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游戏竞技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天资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天资

田曼云再也坐不住,厉声喝道:“田曼青,住手!”

随着喝声,他飞跃而下,半空中就一抖长枪,直直朝田曼青的银枪拦去。

田曼青眉眼冷淡,甚至没有抬眼看自家这位兄长一眼,唇畔溢出一丝不屑的冷笑,枪身一震,田曼云就仿佛刺中了一块巨石,反冲之力一波又一波袭来,他连续变招两次,可人在半空,终究力竭,整个人倒冲回去。

田曼云骇然色变,忍不住一闭眼,想象中的撞击和剧痛却未曾袭来,身体像陷入了什么软绵绵的物件——

“!!?”

他睁开眼,猛地闭上嘴,把惊呼声吞回去。

任何男人在这样的美人面前,都是绝不肯流露出半点丑态的,他甚至觉得自己没有正经的梳洗打扮,实在很失礼。

孙萍萍轻笑:“小心!”

田曼云的脸霎时间红了。

一愣神,只听嗖一声,半截银枪在他眼前闪过,砸落在不远处的青石砖上。

田曼云迷茫地看了看银枪,又抬头去看田曼青,田曼青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看起来似乎没有受伤,可一头一脸灰尘,脸色阴郁,嘴角微拧,眉头紧蹙,哪里还有昔日天之骄子的模样。

那位林庄的女侠只余一片背影,隐隐还能听到那匹宝马轻快又短促的嘶鸣。

他不禁有些茫然。

同在一府生活了十八年,十八年来,田曼云都处于这个弟弟的阴影之下,对他的武功,自也了解颇深。

田曼青的枪法,就是他伯父都夸赞,说这孩子是田家的麒麟儿,要知道伯父是个十分正统之人,认为嫡庶分明,才是家宅姓王之道。

在田曼青没有长成之前,他伯父对于父亲对妾侍的种种宠爱,颇有微词,总是提醒他不可宠妾灭妻。

可自从田曼青展露出他超人一等的天资,他伯父就略有些变了,在各种场合都要顾忌一下田曼青的颜面。

哪怕是爹爹又因为万姨娘做了不得体的事,伯父也是背着人才不轻不重地说他几句,从不当着曼青的面,让万姨娘难堪。

连伯父都如此,田曼云如何敢轻视自家这个弟弟?

这一次谢长老舍他而选田曼青,田曼云虽然也伤心难过,可其实心里没有多少不服气。

他在自家弟弟面前,从来都没有多少信心。

田曼云轻轻站直身体,在他这个位置,看田曼青,竟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这样的角度去看,好像此人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

孙萍萍立在田曼云身侧,略一提声:“师兄,快些,年货还没备好,山上他们都等着急了。”

范向北伸手很随意地摆了摆,盯着田曼青,还有廖盈盈上下打量了两眼:“说起来,刚才你这个姑娘口口声声说什么,那是田家家事?我怎么不知道田家还有你这般年龄的小姐?你是田家人?”

廖盈盈脸色骤变。

范向北无所谓地摊摊手:“罢了。”

他低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田曼青,神色郑重而轻松,既不轻视他,也并不过分重视。

“那个孩子,我家杨先生已收为弟子,他就是林庄,林庄弟子一条心,一个意志,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范向北一抬脚,把断掉的半截银枪踢到田曼青眼前。

“说起来,我也是刚刚习惯这里的江湖规矩,拳头大的那个人说了算,你要寻仇,可以,先来找我。我等着。”

田曼青脸色铁青,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田曼云愕然。

他自来最清楚弟弟的性格,那是相当刚硬,向来是一点亏都不肯吃,从不服软。

他还当曼青今天要和范公子拼命,不曾想,他今日竟是忍耐下来。

难道是不舒服?

范向北没时间同他掰扯,光是采购清单,他手里就拿了两大张,还有一多半没买完。

如果到时候漏下哪一样,或者哪一样没买到,范向北想到小师弟,小师妹们失望的眼神,顿时精神起来,转头看孙萍萍,极严肃地道:“我们分头行动,你清单第一页,剩下两页交给我,一个时辰之后,无论有没有买齐全都悦来客栈集合,另行讨论。”

孙萍萍点点头,范向北就足不点地飞掠而去。

“公子?”

