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武侠修真 > 鉴神之路 > 第五十八章 吻?

第五十八章 吻?

“血灵契约?”项少龙喃喃道。

项少龙他不明白为什么藤蔓根茎会和自己订立契约,一时摸不着头脑。

藤蔓根茎之所以会与项少龙订立血灵契约,一方面是看重了项少龙临危不乱,精明异常的优点,另一方面却是看准了项少龙能够舍身取义,救死扶伤的人品。

藤蔓根茎见项少龙疑惑的样子,笑道:‘快去吧,这几天我失去了大量的精血,需要好好休息,等我恢复过来。再来找你。还有,玲珑兽就交给你了,别让它死了。’说完便潜入泥土中消失不见。

项少龙原本还想再问几句,但是藤蔓根茎说走就走,也是没办法。

他看了看时辰,此时前去似乎还不算违背世俗的常理,这里不是东方家,而且现在东方可夏疯疯癫癫,万一闹出什么来,可真是收拾不了。

项少龙小心翼翼的将小瓷瓶放好,随后返回屋中,看了眼还在床上昏睡的碧水玲珑兽,顺便看了看它的伤口,只见那伤口中依然不断的流出黑血,此时开始散发着恶臭,一看便是情况恶化了。

这不仅让项少龙眉头深锁,现在项少龙,倒是可以用自己泪晶的能力帮助玲珑兽疗伤,但是如果医治好,玲珑兽变身出那种巨兽,肯定会惊动玄清门的修者,东方家人现在只是寄人篱下,如果闹得不可开交,岂不是让自己没有容身之地?

项少龙拿起床上一块干净的布,轻轻擦了擦它的伤口,突然间项少龙觉得手指微痛,抛开布料,只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已被染黑,明显的是中毒的征兆,项少龙大惊失色。

项少龙急忙张开左手,掌心中冒出了那一丝微弱的五色之气。

项少龙急忙将自己中毒的手指靠近那五色之气,只见那中毒的手指,立时凝出一滴黑色的滴露,项少龙急忙收了五色之气,又取出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将那黑色的液体装了进去。

至此,项少龙算是松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五色之气能够治疗碧水玲珑兽的伤势,不仅使得他有些喜出望外。

转过头看向碧水灵通兽,此时的它已经褪去了那坚硬的鳞甲,通体洁白且柔软,看起来跟之前那个恐怖巨兽,没有一点的关系,唯有那散发着恶臭的伤口,在它身上略显狰狞。

项少龙虽然矛盾,但是看着在这么下去,情况可能会病入膏肓。

其实项少龙不知道的是,玲珑兽的这处旧患已俞千年之久,这也是玲珑兽被封印的原因之一,之前有着老藤的护持才一直没有发作。直到最近玲珑兽破石而出,而且没了藤蔓的护持,再加上白帝给予玲珑兽攻击的反弹,这才使得玲珑的旧伤复发,以至于不省人事。

此时项少龙突然想起了,藤蔓根茎的话,不仅有些哭笑不得,心里默念道:“老藤啊老藤,你是怎么知道我能救他的。”

其实藤蔓根茎的意思是用项少龙右手血灵契约的能力,只不过颇为粗心的它没有说明白。

下一刻,项少龙又拿出那紫色的瓷瓶,轻轻靠在玲珑兽的伤口上,将那些流出来发臭的脓血又接入了几滴。

随后摊开手掌,控制着放出一丝五色之气,直入那不断流出黑血的伤口处。

少顷,那伤口处不断的涌出黑血,将床榻慢慢浸湿,项少龙见状,已御器术祭来房间中的几个容器,将那黑色的血液接住,一盏茶后,玲珑兽的伤口开始流出红色的血液。项少龙见状,收了五色之气,然后给玲珑兽敷上了药粉。

项少龙擦了擦汗,看了看自己的床,应该是不能再睡了,他将玲珑兽提了起来,将沾染的被褥以御器术将其扔到屋外,又从屋内的橱柜里,拿出了备用的铺上,随后将其又放在床铺上。

看了看夜色,已是二更时分,此时去东方可夏那里,似乎有点不合适了。此时项少龙想起了可夏那疯癫的样子,不仅有些黯然,叹了口气,便往东方可夏的屋子走去。

当他来到可夏的屋前,只见屋里并没有点灯,并且不时传来呜呜的哭声,在这黑夜之中听起来怪为阴森的。

项少龙深吸了口气,心里也颇为慌的,便想转身就走,此时突然听到可夏屋门,“吱呀”一声开启,“星宇,是你来了么?快进来啊。”

项少龙只感觉后背发凉,逐深吸了口气,抬步往屋中走去。到了门口,屋里突然亮起了灯。项少龙一惊,借着烛光,只见屋内颇为干净,似乎刚刚打扫过。项少龙还以为见到的会是一片凌乱,但是此时所见恰恰相反,而且屋中还飘出一阵味道清雅的檀香。

“快进来啊,我就知道你今晚会来找我的。”项少龙闻言有些吃惊。

当他踏入门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屋中桌子前的东方可夏,此时的东方可夏早已经没了今天初见时的恐怖样子,此时的她身穿一身红衣,脸上擦着淡淡的妆容,头发梳洗的颇为干净,侧着身子面对站在门口的项少龙,显而易见的是她带着面巾。

