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穿梭1368 > 第一百零五章 未雨绸缪

第一百零五章 未雨绸缪

“麻大哥,你这么想,咱们帝国能打仗的将领多不多?”

“多!”

宋达一拍大腿,“这不就是了嘛,麻大哥,咱们说句难听的,吕应宿吕大人、张元年张总参谋长,杨树五将军,甚至姜让姜大人,还有刘大哥和赵大人两位部长呢?大哥你说,他们哪个不能担此重任?只要二爷打定了主意,什么海军不方便插手陆军,陆军不方便指挥海军,这些都是问题吗?”

麻重九摇摇头,“不是问题。”

“对嘛,这不结了嘛!那为什么这么多现成的将领不用,偏偏要让大哥你来担任这个战区总司令?明摆着几位老爷是想扶持大哥你啊,毕竟你是老爷们的义弟。”

“这个我能理解,可打仗为的是帝国,我那几位大哥存心刁难我干什么?”

宋达摆摆手,解释道:

“我说麻大哥呀,老爷们看上去好像是在让大哥你干自己不擅长的活计,但实际上,不还是在培养大哥你吗?

能打仗的人,多了去了。别的不说,就说翁德,武英,他们算是能打了的吧?!可既能打赢仗,还能管理好一方,那才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大哥你想想,吕应宿吕大人多受老爷们器重,当初南京战役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将吕大人派到了南京。这其中的原因,大哥你不知道吗?”

麻重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哦,对哦,那倒也是!”

“所以嘛,老爷们并不是故意要刁难大哥你,而是出于培养大哥你的目的才做的这些个安排。他们明知大哥你不喜欢搞这些东西,还偏偏要让你尝试着来,可见老爷们的一片良苦用心啊!大哥,你说你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话是这么说,可兄弟你也知道,老哥我只会打仗,对处理这些个政务,没经验啊!大哥他们倒也不怕我在这儿瞎胡来?”

宋达话锋一转,“怕呀!怎么能不怕?!这不就把小弟给派来了吗?小弟临行前,二爷可是吩咐过的,要小弟帮着大哥你出出主意。其实啊,这一切让咱们放手干,遇事咱们自己商量着来,也算几位老爷对小弟我的一种刁难和培养。”

“嗯~~~难怪前几天我发报回去说没翻译,被二哥臭骂了一顿。行嘞,既然如此,你就给出个主意,那些个人家怎么办?”

宋达不假思索地答道:

“好办啊,现在家也抄了,物资银钱也都充公了,他们不就是要个说法吗?简单!先派人把他们一个个传唤过来,自证清白。让他们自己说,这银子哪儿来的,怎么赚来的,说得出来,还回去,说不出来的,就直接没收充公,完事了!”

“等会儿,这不对啊,老弟你想,他们要是说着银子粮食都是做买卖弄来的,我们也不可能真去一个个查啊!”

宋达摆摆手,“大哥,咱们去查什么玩意?咱们哪来这么多功夫?他们说做买卖的,那行嘞,做买卖得有账本吧?得缴税吧?把凭证、账本都交出来,账目都一笔一笔的解释清楚呗,现在济州岛是咱们远东的地方,就得按咱们这儿的规矩来,大哥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我就不相信那帮家伙屁股能檫的这么干净,一点把柄都没有?蒙古人在这儿是吃干饭的?任由他们吸自己的血?要么行贿,要么走私,总之,在这种小地方能赚到大钱的肯定有把柄在。万一实在找不到,那补税呗!他们不是帝国公民,就补交一半的家产作为帝国的税款,总比什么都没有要来的强吧?”

麻重九心说这真是绝了,自己这两天就算是把脑壳敲碎了都没想出这么妙的计划,连连称赞:

“有道理,兄弟说的有道理。”

“麻大哥你太客气了,这些都是小弟从几位老爷那儿学来的,已经咽

到肚子里的东西,哪儿能随便再吐出来啊!就是要吐那也是自己不爱吃的,不稀罕吃的。其实这方法多了去了,就算是补交一半家产作为税款的人,他们另一半的家产,小弟都有办法给他们弄来。”

麻重九瞪大了眼睛,“啊?怎么弄?”

“简单啊,照猫画虎,当年我们远东拿下苏州府之后发国债,强行收地。现在也行啊,咱们也发债券,将他们的家产全部先拿来用,等个三五年之后再说,这么一来,不又回来了吗?”

麻重九对宋达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高举大拇指不停地摇头赞叹:

“绝了!兄弟你这主意真是绝了!对了,前天寇准抓到的那些个企图逃跑的人,怎么处理?”

宋达无奈地抱怨道:

“我说麻大哥,咱们远东帝国东北亚战区的司令长官可不是小弟我啊,我可只拿自己的这份俸禄,大哥你也不能专盯着小弟薅羊毛吧?不合适吧?”