孙萍萍看了眼满脸迷惑,似陷入迷惘的田曼云,眨了眨眼,笑道,“公子可是从外地来的?既然到了我们玉县,不知道有没有采购些土特产的想法?”

田曼云迷迷糊糊就答应下来。

如此美丽的姑娘开口,但凡不是让他去杀人放火,他总是要答应的。

一个时辰后,田曼云背着一箩筐各种笔墨纸砚,糕点,色彩鲜艳的花棉布,还有一种很特别的料子,叫什么‘涤纶’。

小贩着实能言善道,吹得他稀里糊涂地就买了好些,当然,主要还是价格实在很便宜,便宜得他都没感觉自己是在花钱,和白捡也相差无几。

除了这些料子,田曼云还买了几十套成衣,其中一种防寒服他很喜欢,这种防寒服能直接过水洗,比如今的棉衣不知要方面多少。

和别人家的贵公子不同,田曼云颇知道人间疾苦,哪怕对他这样的世家公子来说,过冬的衣裳也占了份例的大头儿。

这类方便的棉衣裳,当真是让他省了好些事。

就像小贩所言,他自己自是要备上三五套不同场合穿的,父母,亲朋好友,似乎都可以送上几身。

田曼云的好友不多,可也有几个的。

“悦来客栈住着感觉如何?服务还好吗?”

孙萍萍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落座,请田曼云喝茶,以答谢他今日帮忙拎了好些东西,她自己要了一碗清凉可口的米酒。

说起悦来客栈的服务,田曼云可是有一千个满意要倾诉,恨不能化身悦来吹,让天底下都知道这家客栈的好处。

就说现在,店小二看到他们手里提了好些零碎东西,立时就叫了人过来,帮忙规整好,拿两辆小巧的木质推车式样的提袋装上,提推都极方便。

不多时,范向北也来了,孙萍萍给二人做了下介绍,知道这位便是田曼云,两个人都不曾流露出半点异样。

田曼云的情绪渐渐放松下来,言谈举止间也逐渐省去几分拘束。

作为玩家,范向北和孙萍萍在游戏里自然是相当自在,哪怕是这样的全息游戏,他们身上也带着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别人不知道,田曼云却很是喜欢他们这种不带任何目的的轻松惬意。

范向北一边喝酒一边简单说了几句刚刚发生的事。

“那孩子叫小天,北疆人士,前年北疆那边不太平,他就和他阿爹逃到海州来,路上他阿爹病死了,只剩下他一个八岁的孩子,艰难乞讨求生,当时廖夫人路过,看见这孩子年纪小,又可怜,被那些年纪大的乞丐欺负,好不容易讨来一点吃食,竟还让野狗给抢走,一时心生怜悯,就让人给他买了几个肉包子吃。”

“本来廖夫人没想买这么小的孩子回去,这般年纪,也做不了正经活,结果她那几个肉包子惹祸,孩子让几个身强体壮的乞丐差点给打死,孩子哭得厉害,求她买下自己做仆从,她便动了恻隐之心,把小家伙买了回去。”

“这一年多过去,廖夫人早差不多忘了这件事,她老人家心善,怜贫惜老的,哪个月在外头不做几件善事?”

“可小天却不肯忘夫人大恩,这些时日,眼看夫人在家中受尽委屈,田二甚至对夫人杀心大起,今日知道田二同几个朋友来玉县这边喝酒,我们这里的烈酒如今也是赫赫有名。小天就一路跟过来,脚底板都磨破了,趁着他们酒酣耳热之际,意图刺杀。”

范向北叹了声,“田二的武功很是过得去,小天一个孩子,哪里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田曼云:……很是过得去??

