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本书禁阅 > 第196章 法则109 跟着新首领有饭吃

第196章 法则109 跟着新首领有饭吃

刘逸清眼疾手快的关上门,但门缝露出来的地方还是被他看到了一些。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以莫诀商谨慎的性格,如果不是在乎顾衡根本不可能暴露自己有异能的事实。

现在基地刚刚拿下,所有事情都忙得焦头烂额,他们也才刚刚空下来过来找他商量事情,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坚持自己照顾顾衡,那么疼惜顾衡的他怎么会打那孩子?

“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从没见过决商这么生气!?”

其他人也觉得很奇怪,莫诀商作为他们的智囊,无与伦比的冷静一直是他的标志,而他也很尽责的从没失控过。

想到顾衡那半张肿起来的脸,房间里除了决商没别人了,打顾衡的肯定是决商。刘逸清转开话题,“晚点再来吧,你们先去监督外面围墙的搭建状况,神音队还没回来吗,天齐你们去看看?”

“这群混蛋去了三天了,要我们饿死啊!”

“杀丧尸杀得都不想回来了吧!”自从被绵绵提点,用音乐杀丧尸后,神音小队这群本来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家伙简直“玩”疯了,最近布置的物资任务都抢着去干,其他人能够更好的管理基地。

所有人都被刘逸清支开,转头看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贝贝,“贝贝,去食堂看看食物,发什么愣。”

贝贝这才反应过来,染着红晕的脸好像为了掩饰什么迅速低了下去,神色呆呆的答道:“哦,好,我这就去。”

到了转角处,贝贝才捂着发烫的脸,肿么办肿么办,男神发飙的样子都好man,好男人味。

目光随着贝贝消失的地方良久,刘逸清才缓缓收回目光。

直到确定人走远了,顾衡才嘲讽道:“另外一边也打对称吧!”

绵绵下床,像是定住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顾衡。

顾衡刚要再次嘲讽,就看到绵绵脱掉外衣的肩膀上渗出黑色血渍,那是被射中的箭造成的伤口,上面含剧毒。

而这剧毒,是来自莫爵实验室的高级货。

再看到绵绵眼神中隐含的失望痛心,几度张口想说什么,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顾衡将自己蜷成了一团。

绵绵走向他,为他穿上棉衣,才起身安静的离开了房间。

现在说什么,好像都显得那么多余。

灾后的创伤,又怎么会是他几句话能够抚平的。

直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传来,浑浊的泪珠子掉了下来。

不管被怎么对待,顾衡从没哭过。

无神的眼珠里面蓄满了泪水。

一滴滴落在手臂上。

[你是我弟弟,我这辈子唯一的亲人。]

他到底做了什么,伤害了对他最好的二表哥。

靠着门板,绵绵双手捂着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脏的不是顾衡,是我。我拿着你给我的便利,拿着他们对我的信任,一次次的利用他们的信任达到我的目的。]

[绵绵,想要做人上人想要做大事,就要舍弃妇人之仁,就是现在的你也对付不了白霄,但他为什么最后会输,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禁-书相信在最后绵绵要得到白霄的时候,以白霄的能力绝对有办法亲手干掉儿子,但他最终什么都没做反而忍着承受,只能说白霄这个男人一世精明,也有蠢得无可救药的时候。

从这点上,禁-书是看不上白霄的。

[我和白霄之间没有输赢。]绵绵的声音听在耳里,就好像在说他和白霄之间谁也插足不了。

禁-书没有出声,但绵绵知道这家伙一直在。

[禁-书,我不是你,也做不到你能做到的。]

绵绵这句话似乎包含了太多意思,禁-书不知道绵绵到底知道了什么,知道了多少,或者只是在试探,但他却不敢再出声,他怕自己再多说什么,就会被绵绵套出更多的话。

他似乎忘了,这个孩子不再是那个第一世他手把手教,随便能够糊弄过去的家伙,现在的阮绵绵已经有足够的心志将所有心思埋藏的一点不剩。

绵绵走下楼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基地里来回走动的人很多。

由于一部分男人被派到森林去扩建房子,妇女和孩子留下来比较多。

新的首领并没有像白磊那样把他们关起来,也没有高压统治,更没有把他们当肉垫去杀丧尸。但他们都清楚,那现在挂在基地外面电线杆上的尸体,就是最好的叛徒证明。

这些偷袭首领的人,连死都不安宁,被生生风干在上边提醒所有人,新的首领不是吃素的,那些尸体被偶尔过来的乌鸦分食,说起来也奇怪,这些乌鸦硬是分了几次吃,让那些尸体看上去就想挂在风中的破布,怎么看怎么毛骨悚然。

现在他们可以在基地公共的地方走动,如果犯了事虽然惩罚的力度比之以往更残忍,但除掉那些偷袭毙命的和歪心思的,其他本就还存着良善的人都很庆幸这劫后余生。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在末日丧失良知,也有诸如这些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觉得能够在这里一直活下去的。

虽然她们每个人都有分配到的工作,也都有危险,晚上还要做3个小时被上面人称作[极限运动]的活动,但比起以前被当做牲口一样当异能者的牺牲品,现在的生活状态好的不能再好了。

听说这次神音小队又会带来一批物资,想到这里,他们干起活来也特别有干劲。

跟着新首领有饭吃!

