再也不愿醒过来的美梦。而抬眸一看,阿离就在自己身边。

“好吃。”何当离顺势的张开了嘴,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小哑巴的投喂。

她素来喜甜食,特别是那种又软又糯带着清香的甜食,其中最爱的当还属于桂花糕,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依旧还能记住那个味,可惜是,即使她吃过再多的桂花糕,都找不到同当年那个有着相同味道的桂花糕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独独对小结巴特殊了起来,甚至他们从头到尾认识的时间都还不超过五天。而且有一大半还是在床上度过的?难不成她这是对小结巴睡出感情来了???

虽然小结巴长是合她胃口?就连这动不动就脸红害羞的性子更加喜欢了?可是这也不对啊???

何当离觉得自己此刻间好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口,还是一个名叫小结巴的死胡同口。

“嗯。”苏言见她吃了,只觉得自己比吃了蜜还要甜。眉眼弯弯,形成一个小月牙。露出俩颗小小的尖尖虎牙。

他的阿离怎么就这么好,而且还这么的好看。苏言看着她那张半扣在脸上,只露出尖细小巧下巴和嫣红朱唇的地方,突然觉得混身上下都有些燥热了起来。

二人一边逛着花灯街,一边吃着平日间少见的糕点果子。后,随着人流来到一白衣公子身旁,但见白衣公子摇扇眉头苦皱不知谜底为何物,叹气连连欲转身而去。

“阿离,我给你赢一盏花灯送你可好。”

“好。”刚望嘴里塞了一个油炸糯米/果子的何当离闻言点了点头,任由人半牵半搂着她往人群中走去。

她对于这些一向没有多大兴趣。

苏言抬眸正对上一副迷题,又牵着身旁人的手,挤了上前。

直见那雪白的谜面上写着;“鸳鸯双双戏水中,蝶儿对对恋花丛;我有柔情千万种,今生能与谁共融;红豆本是相思种,前世种在我心中;等待有缘能相逢,共赏春夏和秋冬。(猜八个字)”。

苏言口中默念几遍,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抬手含笑抚摸那字体,道;“我知道是“情投意合地久天长”。

“情投意合地久天长。”三道声同时响起,不分前后,来自不同的三个方向。

一时之间小摊老板都不知将才摘下的花灯送给谁了。

原本正在看向另一个谜团的何当离竖起耳朵,听到略有几分熟悉的嗓音。随着音色而去,只见一身形清减,带着狐狸花面具,身着宝蓝色暗紫纹云纹团花锦衣,头带紫金双珠冠的少年。

那少年见好像有人望着他,掩藏在面具下的脸,忽仰起诡异一笑。

另外一处声源处则是同样面敷狰狞面具的白袍青年,还有一个则是身边的小结巴。

何当离掩藏在狰狞钟馗面具下的唇角微勾,今晚上倒是有乐子可瞧了。就连手中的美食好像一时之间都失去了独有的诱惑力。

白袍青年与蓝衫少年遥遥对望一眼,想来是认识的。

可观他们周身针锋相对互不向下的气场,又隐隐否定了她这一想法。

况且这字谜已在这三年之久,但至今无人破解罢了,却不曾想今日一来来了三人同一时间同一地段,还是三位一同倒处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知是不是同样是今年入京,一块儿参加科考的举子。

正当何当离细细打量着他们的时候,稍不知她也成了被打量者之一。

“虎威将军,好巧。”一道在熟悉不过的低沉悦耳男声至人群中响起,无端令人不喜的微皱眉头。

最新小说: 神豪赘婿 丹武至尊叶星河苏晴雪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傅爷把小奶宝宠上了天 宫廷风云之医妃 像风像火又像你 重生之攻略君心 我有一台GBA 希腊的罗马之路 小太阳在线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