他父亲在他心中就是一座巍峨高山,武功高强,在江湖上备受人尊重。

范向北轻轻摇头,冷声道:“田家也算武林名门世家,没想到做事手段这般肮脏,他们若是当场杀了小天这孩子,那我也不好说什么。”

遇到刺杀,苦主诛杀刺客,谁也没道理去阻止。

“可田家为了逼问出什么指使,竟要对他施加梳洗之刑,这等事,我是前所未闻,便是魔教手段阴狠毒辣,刑罚多种多样,也不会轻易给一个孩子动这样的刑,大家都是人,又非畜生。”

范向北几句话,语气极重。

田曼云不禁垂首,心下也是羞愧难当。他面色通红,忽然起身,长揖到地:“在下田曼云,田家二房长子,如今,如今……”

他一时愧疚得简直恨不能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罢了。

他既是田家的儿子,田家的荣耀,田家的罪孽,都和他脱不开关系。

孙萍萍一笑,显然早知道他的身份,略一伸手,扶着他坐下,给他又倒了一杯热茶。

整个海州不敢说,在玉县,他们泉剑弟子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田家人更是都在严密监控的名单上。

一杯温茶喝下去,身体里的寒气渐渐消散,田曼云的神色才稍稍和缓些。

孙萍萍和范向北收拾东西便要告辞,临行,孙萍萍回首笑道:“田公子,廖夫人不可能再留田家,你可以想一想,要不要随廖夫人一起?”

“当然。”

田曼云急声道。

如果他母亲当真要离开田家,他当然要同母亲在一起。

母亲只有他。

孙萍萍一扬眉,笑问田曼云:“你是不是觉得,你弟弟天资比你高,武功比你强得多,将来也处处要强过你?”

田曼云一愣,面上苦笑:“天资不如人,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他早就认命了。

范向北笑道:“田曼青的天资很好?我看他现在还不到二流的境界?”

田曼云愕然:“曼青今年才十八岁,习武不过十三年,已近三流高手巅峰,父亲说他二十五岁之前有望看到二流的门槛。”

他都二十有三,武功也才三流,比弟弟差得远。

范向北笑道:“我年纪到是比你们大得多,今年二十有五,但我习武晚,也不过四年多一点。不才,如今也是二流高手。”

他在田曼云愕然的注视下,抬手指了指孙萍萍:“我们家这师妹,同样习武四年多,二流巅峰,一流有望。”

“我家师兄弟有三百多,习武时间最长的也才四年多,却是出了十二个一流高手,三十多个二流巅峰,我们可有说自己的资质好?”

田曼云:“……”

他觉得范向北这话,有些像梦话。

但范向北着实没有必要骗他。

孙萍萍笑道:“明年开春,我们林庄要再收弟子了,到时候你若是同廖夫人一起,不如到我们玉山走一圈。”

范向北眨了眨眼,一边拎行李,一边道:“我们玉山上不光有好先生,还有美人,我看田公子很容易害羞,真该多在玉山上住一段时日,好好长长见识,至少我现在,在外面看到再美的美人,也是红粉若骷髅了。”

孙萍萍一脚踩过去。

范向北顿时飞跃而出,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马,略一拱手,扬长而去。

田曼云坐在椅子上半晌,脑海中想起孙萍萍,范向北,还有刚刚那位神驹背上的英姿飒爽的姑娘。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潇洒的人物,心中也好是羡慕。

深吸了口气,田曼云却更是惦念母亲,再也顾不得自己那些所谓的悲伤忧郁,退了房就直奔海州府。

海州府太平无事。

田家竟也一片风平浪静。

十七房的族人占了四通八达的三条将军巷,炊烟袅袅,偶尔还能听到熟悉的口音说话声。

田曼云默默走进家门,在这里他生活了二十余年,但今日进来,从门房,到粗使下人,每个人给他的感觉都是——他是个外人。

甚至在他的父亲面前,依旧如此。

“你在外头对你弟弟出了手?”

田毅面上一沉,冷声斥责,“竟学你娘身上的坏毛病,从根子里就不正,幸好我还有曼青。”

田曼云猛地抬头。

“行了,回房好好反省,以后不许再见廖氏,本来就不长进,再同她接触,还不知要糟糕成什么模样。”

田曼云沉默,终于下定决心,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以后我是好是坏,就不劳您费心。”

最新小说: 孤影惊鸿 异能少女好想恋爱 自在随心 殖装魔能暴走 三洞玄奇 神医家丁 华夏奇门 灵气复苏从校长开始 寄宿在我灵魂中的战神 不可思议游戏
相关小说: 哪种播放器能看黄 派派小说下载网 人与兽的性爱电影 插美女的洞洞 亚洲色情经典三级欧美风情快播 狠狠撸快播强奸在线播放 橘梨纱qvod在线观看 四方播播射情五月天 美女dewiyin 成人 制服 丝袜 色 香港龙虎豹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