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武侠修真 > 鉴神之路 > 第四十三章 大义凛然

第四十三章 大义凛然

万可法在远处立定,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原先都不曾有过的经历。即使是当代教主也不可能一挥手将他抛出这么远。

稍微立定心神,便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前辈的话我一定带到,仙狐门,天地盟的人还不速速随我离去?”

万可法想了想计上心来有喊了一声:“一直想加入我圣教的宗派现在也可以和我一起离开。”

此话一出,立刻在当场的众人中发生骚动。有的人为了性命也不顾及师门的颜面,当时便御器飞离此地。

而留下的人自然会向师门如是禀报,特别是在这个名声比性命更珍惜的江湖里,师门自然会清理门户。

当然他们也相当鄙视那些离开的人。而逃离此处的人,自然也是无路可退,无论情不情愿自然以后会加入圣光教。

万可法见此计生效,自然得意。

当然其中也有些想浑水摸鱼的,想要离开。但是却被仙狐门和天地盟的人拦住,被要求去拜见护法。

那些所谓名门正派哪里会受得了这般,但是生死面前,一些小的门派自然不得不卑躬屈膝。这让万可法心情大悦。

张思德带着项少龙落下来,找到了失散的云波派众人和徐同山,商议怎么办,总不能等那巨蛇收服“焚天珠”后在收拾自己。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过来几名僧人,来到云波派等众人面前打了个稽首:“阿弥陀佛,贫僧悬光寺法能见过各位施主。”

“悬光寺!?”在场的辈分最高的是郭长老,于是上前一步道:“大师有礼,云波派郭炳瑞见过大师,不知大师为何而来?”

那法能微笑伸出手指,指向项少龙道:“贫僧为这位小施主而来。”

众人看向法能所指的方向,只见项少龙一脸疑惑的看着正对着自己微笑的大和尚。

张思德见状道:“大师,是不是我这位小兄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张施主,稍安勿躁,且听贫僧慢慢说来。”

张思德原本还想说话,但是看到悬光寺的众人似乎不是来找事的,心想先听一听再说。

法能见众人都看向自己便道:“各位施主,现在的情况大家也清楚,此妖兽不比一般妖兽,如果贫僧没认错的话应该是上古异兽“冥渊金蝰蚺”,传言冥渊金蝰蚺可化为妖龙危害四方,妖力无穷。

虽然现在是幼兽阶段但是也比一般的妖王还要强悍。而那人一定是传说中的蛇奴,二者如若同化,生死与共,唇齿相依。当那金蝰蚺化龙后此人也可成地仙。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我等能控制的了。”

众人中有点见识的,一听“冥渊金蝰蚺”这五个字就已经无比的震撼。只听那和尚又道:

“再说那焚天珠,已是消失几百年的宝物,传闻焚天珠能护人三魂七魄,也能毁人于无形之中。特别是那焚天之火更是斩妖除魔的利器。然而如果让那金蝰蚺得到焚天珠,那绝对是不可想象的灾难。”

凡香云扯了扯师傅徐同山的衣袖小声问道:“师傅,那大蛇真的如此厉害?”徐同山没有表态,只是睁怔然的看着那身形巨大的妖兽。

听到这在场的众人纷纷露出愁容,郭炳瑞道:“那不知道大师可有良策?”

法能笑道:“这就是我来找这位小施主的原因,正所谓万物相生相克,那焚天珠既是能让此獠修为提升的宝物也是能克制那凶兽的宝物啊。

当时众人无法收服焚天珠的时候,贫僧本想着用我佛佛法度化焚天珠,再以我悬光寺的每日佛经教化,使之为我光明正道法器,然而没想到小施主竟然能和那焚天珠产生感应,此乃我佛慈悲。”

“大师,此言差矣,如果依您所言,那焚天珠亦正亦邪,这位小兄弟一个玄力全无的普通人何以与那焚天珠联系,之前也看到修者被那珠子焚灭,谁知道那珠子如何想法,说不定那珠子只是想吸收这位小兄弟的。。。的。。。精髓罢了。”公孙心睿知道秦峰和张思德紧张项少龙所以固此说道。

“放肆!大师慈悲为怀你这小丫头休要在此妖言惑众。”郭长老瞪了一眼公孙心睿说道。

“哎,郭长老,心睿这孩子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何来妖言惑众,再说了那焚天珠是否是无主之物,并非你我说了算的,至于它想做什么当然也不是你我能预料到的,是不是?大师说呢?”公孙洪直接撇开郭长老看向法能。

“阿弥陀佛,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几位施主说的都不无道理,但是现在唯一能和那焚天珠有感应的唯有这位小施主,不知道小施主愿不愿为了这天下苍生,人间大义,试着去和焚天珠联系从而压制住那凶兽?”

