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之七分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应为王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应为王

英菲特跟在朗金普尼和爱德琳娜的后面,爱德琳娜用黑暗魔法凝聚了一根绳子,让英菲特抓住,这样就不会在古森林里走散,莉娅因为之前被假的暗黑之杯抽空了所有魔能,一直昏迷不醒,英菲特背着莉娅。

英菲特仔细观察了身边的古树,它们的面孔确实是一片一片都朝向同一个方向,也有朝向不同方向的,应该就是指向另一个地方也有暗黑之杯。

“你怎么确定,我们去的方向就是真正的暗黑之杯”英菲特问道。

“不是我来确定,是你”前方朗金普尼的声音传来,“你是自然之子,你的一切,都受到自然的垂青,你去的方向就是真的暗黑之杯”

英菲特没想到朗金普尼中毒还挺深,自己真不是什么自然之子,到时候反正他肯定是不会尝试喝精灵王血的。

前面,一块空地慢慢地显露了出来。

同样的场景,空地中心的灌木之上,有一盏铜杯,里面静静地盛着精灵王血。

朗金普尼站在空地的外圈处,右手按在了地上,黑暗魔法的纹路将整片空地都覆盖了,朗金普尼安静地感知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没有问题”

朗金普尼和爱德琳娜走上前,浓浓地腥味,精灵王血。

朗金普尼回头看向英菲特:“把你的鲜血滴入达赞王血之中,就能检测出你是否具有达赞血脉了,你不用怕,出现了什么变故我挡在前面,父王交代了我一定要保证你的安全”

英菲特还在犹豫,他看着面前的暗黑之杯,那浓稠的血液腥气极重,英菲特靠近了就感觉恶心,想要呕吐。

“这样,我先滴进去,检验一下这个暗黑之杯是不是真的,你再尝试”朗金普尼拍了拍英菲特,让他放轻松,英菲特点了点头。

朗金普尼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暗黑之杯的上面,另一只手轻轻地一划,手掌的鲜血滚落杯中,暗黑之杯的精灵王血开始变化。

英菲特深深地看了朗金普尼一眼,朗金普尼则是盯着面前的暗黑之杯。

“可以了”朗金普尼看着面前的精灵王血开始沸腾,他把手放在英菲特肩上,“你来吧,喝完之后我守护,等吸收完,你就是新一任达赞暗属之王了”

英菲特让开了朗金普尼的手,他冷冷地说道:“不用了,我不需要黑暗精灵的庇护,我也不是自然之子,你当黑暗精灵王就行了,我先走了”说着,英菲特就要向外面走去。

朗金普尼脸色大变,他的眼神凶狠如狼,一只手伸出,黑暗编织出了一张大网,罩向英菲特。

天神行走第二式——一步!

英菲特虽然背对着朗金普尼,但是他一直感知着,就在朗金普尼使用魔法的一瞬间,他立刻退到了空地的边缘,英菲特的手里拿着一颗光球:“你要是不放我走,我就把这个光球炸开,咱们就在古树间同归于尽”

朗金普尼看着英菲特,嘴角泛起笑意:“比起这个,我更奇怪,你是怎么发现我有问题的?”

英菲特看着朗金普尼:“虽然你演的还不错,不过不好意思,我天生可以感知到他人对我是善还是恶,你从见到我的第一面,你对我的恶意就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刚才让我把鲜血滴在暗黑之杯里的时候”

“哈哈哈哈哈”朗金普尼大笑了几声,“你还有这个能力,是魔法吗,你的信息上居然没有,费我好大劲,早知道不演了”

说着话,朗金普尼一个响指,地面上泛起了黑色的纹路,和他刚才探查魔法陷阱的时候布下的纹路一模一样。

“你不会真的觉得我没有留后手吧,你释放一下看看,有没有效果”就像一开始莉娅的黑暗隔绝一样,英菲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极为坚韧的黑暗屏障,让他的光明魔法无法延伸出去,那些沉睡的古树,也不会被他激活。

“我说的呢,也并非不是真的,起码,那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他老人家确实是想你成为新一任达赞暗属之王,这样,达赞族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庇佑你,但是,你太弱了,我觉得你根本承担不起率领达赞族的重任,何况你还不一定有达赞族的血脉,乖一点,别让我费劲,借助精灵王血的力量,我可以很安全的让你把你的一切传给我,你只不过是丧失了你之前修炼的,以后你还是一个魔法师,而且,获得了我的血脉,你还是一个高贵的达赞王族”

“只有我才能率领达赞族更加强大,你的能力,不管是战争之源还是自然之子,我都要!”朗金普尼的眼神中充满了凶狠和狂热。

他拿起了暗黑之杯,和之前一样,暗黑之杯延伸出来的触须狠狠地扎进了他的皮肤里,他的另一只手,被黑暗元素包围,大了数倍,向英菲特抓来。

“给我!你的力量!”朗金普尼看着英菲特,就像是狼看着羊,而英菲特面对朗金普尼的压迫,他甚至没有一丝信心能够和他抗衡,他大脑空白,看着面前的手不断地放大。

三星奥义?荆棘雨!