“啊哟,大家自己兄弟,分那么清楚干什么,晚上请你喝酒不就完事了嘛!你脑子好,你给出出主意。”

“这都不用出主意啊,大哥你不都办妥了吗?翁德不是已经把他们当成苦力来用了吗?罪名,嗯~~~,罪名就说他们携款逃跑,意图通敌,按通敌罪论处,家财充公,沦为奴隶,以儆效尤!这么一来,之前那群没有跑路,只被抄了家而没有生命之忧的富户,心态会好上许多,因为现在有人比他们更惨。而他们,现在至少还是自由身。”

麻重九一拍巴掌,“好!就按兄弟你说的办!你奔波一路,先休息休息,我已经让寇准回来了,晚上咱们一起开个会,确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当天夜里,麻重九终于得偿所愿,见了血了。

当然,他见得不是人血,而是羊血。

这些天来忙到天天靠着罐头为生的众人今天算是开了荤,冠江楼四人组随着宋达的抵达,终于再一次齐聚一堂,围坐在篝火旁大口大口的喝酒吃肉,在宋达帮助下处理完那些杂事的麻重九,总算是卸下了自己的心理包袱。

“哈哈哈哈,来,吃吃吃。”

翁德就算胃口再好,可一整只羊全腿下肚也撑得受不了,对麻重九递来的羊肋排连连摆手,“不行了不行了,卑职实在吃不下了。嗝~~~”

“哎,老翁,不是我说你,你呀,属于不会吃的。”

宋达一边嘬着手指上的油花,一边说道:“你看看人寇大人吃的多香,人个子没你高,肚子没你大,吃的却比你多,你可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哎,吃东西哪能像你这么囫囵吞,连嚼都不嚼几下就吞下肚去,几口入肚,哪儿还能吃得下去?你看看人家寇大人,细嚼慢咽的,咬开了嚼碎了,那才能吃得多啊!哈哈哈哈!”

“哦?还有这说法?”

寇准笑道:“翁兄,你别听军座瞎扯,寇某就是在船上待久了,平日里吃不到这现烤的鲜肉,所以硬撑着也得多吃点,哪里有这么多的讲究。”

“哈哈哈哈!”

麻重九举起酒杯,“来来来,再干一杯!”

“干!”

酒足饭饱之后,四人抽着烟,人手一杯解腻的绿茶,吹着初夏夜晚的海风,好不惬意。

“啧啧啧,你们还别说,这个济州岛景致其实还真是不错,环境又好,气候宜人,是一片好地方。”

宋达微微一乐,满含深意地说道:“这地方是好,但若不在帝国手中,再好的地方也是无用!”

麻重九一摆手,“那不能够,咱们今日已经在这儿了,拿到

手里的东西,那是不能丢的。”

“爵爷,现在军座到了,可否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麻重九没立刻回答寇准的问题,转而问道:“老翁,现在济州岛内的情况如何了?”

“井然有序!大部分普通百姓已经逐渐回到了原籍开始正常的工作生活,一部分成了我们的雇工,现在我这边按青壮每人每天一斤糙米,妇孺及上了些年纪的每人每天半斤糙米作为工钱发放给他们。”

“本地粮食储备够吗?”

翁德点点头,“现在来看,最起码最近这半年之内,粮食是可以自给自足的,不用我们贴补。现在发放的糙粮也都是官仓府库中搜出来的。不过一旦入冬了以后就不好说了。”

宋达突然插嘴说道:

“我们不能仅将注意力放在济州,济州岛上撑死了才两万多人,哪怕他们一粒粮食都不种,我们也能供得起。但北面的高丽半岛上可有好几百万人,两百多万张嘴要吃饭,怎么办?

光打仗,不统治是不行的,我们作为占领军,必须要先维持稳定,必须保证到后续赴任的官员抵达了之后才能抽出身来。

所以现在我们着重要关注的并不是怎么打胜仗,而是总结一下济州岛的施政策略,看看有什么东西是能够借鉴的,是能够挪用到高丽半岛上去的。

我个人认为这里的蒙古人,其实帮我们省去了很多事。咱们将来占领的高丽,也得找到类似功能的家伙替我们干脏活累活。”

寇准听完立刻附和:

“不错,军座所言极是,利用类似蒙古人这样的本地势力必不可少!

不过在其他方面,寇某认为不见得能完全套用现在的施政方略。

我们倒是希望他们都如济州岛上的百姓那样要么自给自足,要么替我们干活,我们发放口粮。

但高丽半岛人数百倍于济州,咱们养不起,就算本土的粮食够,也不可能将重要的运力全部放在给高丽人运粮食上,这是绝不可能的。所以还得让大部分高丽人种地,如此一来就又涉及到土地问题,涉及到公平性的问题,总之得拿出个新办法,不可能完全套用现在济州岛上的模式了。”

此路不通,就得换一条路走。

但在走之前,得先确定方向。

而想要确定方向,就得归根溯源,言而总之,远东帝国或者说陆远等人为什么一心要攻打高丽和日本,他们的出发点和想到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对于这一点,宋达是四人之中看的最通透的。

“诸位,想要定政策,咱们就得先要搞清楚陛下他们为什么处心积虑地想要一口吞掉高丽和日本。”

宋达停顿片刻,见三人都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才开口说道:

“总结为一点,那就是利益!所谓的利益自然就是矿产和人口。诸位也知道陛下和王爷们的脾气,他们是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咱们就说人,人口即是财富,他们能种地,能挖矿,有人就能创造财富。我们打高丽,是想要他们为帝国创造财富,而不是帝国要反过来补给他们。所以咱们制定占领策略的出发点,应该是在这儿。”

“若是他们不听话呢?”

“呵呵~~~”

宋达冷笑一声,“不听话?他们不听话,咱们就用枪和刺刀逼着他们听话!听话的人是财富,不听话的人是累赘,如果真有冥顽不灵的,宰了拉倒,以绝后患。”

寇准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军座,一味的高压强逼,恐怕是要激起民变啊~~~”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