曹和平本来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不过在白爷提点过后,他好像突然茅塞顿开,对付普通的丧尸还能保住性命,简直是奇迹。

在弹尽粮绝后,他最终背了一大包无法舍弃的手办和漫画书,离开了家寻找继续生存下去的办法,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神一样的男人。

一路上也是好不容易活到了现在,在去找羽绒服的工厂里,碰到一队名为神音小队的队伍。

别问他这名字怎么来的,反正大家都这么喊。

仅仅用乐器就能击杀最远几百米的丧尸,这个队伍他在路上也曾经听说过,谁都不知道这队人马怎么出现的,但他们的战绩却辉煌到让所有人疯狂,听说有一次他们抢劫食物,坑杀了多位异能者。

异能者在他们普通人眼里是多么珍贵和稀有的存在,就算不能拉拢也不会随便去杀,结仇又是何必。

但神音小队却是二话不说,说杀就杀了,更可疑的是没遭到报复。

至今都没人知道他们具体的落脚点。

神秘、强大是他们的代名词。

差点被他们当丧尸杀掉的他赶紧说明自己的人类身份,才被放过。

直到被带到卡车上,他才看到不少和他一样幸存下来的人类,大多衣衫褴褛,有些就差要冻死了,发紫的面孔看上去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在看到他身后的大包裹,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如果不是有神音小队的队员在这里看着,他相信这些人肯定会上来抢。

你们不要这么饥渴的看着我,这里面真的不是吃的!

这些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在曲阳的吩咐下神音小队却毫不犹豫将刚刚拿到的一部分棉衣分给他们,从这点来看,这样有人性又大意的行为让曹和平惊讶不已。

这个冬天比往年要冷许多,物资更加短缺匮乏,能这么大方慷慨的就是大基地也做不到,这神音小队要不就是有大后盾要不就是有肆无恐龙不怕他们这群人暴动。

从他们之前的杀伐果断来看,后者可能性更大吧。

曹和平很有自知之明,才不会以卵击石,就他那点三脚猫还不够人塞牙缝的吧,他现在只想找个落脚点。

从其他幸存者中的口中才知道,大家都是想跟着神音小队混。

在末日求的不就是一条命吗,能活命能吃东西,谁在乎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最基本的生存**满足,才能谈其他。

曹和平一路上也经过几个轩地,但里面的情况并不好,甚至非常糟糕,jian-yin烧杀掳掠比比皆是,负责人是套着壳子的豺狼,有写着懦弱的普通人甚至等着伙伴饿死的尸体,拿来分尸裹腹,人饿到了极致什么都能干。

如果不是白爷,他恐怕也活不到如今,更不可能在那些人盯上自己的时候逃出来。

白爷说他笑起来和他儿子有点像,但他见到白爷的时候还有后来都只看到了白爷一个人,那他儿子如果没有死那就是失散了吧?

也不知道白爷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物?

发现自己想岔了,又看了看身边惴惴不安抓着棉服深怕被抢走的人,曹和平看着他们凶狠的眼神,有些后怕的往角落里缩了缩,他可不想和这群饿疯了的人去拼命,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不过有一个神音小队的队员坐在这儿,这些人被震慑怕了,很惜命,这时候还不会出什么乱子,才让他安心下来,一安心就有需昏欲睡。

逃命的日子让他根本没好好睡过觉。

突然,一阵冲力让他撞到了别人身上,车子停了下来。

那个队员突然站了起来,握着身后的琴,防备的喊道:“出什么事情了?”

还没等前面人回答,就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混小子们,你们想让我们等多久,在外面野了不想回来了是吧!”

“你别给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们去的是县级市,又不是这附近!只是三天不到已经够快了有本事你们和决商说要出去啊,哈哈,要被丧尸吓得回去找妈妈了吧!”

“我草拟个曲阳,别以为穿着人模狗样就能掩盖你那一身流氓本质。”

一听声音,曹和平就听出来其中一个就是用眼神就能冻死他们的那个神音小队的队长,曲阳。

曲阳啊,那是什么人物,那是末日里谁都不敢招惹的人物,就是那些轩地的首领听到这名字都是惊恐的,不能拉拢也千万不能得罪,能和他这么平起平坐说话的人,是什么人。

“滚你的,好狗不挡道。来这里有什么屁事?“曲阳没好气的瞥了眼横在路中间挡路的车子,欧天齐正在驾驶位上似笑非笑。

欧天齐脸上笑意渐淡,语气认真了起来,“决商怕你们人手不够,让我们过来看看”

一听到这话,神音小队知道这是莫诀商独特的担心方式,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会把那些酸不拉几的话挂嘴上,但做出来的事情总是让他们暖心。

“用得着你们几个碍手碍脚的吗,我们几个足够。”

“是嘛,足够的话会浪费那么多时间?”

“唧唧歪歪的个什么劲,要不你自己来回一趟试试看。回去正好我有事情和决商说。”想到在这次路上发现的事,曲阳眼神一寒,一脚踩下油门冲了出去。

后面坐着的众人,被这晃动撞得东倒西歪。

曹和平听不清他们后面的对话,却感觉比起刚才的速度,现在简直就是开足马力疯了一样奔回基地了。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完毕,回归。

(

最新小说: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快穿之三千世界的旅行 我在仙界捡垃圾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脸 苏婉婉顾九霄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医神至尊 我在遮天做神王 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人精 热血传奇中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