精灵大奥义?黑暗天降!

英菲特面前的地里荆棘疯涨,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墙壁,但是朗金普尼的大手瞬间就将其打碎了。

荆棘墙之后,黑暗元素又化成了一面墙,从天而降,这一次,将朗金普尼的大手硬生生挡住了。

砰!

黑暗屏障被打碎了一个口子,七公主唐勒兰和纳何西林走了进来,站在了英菲特的旁边。

“唐勒兰?”朗金普尼看着七公主,眼睛一眯,他没想到关键时刻居然有人会来坏事。

“父王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唐勒兰也是现任黑暗精灵王的亲女儿,她在进去之前黑暗精灵王也和她说过了。

“你也知道?看来父王不太信任我啊”朗金普尼眼神一狠,他的右手抓住了暗黑之杯,生生地将它的根须连着自己的皮肉拽了出来。

鲜血淋漓,朗金普尼的左手垂下,被袖子遮盖,他突然笑了一声:“你们两个不是我的对手,但是撞见了算你们运气好,我自认倒霉,如果愿意,我可以把那小子和你们对半分,你知道他是谁吗?有了他的力量,到时候,我做了达赞族的新王,你们就是王下第一长者!统领达赞八属!”

唐勒兰看着朗金普尼:“哥,你不要这样,自然之子都是天注定的,不是你的永远不是你的,只有他,英菲特,才可能带领我们走向荣耀”

“你也要跟我作对?”朗金普尼的眼睛鲜红,“可以可以……哈哈哈哈,很好,父王那个老古董相信这些,你也相信?”

“哥!”

“你闭嘴!!我告诉你,他是人类,不是什么狗屁自然之子,自然之子只可能是达赞!是我!!只有我!才能带领达赞族!他,就是一个生错了的无名者!我夺取了他的能力,谁都不会再记得他!”朗金普尼的精灵八翼展开,他的全身沐浴着黑暗元素,就好像是黑暗中的帝王。

“纳何西林,保护好英菲特!”唐勒兰的精灵八翼也展开了,她看着天空中的朗金普尼,纵然实力不如他,她也不能后退。

“哟,都在呢,各位”另一边,一个胡子拉碴的身影走了过来,辛柏丁,他的背后跟着朵丽丝。

局面变得微妙。

“朵丽丝,你帮助我,等我成为了达赞暗属之王,我不会跟你签订精灵契约,你想要的自由,还有一切,我都给你”朗金普尼率先说道,这里是古森林,他们之间的打斗不能太剧烈,惊醒了这些古树,他们谁都活不了,这时候,多一个帮手就会更有利。

朵丽丝看着这一切,她不是黑暗精灵王的亲生女儿,但是刚才他们说的后半段话她其实听到了,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个竞争是为了英菲特举办的,她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而且那时候唐勒兰他们还没有到,他们贸然出去,也不是朗金普尼的对手,但要她帮助朗金普尼她也不太忍心。

辛柏丁叹了一口气:“你做不了决定,就我来做吧,黑暗教皇给了我好处,让我帮那小子,咱们就帮他吧,他到时候也可以不让你签订契约”

朵丽丝关键时候挺听辛柏丁的话,她点了点头。

辛柏丁,朵丽丝,唐勒兰和纳何西林站到了一块儿,天空中朗金普尼看着他们,他的脚下是爱德琳娜。

“你们都和我作对是吗,你们都想抢我的位置,还假装正义,你们不就是觉得我太强了,要联合起来把我先灭了,才能更好的争夺达赞暗属之王”朗金普尼开始不断地吸收黑暗元素,“来吧,让你们看看,谁才是真正被选中的人,谁才是真正的达赞之王!”

朗金普尼吸收了大量的黑暗元素,只见他的翅膀一振,天空中的黑暗元素像是爆弹一样,疯狂地向着地面上的几个人倾泻。

砰砰砰!!!

精灵超奥义?黑暗暴雨!

“小子!给我点帮助!”辛柏丁将唯一的一件外套掀开,他的背后纹着的字符亮了起来。

保命奥义一次?幻神保佑!

保命语录:老子不死,必做好事!

英菲特的琥珀色瞳孔亮了,领域完美的限制在了空地范围内。

四星奥义?影子领域!

“可以!”辛柏丁背后的八个字符飞入了高空,在一道歌声之中一个幻神虚像显现,将他们护住。

一个不够,幻神耳朵背后,又一个幻神出现,虽然更加虚一点,但是也是牢牢的将他数人护在怀里。

爱德琳娜这时动了,她的精灵八翼展开,瞬间化成了黑色的粉末,下一秒,她竟然直接穿过了幻神保佑,出现在了英菲特的身后,将他抓住,然后一瞬间就飞了出去。

“英菲特!”

新的一章奉上,希望书友们喜欢。

最新小说: 穿成夫君白月光 穿越之聘妻为天 万古第一仙尊 是谁偷了我的鸡翅膀 池鱼梦 剑落人归去 大楚歌 故神渊 十殿阎罗之八阵图 村花乱入乃木坂46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