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本书禁阅 > 第86章 番外:离开后的日子②

第86章 番外:离开后的日子②

哗啦啦——

一个俊美的男人穿着中山装,只是以前合身的衣服现在却显得宽大,他将怀里的青年小心翼翼的放入浴缸中。

浴室里的迷雾将两人包裹其中,浴缸的水满溢出来,顺着白色沿壁流向地面,溅起零星水花,将男人干净精致绣纹的鞋沾湿,但他的注意力却全都落在池子里的青年身上,别的任何事都入不了他的眼。

温水将青年整个包裹住,氤氲的雾气袅袅升起,他睁着一双黑洞似的眼睛,呆滞的望着前方,似乎曾经瞎眼的不是白爷,而是他。

也许早就习惯了,白霄温柔的眼神柔得要滴出水来,以一种没有任何人看到的姿态,轻声问着:“水温可以吗?哪里不舒服要和爸爸说,知道吗?”

理所当然,他得不到任何回应。

男子毫不在意,用手舀了一瓢水,倾泻在青年头发上,乌黑的发丝被细心的一点点湿润,水经过脸颊,流过白皙的手臂再次融入浴缸中,男子重复着步骤,直到确定儿子头发都湿润过了,才拿起一边的洗发水,给儿子抹上。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鄙香味,和白霄用的是同一个牌子,这会让他感觉儿子和自己是一体的。

浓稠的液体在那双原本拿枪,现在用来伺候人的手上变化出一个个白白胖胖的泡泡,穿梭在儿子的发丝间,白霄的眼神更加温柔。

而被他伺候的青年,一动不动的躺在水里,若不是睁着眼就像死了。

缓缓的,青年抬起头,望着浴室屋顶上的透明玻璃,透过玻璃能够清楚看到在黑丝绒一般的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煞是可爱。

时刻关注着的男子马上发现了,“洗完澡后,爸爸就带你去看星星好不好?”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曾经十几年如一日,日理万机的白家主宰会在这里和儿子过着这样平静的生活,没有硝烟,没有激战,没有勾心斗角。

在这个曾经和白展机逗留整整三周的岛屿,白霄再一次回到了这里,带着他最心爱的人,静静生活了整整半年。

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每天生活步骤,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腻味,反而乐在其中。

浴室门框旁的金属盒子倏然闪着红色光芒,传来女性机械的声音,“代号008进入基地,正向卧室走来。”

代号008,是解剖师白零,也是现在白家维持运作的重要人员,每周的今天都会前来向白霄报告情况。

白爷充耳不闻,慢条斯理的继续为儿子清洗身子,当堆积在白展机身上的白胖泡泡越来越多,白霄冷凝的眼底韵出满溢的笑意,才拿起莲蓬头,为儿子冲洗干净。

捞过一旁早就备好的浴衣,将展机团团裹住,确保没有任何luo露,才将人打横抱起,只是以前轻而易举的动作,现在做起来却有性力,一股奇痒无比的冲动就要咳嗽出来,白爷的身体不可抑制的晃了晃,深吸一口气,将要吐出来的血腥咽了回去。

把孩子不比自己瘦弱的身体抱个满怀,空出一个手指按了下电子开关,浴室门移开。

如迷雾的热气从浴室里冒了出来,将父子两衬托的像是仙侣般不食人间烟火。

瞟了眼早就在卧室恭候多时的白零,并没有任何表示,冷着张俊脸将儿子缓缓放在软椅上。

这半年来过二十多次的白零早就习惯了,只要有大少在的地方,白爷是不会把注意力给别的地方的,因为他想将剩下的时间都给大少,即使这样也还是嫌少,哪怕一点一滴,也不是别的人别的事能够瓜分的。

不自觉注意到白爷在这个暖湿海岛还顽固带着的针织帽,款式时尚简约,紧贴头部,将白爷的头型衬得很完美,但白零却只是瞭过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不忍再看第二眼。

白爷的头发,在这半年痛苦不间断的化疗中,一点点掉光了,那个英俊如天神的男人,曾经拥有一头乌黑茂密的黑发,然后慢慢脱落,稀疏了毛发,直到光头,一张天颜也憔悴了不少。