此话目的性很强,直接矛头对准年幼的项少龙,甚至把人间大义,天下苍生都搬了出来。

项少龙一个小乞儿,不过念了几年书,认得几个字,那里听说过这么些冠冕堂皇的严词凿句,加上本身余毒未清说不出话来,自然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胖头和尚。

其实在场的人都清楚,如果项少龙真的能够感应焚天珠,并且可以驱动焚天珠那么那凶兽的矛头就会直接刺向项少龙,但是这一瞬间,就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逃出这个漩涡。在场的人都明白只是没有明说。

见项少龙不说话,郭长老笑道:“孩子,你且试试沟通那颗珠子,若是真能感应那么。。。”

“慢着”张思德打断了郭炳瑞的话,看了眼皮笑肉不笑的郭炳瑞一眼。

郭炳瑞被打断自然不悦,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在他眼里张思德只是一介莽夫而已,自己身为长老,在宗门内务上自然有话语权,到时候想拿捏一个张思德还不是如探囊取物?

“哦?思德何事?”郭长老想到这,吐了口气,温和的问道。

张思德自然看不起这个凭借辈分,在宗门内并无半点建树溜须拍马之徒,对郭长老的问话自然当做耳旁风。

看着眼前的胖头和尚道:“和尚,我这位小兄弟,余毒未清,年龄尚幼,是个彻头彻尾的凡间孩子,不曾踏足修者界,今日和尚以天下大义,人间苍生来感召这小兄弟,自然是这孩子的福气。

但是刚才我也是在一旁看的清楚,那焚天珠你确定真的是和我这位小兄弟有感应?而不是感应到了别的东西?有一点大家也许不清楚,刚才和尚口中的那条冥渊金蝰蚺可是直对着这焚天珠破土而出,而焚天珠也是光芒大作,这分明是针尖对麦芒。

何以见得那焚天珠和小兄弟有感应之说?大家都是修者,感应一说也是以玄力为基础与法器之间的联系,这小兄弟半点修为全无,何来感应一说?”

“没有修为?这。。。。。是不是因为小施主天赋异禀,过往没有玄力也有法器认主的先例也不是没有过。”

悬光寺法能原先以为项少龙和云波派一起必是那云波派的门徒,原本语塞,突然灵机一动想出这一遭话来。

其实张思德不知道的是,在他和项少龙被阴毒固结当场的时候,如果没有焚天珠的光和热二人都得一命呜呼。

袁天仁和徐同山等人自然知道当时的情况,至于是不是项少龙与有所呼应自然不得而知,那和尚居心叵测袁天仁和徐同山等人自然不会将当时的情况说出来。

“哎对了,大师所说也不是没可能,当时张前辈和那小子中了寒毒的时候,师傅说除非有地火或者是有着烈火属性的法宝的情况下才能给他们二人解毒,这时候那珠子便出现了,而且炙热异常,所以才能将他们二人的毒给解了。那是不是说??”李云哲说完这话瞧向不远处的项少龙。

“哦?如此说来,小施主真是福缘深厚,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法能面露深意的望了一眼李云哲。

在场的除了悬光寺和郭炳瑞长老等人,其他人面无表情的看向李云哲。

徐同山听李云哲开口就知道要坏事,云波派众人摆明了要保项少龙,而自己的弟子如此说岂不是让自己和云波派众人结仇?

原本就有误会期待化解,这徒弟可真是做了件好事,现在可不止是得罪了张思德了而且更得罪了与他一向交好的袁天仁,云波派的人自然不会将不满直接对一个小辈,而他这个做师傅的自然要承受云波派等人的不满甚至是怒火。

“呵呵呵,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徒弟,云哲待回得剑宗为师决定三年内让你的修为和青峰剑法更进一步。你一定不要让为师失望。”徐同山点头望着李云哲。

“是!可是。。。师傅。”

“不必多说,为师心意已决。”徐同山不悦道。

听闻师傅说完李云哲作揖,倒吸了口凉气。心道:“难道我说错话了?我说的分明是事实,可是师傅为什么要我将入门剑法更进一步?这和罚我有什么区别?”李云哲抬头看向师傅,只发觉几道不善的目光正盯着自己。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