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破菊阵

哑仆不叫哑仆,但她喜欢别人这么喊她,她来白家应征管家的时候就被马上录取了,作为一个残疾人就算要找份体面的工作也不易,更何况是白家管家这样的香饽饽。

别人不知道她却是清楚的,原因无他,她曾是白家前主母的贴身佣人,一纸终身合约让她注定一辈子要陪着白母。

只是世事难料。

当年,她因误打误撞,看到了白家母子在床上的情景,这样的家族丑闻被别人看到了,定然是没活路了,而她很幸运,只是再也不能说话而已。

她离开白家的时候,白展机已经出生了,还是她一手管到一岁牙牙学语的,她这辈子都没孩子,回来白家也只是想圆个回忆,看看那个小小软软的孩子长的如何了。

虽然早看不出小时候的样子,但在哑仆心里,不论是白霄还是白展机都像她的孩子。

兴许是对她还有点印象,白霄想也不想让她做了新的管家。

自从回到白家,她每天惯例早起,这还是天蒙蒙亮的时候,漆黑的走廊上只有微弱的光线隐隐绰绰的钻了进来,黑暗似乎总隐藏着机关危险,但熟知白家的她并不恐慌。

在看到白展机门外的黑影的时候,她吓得后退了一步。

黑影靠在墙上,像是雕塑般动也不动,渀若被抽干了的枯井,他维持这样的动作也不知多久了。

那身影很熟悉,但正因为熟悉才让人不敢相信。

白霄最让人信服的并不是他有多大的权势,而是任何时候都泰然自若,了然于胸的气度,这气度从容内敛,让人不由自主的诚服。

她不敢多看,忙敛下眉。

在白家,少说少看多做,正要离开却听到白霄幽幽的声音,她慌忙回头。

晨光从暗紫镶金的窗帘缝隙中透入,在白霄的脸上形成一曾淡淡的蓝光,却依然看不清他的脸色。

“准备早餐。”白霄的声音干涩沙哑。

白家的餐厅是摆设,这里没有聚餐,更不用说最容易联络感情的早餐时间。

也许是接收到哑仆的疑惑,白霄又加了一句话:“我和展机的。”

哑仆满脸兴奋的点头,这才像真正的父子啊,哪里有一家人不一起吃饭的道理!?

白展机这一晚并没有睡好,脑子里一直想着白霄半夜潜进来的深意,却怎么都想不明白。

[依你来看,白霄昨天进来没其他意思?]怎么都想不明白的阮绵绵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怎么还在想这个问题?太草木皆兵了,难道他白霄就不能单纯的为你拉拉被子。]阮绵绵对白霄的在乎程度越来越高,这个苗头可不乐观。

[别人我信,他……呵。]在阮绵绵心中,白霄就不可能当慈父。

也许是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刺激太多,他压根就没把白霄当正常人类。

所以当阮绵绵来到楼下,看到在偌大落地窗边,那个等他一起早饭的男人将他吓的肝胆俱裂。

男人坐在一张红木椅上闭目养神,在一旁是白氏目前的总裁右西候不疾不徐的汇报声,即使白霄看上去漫不经心,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白家自从白霄接手后,十几年来涉及不少娱乐影视行业,而白氏就是部分产业的总部。

掀开眼帘,注意到站楼梯口踌躇不前的阮绵绵,一时间竟有些怔忡,白展机的外貌不像他,到是有几分肖似他妈妈。

白展机的妈妈是白霄吞并下的一个帮派的独生女,生性桀骜,年轻的时候也让掌控欲极重的白霄宠了一段时间,他对那个早故女人的印象模糊了,只觉白展机那双固执清凉的眼睛正是他当年最钟情的。

停驻的时间有些长了,才隐隐缓住有些外泄的情愫,淡淡威严的声音道:“杵在那儿做什么?吃早饭。”

右西候这才发现身后的白家大少,传说中无法无天的纨绔子。

早有耳闻,第一次见到真人,浅浅的打量了眼在那站着的人,外貌虽普通,但这种世家子皮相到是次要,如白霄这种不惑之年还这么妖孽的才是诡异。

白大少衣着得体,眉宇间流露出一抹坚毅沉稳,右西候虽不掌握实权,但到底做了多年的总裁,看人还是有点眼力的,面前的青年不可能是曾以为的浮夸纨绔。

果然传言之所以是传言,就因为它不真实。

哑仆指挥着佣人们井然有序的在餐桌上布菜。

果然没猜错,真的是一起吃早饭。

阮绵绵心中一跳,这不就是普通人家的父子的模样吗,白霄是在认真的做一个父亲?

“脸色怎么这么差,昨晚没睡好?”白霄挥手让右西候先下去,亲自为儿子倒了一杯鸀茶,蹙眉道。

“……有点紧张。”阮绵绵随便扯谎,虽然嘴上说紧张,但那双眼闪亮亮的,似乎对父亲的器重感到受宠若惊,像是怕自己让父亲失望。

白霄敛下眼底的深沉,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白家虽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两人吃早餐的时候依旧保持安静。

正埋头吃手里那晚米粥的阮绵绵视线中突然多出一双银制筷子,上面夹着一只还冒着袅袅热气的小汤包。

愣愣的抬头,只见白霄的脸色淡淡的,但表情却是不容置疑的,“年轻人的胃口不能这么小。”

阮绵绵有一种直接就着筷子咬下那只汤包的冲动,到时候白霄会是什么表情?