从那天带着大少回来后,白爷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更理智也更疯狂,他第一时间倾尽白家力量寻找名医,甚至没有任何遮掩大肆搜罗,在所有人以为是治疗白爷眼睛的时候,被告知是为大少找的。

但所有医生都素手无策,大少是突然变成这样活死人的,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像是魂魄出了窍,不会哭不会笑,甚至连最基本的知觉都没有,只有呼吸能证明大少并没有死亡。

白爷的眼睛,也是在大少突变后,某一天突然看不见了,那是心病,没药医。

这失明,短暂性的,也有可能一辈子。

一辈子,何其讽刺的数字,他们的白爷剩下的一辈子只有短短半年。

白爷没有再处理白家事务,只是交代白瑜将白展云用心教养,到适合时候就将白家交到小少爷手上,那之后白爷就主动提出了让所有主治医生嗔目结舌的要求。

那个一直依靠意志力活下来的男人,要求化疗,试图延长自己的寿命。

只为能和大少多待一点时间,哪怕只有一点点。

……

直到几个月前的某一天,大少从楼上摔了下来,虽然没大碍,但却把心脏一向强大的白爷实实在在吓到了,也不知怎么的,眼睛奇迹般的恢复了,那以后白爷更是对大少寸步不离,深怕一个不留神,无知无觉的大少又要出意外。

“嗡——”白爷将吹风机打开,吹着儿子湿漉漉的头发,一双有如艺术品般的手指穿插其中,随着强风,将水渍垂落在地板上。

白爷的表情很温柔,即使看上去依旧冷漠,但却围绕着温柔的气息。

这样的白爷,很温暖。

也许这才是奇迹,被断言活不过半年的白爷,硬生生撑过了半年,现在多活一天便是赚进一天吧!

白瑜为苦涩的心灌注了点希望,默默望着将白展机的头发吹干后,又抱着儿子进换衣间的白爷,一系列动作没有停顿,根本就是将屋子里的大活人当空气。

直到抱着穿着打扮好的白展机,才抽出柜子里的折叠轮椅,将白展机抱到上面,这才施舍了目光给一直恭敬的白零,“跟上。”

这么晚了,白爷是要将大少带去哪里?

那是基地顶部被改造的花园,花木扶疏,错落其中的植物随风摇曳着,各种被园丁剪裁优美的花卉错落其中,飘来一阵阵悠然花香,中央是一座向外喷洒着水珠子的喷泉,若是白爷一定不会在意这样细节的布置,但白零知道,为了给白展机创造最好的环境,白爷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更何况是一点花卉,一点环境。

远处是暗幕下的海岸,卷着浪花的气息,一抬头,似乎能将天空铺满整个视线。

晚上的星星很亮,亮得耀人眼。

坐在轮椅上的白展机,似乎也很开心,虽然还是那么呆滞,但总算目光能转动到天空上,表情也是安宁的让人的心都平和下来。

“说吧。”白爷的声音像是被酝酿许久的陈年佳酿,让人经不住沉醉其中。

白零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但他马上就回神,报告了一系列白家事务,以最简洁精练的语言,声音阴阳顿挫,很是能吸引人,但唯一在听的人却似乎只将关注度投注在儿子身上。

当然,白零知道,即使如此,他说的所有话,那个男人都有听进去,甚至能在一瞬间衍生出更多的计划,他是白爷,天生玩权术的白爷,将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的白爷。

报告接近尾声,白零才缓缓道:“二少将我们囚禁他的地下废弃场给引爆,趁乱逃走了,而且……而且将白言郎当场射杀,等我们的人赶到,已经抢救无效死亡。原因似乎是,木玉叶将白言郎那张脸给划伤了,引起二少失去理智……”

那张酷似大少的脸……

“他的残余势力,你们还没全部解决。”白爷并不惊讶,用的是陈述句。

杀了这个一直对白展机居心叵测的三少,聪明绝顶的二少在这半年也玩够了,棋子慢慢折磨完了,当然就要离开了。

“是的,那股势力埋得太深,我们的人……”