而桌子上,摆着两道菜和一碗米。项少龙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在门外听到的哭声似乎都是幻听,不仅有些茫然。

东方可夏见项少龙站着不动,道:‘站在那里干嘛?快过来坐下。’说完这话,东方可夏倒是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扭头看向项少龙。

项少龙看了眼可夏,眨了眨眼,道:‘我这就来。’随后迈步来到桌前坐下。

东方可夏身子微扭,不敢面对项少龙。项少龙看着桌前的饭菜道:“好香啊!”随后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然而那饭菜早就已经凉透,项少龙一下便猜到,那是东方可夏的晚饭,看着可夏背对着自己,烛光下原本长短合度的衣服,此时已经撑不起来,更是略显驼背,项少龙不明白是什么让一个花季少女突然变得病入膏肓一般。看着东方可夏发间竟然多出些许白发,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竟然更显老态。

项少龙眼角一湿润,险些掉下泪来,那个昨日还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机灵乖巧的女子去了哪里,项少龙第一次为一个女子感到心头间的那一股疼。

东方可夏听到声音,突然转过头,站起身来,看向项少龙,只见项少龙正擦着眼角,轻声道:‘星宇,你怎么了?从没见过你这个样子的。’

此时东方可夏带着面巾紧张的看着项少龙,项少龙见到后,却并没有异样的眼光,但是却眼神悲伤的看着她。

而她看到项少龙的眼神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脸,然而长时间不吃不睡的她,似乎站起来都略显老态龙钟,脚下一绊,向前扑倒,脸上的面巾突然滑落,露出那张带着狰狞伤疤,一脸憔悴的脸颊。

项少龙见状急忙出手搀扶,当他的手透过可夏的衣服,扶住她的身体时,项少龙摸到的只有那皮包着骨头的身体。

“啊!~~~”东方可夏惨叫一声,急忙用手捂着脸,随后趴在地上,不断的摸索那丢失的面巾,然而此时早已泪眼婆娑的她,已经看不到眼前的一切,顿时撞在桌角上,使得她的额头红肿一片,然而此时的她疯魔一般的趴在地上拼命的摸索,因为那方巾不仅仅是为了遮挡她那憔悴的面容,更是守护她在心爱之人面前仅有的一点点尊严。

如果此时的她是卑微的,那面巾却是东方可夏,唯一能守护这份爱的法宝,终于她摸索到那块面巾,急忙抓了起来,将脸庞深深的埋在方巾之中,嚎啕大哭起来。

项少龙看着东方可夏的样子,眼中尽是悲伤,轻轻的走到可夏的身边,双手颤抖的将她轻轻抱住,低声道:‘可夏陪我喝杯水可好?’

东方可夏早已哭成泪人,女为悦己者容的她,此时已经没了那刚开始的模样,头发散落下来,竟然白发比黑发还多。

项少龙见状,心中恨意腾起,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高宇生不如死。

随后项少龙将东方可夏扶起,坐在凳子上,而她始终再也没有放下捂住面巾的手。

项少龙看了看屋里,发现了在一旁的水壶,他走过去,将水壶拿起,发现里面还有些许水。不仅有些庆幸。

随后他找了两个杯子,将杯中倒入半杯水,随后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可夏,急忙将那含有金色汁液的小瓶拿了出来,并且将其滴入东方可夏的杯中。

随后项少龙拿起杯子,走到可夏的身前,可夏急忙扭身不敢正面面对项少龙。

项少龙道:“可夏,渴了吧?”可夏摇了摇头。

“不渴也不要紧,陪我喝一杯可好?”项少龙此时握紧了那杯装有金色汁液的杯子,生怕洒出一丁点来。

东方可夏沉默了少许,止住哭声,点了点头。项少龙将杯子递了过去,东方可夏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抓住杯子,然而长时间不吃不喝,身体虚弱的她,手突然一颤,身子一歪,杯子从她的手中滑落。

项少龙见状大惊失色,一身冷汗,瞬间冒了出来,还好他还算冷静,急忙使出御器术,将杯盏停在空中,随后急忙用手接住。

然而此时的东方可夏却悲伤过度,晕了过去,项少龙急忙使了个身法,将可夏扶起。

看着可夏那憔悴的样子,项少龙有些神伤,端起茶盏,就要往可夏口中送服。

然而东方可夏却紧咬牙关,这使得项少龙愁上心来,而此时那有汁液的水忽然冒起一缕金色的烟,杯中的水正以显而易见的速度蒸发。

项少龙见状心底一沉,咬了咬牙,用手捏住东方可夏的下巴,试图将其打开,然而依然无用。

见状,项少龙急忙将那含有金色液体的水送入口中,一手捏住可夏的鼻子,一手捏住下巴,终于使得她的嘴开了一个缝隙,项少龙见状,便将嘴凑了上去。

二人唇吻相叠,那汁液带着温度,被缓缓的送入可夏的口中,深入肚腹。

少顷,项少龙终于将水全部送入。

“东方星宇!你在干什么!”东方萍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可夏的屋前,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一声怒吼声从门口处传了过来。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