但他是个称职的[儿子],忍着演到底也要等到白霄破攻。

礼尚往来,阮绵绵也将面前的一只精致的筒仔米糕放到白霄面前的盘子里,遂又快速低下了头喝粥。

见儿子羞赧的耳廓都红了起来,白霄的心情微漾,唇角也牵出柔和的弧度。

早餐就在这么看似温馨,父慈子孝(?)中过去了。

正要踏上去白氏的路上,阮绵绵接了个来自易品郭的电话。

易太子站在别人怎么想不通的地方,贫民区的一间出租房外,路过的男男女女看到这个光鲜亮丽的男人,频频侧目。

“展机,你现在在白家?”

“……”阮绵绵抿直了嘴角,“你派人跟踪我?”

易太子有了前科,阮绵绵可不怎么信任此人。

“你忘了,昨晚你回去的时候说过。”易品郭忙辩白,眼珠子却是死死盯着一台小型仪器,这仪器连接送给阮绵绵的那只表。

而昨晚想看看白展机是否真的回家的易太子,却惊愕了,那只表显示的地址根本不可能出现白大少。

跟着上面显示的位置,易太子一大清早就跟到这里。

一间看上去平凡无奇的平房门口。

对跟来的两个跟班努了努嘴,其中一人上前敲门。

——————

“白……白展机?”许是太过震惊,木玉叶舀着纸片不自觉的将脑中想的说了出口。

在他心里像二少这样的少爷就适合精细的养在深闺中,然后会有一个清清白白门当户对的女人陪着他,那对象怎么也不可能是男人。

但要多深刻记忆才能将人不厌其烦的画出来。

倐地站了起来,二少瞪圆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你怎么会认识哥哥的?”

“在会所……”被二少的气势所慑,木玉叶反射性回答。

“会所是什么?”白言郎缺乏常识,根本不明白平时大少寻欢作乐的地方是什么。

但这一反映,却让他在木玉叶心中更纯粹了,让他更有些自惭形秽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出了大少的事情,那自己的[少爷]职业不就也被知道了。

“……”

“不能说?”二少本也是条件反射的问,但对方的沉默却让他觉得这所谓的会所绝不是好地方。

木玉叶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不自觉的紧绷了身体,这样冷然的二少让他有些害怕,明明是晶莹剔透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冷的表情。

空气中渐渐滋生了紧张,木玉叶轻颤着站了起来。

不知是害怕还是担忧二少会讨厌他。

二少不是个耐心很好的人,更何况是任何与白大少有关的事情,更显急躁,眼底渐渐衍生出不耐烦,“当时哥哥在做什么?”

在讨好白言郎。

虽想说,但直觉告诉木玉叶,若是说了,面对的绝对是二少的怒火。

“叩叩。”

“谁?”

“户口调查。”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贫民窟的治安并不好,这样的借口到不突兀。

难道是有人去告密了?木玉叶也不管回答二少的问题,急急忙忙的抬腿跑了几步,却不想撞到了前面的桌子,趴跌在地上,腿上的刺痛让他呲牙咧嘴,手上一摸,湿热的红色液体顺着手指滴到地上。

困难的抬头,边捂着伤口边压低了音量,“快躲起来,不能让人发现你!”

像白廉桦长的这么俏生生的,没自保能力,又怎么能和那群地痞无赖斗,那群无赖最爱用的伎俩就是利用户口调查的借口。

二少静默良久,看着木玉叶的伤蹙紧了眉头,直到外面的敲门声频率快了起来,也没有躲起来的意思,他虽是不受重视的,但却是最像白霄的儿子,这种如丧家犬般躲起来的行为怎么都做不到。

隐约听到门内的交谈声,易品郭对跟班做了个口型,“撞。”

嘭的一声,本来看上去还像模像样的门,被外力撞破,几个木块随着门锁被一起撞碎,在地上响起几声清脆的敲击声。

白廉桦忽的转头,就看到门外的几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先p个s:急求,急求人名!!这文差不多都是坑爹的名字,,,,但童快枯竭了,亲爱滴们有什么好名字不用客气的砸过来吧!

再p个s:本来这一世只打算写15w,但现在注定成为梦想(每天幻想着完结),会加长……

每一位评论的亲,童都记得,也都有好好看,谢谢乃们给我的感动!

最后,特别感谢:刚看后台才发现,噗噗,谢谢几位亲的打赏,乃们太破费了。谢谢baby兔亲的大炸弹,两位不知名亲的地雷和火箭炮。。。。。。(跪地……为毛后台没乃们的名字显示啊!!!)

童真的真的很感谢你们,大大大大鞠躬,一直以来对码字都很没信心,这是第二本试笔的作品,平时比较忙,不过每天都有码一点(几百字),乃们看到这章其实码了好几天…

最新小说: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快穿之三千世界的旅行 我在仙界捡垃圾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苏婉婉顾九霄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医神至尊 我在遮天做神王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热血传奇中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