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本书禁阅 > 49法则47(半更)

49法则47(半更)

白霄那张俊美的脸渐渐显露出来,虽然嘴角还噙着微微弧度,但眼底那阴沉漆黑的色泽令胆颤。

“还不快放开!!”这声音中气十足,似乎故意压低了些,声音出自白霄身后,曾经带着太子来负荆请罪的易拉贯,他怒目圆睁,那目光像是想把易品郭带回娘胎回炉重造。

易品郭的目光始终不离开,哀伤中含着一抹绝望,就这么直直的跳入眼尖,阮绵绵静静的望着他的突然靠近,“白廉桦那里,晚会结束到家后院,等。”

说罢,易品郭干脆离开,来到易拉贯身边。

“过来。”一直沉默的白霄突然开口,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宛若培育河蚌中的黑珍珠,亮的刺目。

阮绵绵知道,白霄很生气,往往父亲说话的语气越是简短,代表他的心情越糟。若是纯粹的儿子,也许他早就失了风花雪月的心情,但现他却隐隐的开始兴奋,白霄越是生气越可能失去理智,他等着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阮绵绵走过去,所有护卫才撤掉探照灯井然有序的离开,白爷出门平时不可能随时带着这群,那不是保护,而是活动的目标,但当司机和白爷联系大少到了会场,等着等着却不来,白霄心中的暴躁膨胀,一声令下,铺天盖地的寻找大少。

直到儿子到了身边,脸色稍霁,平静的表情像是一汪深潭,“给一个交代。”

这话自然是对着易拉贯说的,易中校面如土色,只是被黑夜掩盖了,直到白家两父子走远,他才气疯了般拎住儿子的领口,军出生的他早年也带着股痞气,后来常年政治生涯,被磨的圆润了些,但他的力道却是有增无减,一拳打下去,易品郭结结实实的被打翻一旁地上,一张花美男的半张脸也肿了起来,还没等易品郭回过神,接二连三的拳头接踵而至。

似乎还嫌不解气,易拉贯嘴上依旧骂骂咧咧的,“当这里是易家还是游乐场,正经事情不做,怎么会生了这么个混账东西出来,还不如生出来就掐死算了!”

“那掐啊,看谁要易家谁要去,还不稀罕!”如果阮绵绵场,会记得这句话,这正是前世白展机记忆中两被曝光丑闻后,易品郭对易家说的,易品郭年轻气盛,远没有后期经历磨难后的事故老辣,现正气愤当头,又不敢还手,只能任由易中校单方面打。

易品郭被称为太子爷,其一是易家军中的地位,其二是整个第三代只得了易品郭一个男丁,老一辈的概念家业自然要由男孩继承,他可以说是易家默认的继承,外内哪个不是把他当太子爷似地供起来,天生的傲气和外的阿谀让年纪不大的他形成了这样唯独尊的性子。

而易中校一点水都没放,听了儿子的话更是火冒三丈,“当易家没了就不行了?们两家马上就要联姻了,幸好这次搜索做的隐秘,是想要大家都来看笑话吗?们易家出来的小子竟然是个混货,连男都要!找谁都不好,怎么就一定要白展机!?”

易中校就想不明白了,白展机是长得有多妖孽还是美的惨绝寰,再美也不至于让自家儿子神魂颠倒成这幅熊样!但白展机就只是正常男的长相,要多普通就多普通。怎么自己那么正常的儿子会喜欢个男。

两个小孩儿还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到他儿子怎么就变样了呢?

自家儿子绝对中邪了!

“品郭,做不能将自己看的太高!易家靠的是几辈打熬出来,而只是个二世祖,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易中校打累了,语气也柔和了些。

“说联姻,谁和谁?”被打趴下的易品郭瞠目,浑然没意易中校劝慰,一双黝黑的眼睛暗夜中亮的吓。

“小姨和白霄。”气也出了,儿子也打了,易中校站了起来,拍了拍不存的灰,没好气的回道。

阮绵绵跟白霄身后,垂着的头就像一只斗败的幼犬,他很清楚,自己的一举一动白霄都很清楚。

走去宴会的路上,只有父子两,但谁都没开口说话。

直到到了门口,白霄早被发现的围了过来,理所当然的,就算现有知道白展机可能继承白家,但依旧没将他当回事,很快就被挤到了外围。

阮绵绵这时候才脱离白爷的低气压,松了口气。

“刚到底被太子拉到哪儿去了?”贾杰矛揪着时机钻了过来,一脸后怕的拍了拍胸口:“都不知道刚才白爷走过来问的样子,一定要赔精神损失费啊!!”

“要给压惊吗?”阮绵绵斜眼上挑,狭长的眼线似乎能溢出流光般,似要忍不住沉溺其中,突兀的靠近贾杰矛。

“丫丫的呸,当是兔爷儿吗!”贾杰矛猛地跳开,心跳的很快,他从来不知道大少还有这样一面,光是这风情恐怕就能压住会所的那群少爷们了!

刚才一进来,被白爷一阵惊吓,他是肝胆俱裂,到不是说白霄态度有什么不对,只是像是寻常的问问,但那眼神太尖锐了,像是被刺中就要头破血流的,特别是从小就知道道上白爷丰功伟绩的他们,对白霄本来就带着一层恐惧。

“兄弟,开个玩笑!”即使前世这群所谓的兄弟都抛弃了他,但贾杰矛却是除了易品郭外唯一没有奚落过他的,这份不算情的情他还是记着的。

“别给开这种玩笑了,可不想变得和太子一样怪。”

被发现了,其实被发现也不奇怪,这群发小就算一开始没想到这点,稍微联想下还是能猜测出的,就算现贾杰矛是猜测,阮绵绵也没打算否认,要是易品郭做那么明显还要否认就真的低了层次。

一看阮绵绵默认的态度,贾杰矛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之前就奇怪,易太子平日里很节制,就算去会所,也只是点名单斋霍陪陪陪酒玩一圈,那小单(shan)的长相和大少很神似,看来这事从很久以前就……

“先不说太子的事情,是从来没见过白爷那种脸色,还是和通通气,是不是真要继承白家了?”贾杰矛有一句话没说,白霄刚才的摸样简直就像去妒夫去抓奸的,像是疯了一样去找阮绵绵,贾杰矛相信也许没看过这么失态的白爷。

“这谁知道呢?”阮绵绵将问题丢了回去,白霄的耐心快消耗光了,他也差不多要离开这里了,还有什么继承不继承的说法,“爸找过去了,回见。

〖启^蒙~书^网∷qmshu〗

最新小说: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快穿之三千世界的旅行 我在仙界捡垃圾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苏婉婉顾九霄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医神至尊 我在遮天做神王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热血传奇中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