“半年,是他的极限了,但我要的时间,也只是半年罢了。”白爷的话太过深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白零听不懂。

白霄从没想过真的将白廉华赶尽杀绝,即使这个孽子他不承认,甚至多次杀害自己,但白爷骨子里是带着老一辈开枝散叶,传宗接代的想法的,白廉华的势力也同样代表着白家,他也不想做损己八百杀敌一千的事。

既然死了一个白言郎,那么白廉华就要留着。

白家,不能在他这一代落寞。

白霄,是留给白展机的。

但白主,是给白家的,每一代的白家家主,都是要将传承继续下去。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必须做的。

就在这一点点时间的思考,却让白霄的心脏几乎漏停了!

白零也是刚注意到,就在他们谈话期间,大少不知不觉走向了喷泉池,竟是将整个头埋入水池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白霄几乎是将全身所有本能都调动起来跑过去,将大少从池子里捞了出来,想也不想的吻……哦,不,是人工呼吸了。

那张向来冷静的脸,是害怕,是庆幸,白零分不清白爷脸上是沾着大少的水珠还是留下的眼泪,也许太模糊了,他只能听到白爷后怕的声音,和颤抖的身体。

白爷将白展机紧紧抱在怀里,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展机,别吓我……求你……爸爸会害怕”

“没事的,爸不会让你出事。”

“乖,不怕,爸爸在这里。”

白爷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从出生就没有求过人也不会害怕的白爷,第一次变成现在,却显得沉重压抑。

白零难受的别过脸,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做这样的动作了。

也许真正害怕的是白爷吧……

几周后的某一天清晨。

又是向白爷报告家族事务的日子,当白零刚刚踏上这座只属于白家父子的小岛,带着金光的太阳从海平面生起,万物似乎都复苏了。

空气清新的让人想多呼吸几下,心旷神怡,让白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他像往常一样,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基地。

但今天的基地格外不同,也许是白爷和大少睡得太熟了?通讯器竟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在客厅等待了许久,有些不安的白零,打算闯一闯卧室。

卧室,对于白家人来说如同禁地的地方,但白爷似乎永远都做好了第二手准备,像是早就在为自己准备后事,让白零得到了基地第三个指纹码的资格。

以防……某一天,白爷不在的突发情况。

他知道,白爷是每天搂着大少才能安心睡下的,即使最近这段时间的白爷瘦的脱了型,迅速消瘦下去,脸颊也完全凹陷了,凸出的骨骼显得白爷更加刻薄冷厉,宛若……宛若被抽去了水分养料的枯木。

也许,白爷只是如同往常一样,睡得过于沉了?

以前的白爷,当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现在白爷即使化疗也无法阻止衰败的身体,正在迅速抽走他的生命力,睡眠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即使如此,白展机的衣食住行,白爷也依旧没有借他人之手,依旧亲力亲为。

当白零输入指纹,卧室门开了。

初晨的阳光像是一片片金色的碎片,洒入室内。

穿着白色睡衣的父子两在光线下,像是被度了一层白晃晃的光芒,就像西方神话里的天使,圣洁安详。

白爷似乎睡得很安稳,他侧着身子,一手枕着儿子的脑袋,将人轻挽在自己怀里,守护着自己前世今生都一心一意要守护的人。

白爷,是笑着离开的。

作者有话要说:qaq一个不留意,又码了那么多,看来二少还是也放单独番外吧,突然发现我还真的完完整整弄番外了。

白爷比前世还是好很多了吧~~~另一种形式的幸福~

白展机本体大约会单独开,这个角色其实才是从绵绵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默默关注的人,真正爱上绵绵滴痴情宝物!

这个世界完整结束,就出发新世界!

感谢

虫虫成为了您的小萌物达成时间:2013-10-0103:26:25

ryoma。成为了您的小萌物达成时间:2013-09-3020:51:13

两位小萌物,谢谢虫虫的地雷,和小r的火箭炮,破费了啊啊~~~~~~~~~刚看到,mua~~~~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最新小说: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快穿之三千世界的旅行 我在仙界捡垃圾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苏婉婉顾九霄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医神至尊 我在遮天做神王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热血传奇中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