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大明王冠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死皆在一念之间

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死皆在一念之间

众人面面相觑。

谁都不是傻子,这件事粗看,黄昏和徐辉祖都必死无疑,现在这么一看,还有可能奉旨伪造圣旨,当然,奉旨就不算伪造了。

不过存在另外一种可能:黄昏在背水一战。

他在拖时间。

编了个陛下口谕的事情出来,拖到陛下从顺天回来,在这期间他能想办法破这个局,没准还真可能出现转机。

陛下为了在众多藩属国前保留大明作为宗主国的威严和面子,很可能捏着鼻子认可了这件事,等以后再找个借口收拾黄昏。

搞不好这货到时候又做点什么丰功伟绩,功过相抵了。

若是陛下不认可?

反正伪造国书是死,再编一个陛下口谕的事情出来,不过是死的更惨一点而已,也是个死,本质上没有差别。

换位思考,朝中臣子还有不少人觉得自己大概也会这么干。

毕竟存在一线希望。

朱高煦、朱高燧和纪纲三人,心里窝火至极。

这事……憋屈。

三人千算万算,不断的复盘和预计,都觉得黄昏不可能找到借口破解这个必死之局,最多就是卖惨,用以往的功劳换一个免死。

却没想到陈天平和裴伯的事情。

这事连纪纲都不知道。

顺天府的锦衣卫,有陛下坐镇,纪纲鞭长莫及。

现在好了。

黄昏说这事是陛下的口谕,你让朱高燧怎么办,直接说你黄昏是假传口谕,然后拖出去一刀砍了,万一是真有这么一道口谕呢,到时候陛下回到应天,说老三你能耐了啊,连我的人都敢砍?

朱高燧这辈子就完了。

朱高煦倒是希望朱高燧这么做。

但朱高燧不傻。

所以这事目前只有一个办法了:等陛下回来,证实是否有这一封口谕。

这件事就变成了陛下想不想杀黄昏。

如果不想杀,陛下说一句有口谕的事情,口谕口谕,就是嘴巴说出来的话,而黄昏说传达口谕的那位锦衣卫已经死在了安南,没有了最确凿的证据,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敢质疑陛下不成。

如果想杀,那么陛下说一句没有口谕,那么黄昏就很难再翻身了。

朱高燧只好窝心宣布。

说虽然父皇有口谕于你,但此事还需验证,黄指挥等人近期还是不要离京的好,等我去一封章折,请示父皇之后,此事再做定夺。

能不窝心么?

出了口谕这个事情,黄昏等人不仅暂时没有被处斩的危险,甚至也不能继续关在诏狱了,只能先放他回去。

朱高煦和纪纲两人徒呼奈何。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黄昏、徐辉祖、黄观和高贤宁等人离去,使团其他人,也尽数当庭释放,全部勒令不得出京,甚至不得出府。

一桩原本杀机盎然的大事,就这么云淡风轻的暂时过去。

主持朱高炽的文臣们一看,机会啊。

得赶紧把朱高燧兄弟拖住,让黄昏和徐辉祖有更多的时间想接下来如何破局之事,于是在大朝会上,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提了出来,请朱高燧决断。

原本半晌午就要结束的大朝会,眼看着要往正午时分去了。

黄昏四人出了奉天殿,一路出皇城。

黄观忧心忡忡,“昏儿,你这一着又是一步险棋,不论这事最终结果如何,你的小命都被陛下攥在手心了,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黄昏不甚在意,“大明天下,谁的生死不是陛下一句话的事情?”

高贤宁哈哈一笑,“此言甚是,不论怎么说,这是当下最好的对策,尽管以后黄昏会在陛下心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从而导致仕途前程受到影响,不过有能力者,岂会被这些道畔树枝羁绊住。”

徐辉祖想的更多一些,主要是他不相信黄昏是个做事完全没有预判的人,道:“难道陛下真有口谕给你,要不然你为何敢让我们如此笃定的去伪造国书。”

黄昏不可能不知道伪造国书的下场。

但他还是做了。

这只说明一种状况:黄昏认为伪造国书不会对他,也不会对黄观、高贤宁和徐辉祖三人造成影响,所以没准真有这么一封口谕。

黄昏咳嗽一声,笑道:“说真的,没有口谕。”

徐辉祖大惊失色。

他和黄观两人同时看向高贤宁。

高贤宁呵呵一笑,“知道两位的担心,我也不会说什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黄指挥如此信任我,两位也便选择信任罢。”现在这个局势,你们不信也得信。

还是有点小傲娇的。

黄观暗暗责怪,这种事侄儿怎么能当着高贤宁说出来。

黄昏却满不在乎,一个是大舅哥,一个是叔父,都是值得绝对信任的人,至于高贤宁,不提之前交往的交情,就现在这局势,大家一根绳上的蚂蚱。

道:“没有口谕是指在我们回到广西之前,但是回到广西后,这个口谕应该就有了。”

徐辉祖挑眉,“应该?”

黄观若有所悟,“你是说,陛下会救我们?”

高贤宁抚掌大笑,“难怪,我就说回到广西后,经常跟在你身边的许吟和于彦良两人不见了,他们是直接从广西去顺天了罢?”

黄昏点头,“是我安排他们去的,按照路程来说,应该到了顺天,如果陛下有心,此刻应该也在顺天到应天的路上了,若是走得快,这一两日就要抵达应天了。”

徐辉祖不解,“陛下返京,这么大的事情,为何应天这边没有一点风声?”

黄昏也是疑惑。

黄观道:“我倒是认为陛下这一趟返京,应该会比较低调,在抵达应天前两三天,才会着人通知朱高燧迎驾,甚至有可能——”

黄昏醒悟,“有可能抵达应天数十里外才通知朱高燧,这样一来,可以杀个出其不意,看看朱高燧兼国理政的效果,同时也能看清朝中一些平日里看不见的事情。”

徐辉祖笑道:“那就等吧,是死是活,都看陛下的心意了,反正这种事对我而言不是头一回了,我倒是无所谓的,就是黄侍中和高先生两位,怕是要再受煎熬。”

他当年被圈禁,死活都是朱棣一句话的事情。

黄观也乐,“一样一样。”

黄观也在诏狱呆过,而高贤宁,要不是纪纲念在旧情上,估计也死了,境况都好不到哪里去。

n.

最新小说: 女神的合约兵王 剑绝仙古 虚荣之上 我真不想当欧皇 我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叫卢瓦 都市奇门相师 我要转运做锦鲤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海贼之泰坦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