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 > 穿越军史 > 朕真是皇帝 > 第79章 贴反了

第79章 贴反了

小翠脸上被柔软的纸巾一阵擦拭,非但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是有种舒适的感觉,还有一种淡淡的香气。

她刚才听苏仙说这是方便用的,现在用来擦拭她的嘴,还说要教她怎么用纸巾,难免会觉得有点尴尬。

尽管小翠和小兰都把自己当成是苏仙的人,只要他要,她们就随时随地会给他,可是说到这种隐秘事,难免还是会觉得很难堪。

“公子,这纸巾怎么不太一样?”

秀儿从纸巾里面找到几包不太一样的东西,既像纸巾,又不太像。

她看着眼前的东西,感到既新鲜又很好奇,想不到世间竟然有这样奇妙的东西。

看到秀儿拿着一包卫生巾翻来覆去的观看,苏仙神色非常的复杂。

他压根就没想到传这玩意过来,也不知道应该感激对面传送的人考虑十分周到,还是应该怪罪传送的人自作主张,给他添麻烦?

虽然苏仙不是女生,也没有见到女生用过,可是他对这东西多少还是有点了解。

他强作镇定道:“这叫卫生巾,不是纸巾,是女子来月事的时候,来防漏用的。”

当着三个女子的面,说这些事,苏仙颇有点无地自容,又不能不跟她们说清楚,委实尴尬。

“什么?”

秀儿不由惊叫一声,将手里的卫生巾扔到小兰的怀里,像是一个烫手山芋一般。

原本以为纸巾就够让人难为情,哪知道她手里拿着的东西更加地让人无所适从。

“主人,这怎么用?”

小兰红着一张俏脸,强忍着羞涩低声道:“再过两天,我的月事可能就会来了……”

她虽然觉得难为情,可是听到苏仙说了卫生巾的用处,又很心动,终于还是忍不住问清楚。

如果秀儿没有给她,小兰自然不会问什么,偏偏秀儿将卫生巾扔到了她的怀里,于是小兰就动了心思。

苏仙硬着头皮撕开卫生巾包装,展开翅膀,表示当她们来月事时,将它贴在下面就可以了。

他到底是纯情处男,面对三个女子说这些,总感觉有点不太自在。

事实上,苏仙对这些也不太懂,说了几句,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相比急需的日用品,苏仙更看重的是粮种。

他在晋阳附近挑选了几亩良田作为试验田,一是地方近便于管理,二是传送来的粮种有限,暂时还无法大量推广,只能是等到明年才有可能。

一开始,苏仙就将练兵屯田当成基本国策,他要几亩良田做试验,自然很容易。

要人有人要田有田,需要什么,一应俱全。

没多久,三亩玉米、两亩红薯、一亩马铃薯就种好了。

大家虽然不知道苏仙在种什么,可是也没有人管什么。

即使他们都很疑惑,也是在私下悄悄议论。

卢植、徐庶也不明白苏仙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听苏仙说是种粮,也就释然了。

经过这阵子的了解,他们知道苏仙不是那种乱来的人,不会拿这种事当作玩乐。

更何况,苏仙让人种植的幼苗,尽管跟平日里的不同,可是看起来也还算正常,他们自然就不过问了。

几天后,雒阳那边传来了消息。

太尉黄琬、司徒杨彪因劝阻董卓迁都长安,而被免官,改以光?勋赵谦为太尉,又以太仆王允为司徒。

董卓驱徙雒阳官员百姓往长安,自己率兵在雒阳与关东联军对峙。

这时候,袁绍与张扬、于夫罗屯兵在河内,兖州刺史刘岱、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乔瑁、山阳太守袁遗屯酸枣,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屯兵南阳、豫州刺史孔伷屯兵颍川、冀州牧韩馥在邺城提供粮草。

由于这些人大多由城门校尉伍琼、督军校尉周毖举荐,因此董卓认为他们与袁绍等人串通,于是杀了伍琼、周毖。

关东联军畏惧董卓的兵势强盛,不敢攻打,而代理奋武将军的曹操却是认为董卓焚烧宫室,劫迁天子,海内震动,应该趁此机会与对方决战,于是独自引军西进,唯有张邈派遣部将卫兹分出追随曹操。

曹操行至荥阳汴水,与董卓大将徐荣交锋。

因为双方力量悬殊,曹操大败,率领的士卒死伤大半,自己也被流矢所伤,坐骑也受了伤,幸亏堂弟曹洪将他的马让给了曹操,才幸免于难。

徐荣眼见曹操率领的兵力较少,双方又战到了快天黑,认为酸枣不易攻打,便也退兵回去。

曹操连夜逃回酸枣,看到诸侯联军十余万,每天只知道置酒高会不思进取,不禁出言责备,并建议盟主袁绍率屯驻河内的兵马进逼孟津渡口;屯驻酸枣的几路诸侯据守成皋、敖仓,堵住轩辕、大谷关,占据险要之地;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率军西入武关威震三辅、围困董卓,可关东诸将不肯听从。

曹操自身兵力极少,于是与夏侯惇到扬州去招募兵力。

另兖州刺史刘岱与东郡太守乔瑁互相交恶,于是刘岱就杀了乔瑁,让王肱领东郡太守之位。

还有个与东郡有关的消息从上党传到太原,以郭太为首的白波军寇虐东郡。

“公子!”

两天后,秀儿找到苏仙迟疑不决地道:“那个卫生巾,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她今天听小翠说了,才知道小兰用了什么卫生巾以后,确实是有一些作用,然而等小兰想要扯下来时,却像是被拔毛的鸡一样让她痛不欲生。

等到带有血迹的卫生巾取下来,小兰整个人都不好了,不仅走路姿势怪异,而且脸色苍白,登时把小翠和秀儿都是吓了一大跳。

秀儿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好是来找苏仙求助。

“问题?什么问题?”

苏仙听得一头雾水,疑惑地道:“怎么了,哪里不对?”

他不明白卫生巾能有什么不对,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

“我听小兰说卫生巾用处是有,只不过取下来的时候,非常难受。”

秀儿过去看过小兰,虽然没有看她的下边,可是看到小兰的神色,就了解她所受到的痛苦。

“这样?”

苏仙闻言怔了一下,恍然道:“我明白了!”

他听秀儿这么一说,才想起这时代不像是现代有内裤,卫生巾用起来自然是没有那么方便。

至于小兰那么难受,想必是使用方法不对。

想到这,苏仙立刻让人找来一些裁缝以及柔软的布料,再令他们制作一些简易的内裤出来。

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几个裁缝就不辱使命的制作出来了几条内裤。

苏仙拿着制作好了的几条内裤,在秀儿面前稍作示范,又拿了一片卫生巾贴在内裤的上面,直到此时,他才若有所悟地明白了小兰为什么取下来那么难受了,感情是贴反了,沾错了地方,也就怪不得秀儿和小翠会如此的凝重。

他跟秀儿解释清楚,总算打消了她的疑虑。

秀儿回头去跟小翠和小兰解释,然而小兰实在是怕了,说什么都不愿意再用。

小翠也是有了阴影,嘴上答应,实际上却是不愿意用,偷偷的将又丑又怪的内裤以及卫生巾藏了起来。

秀儿不好多说什么,悄悄地试着穿上内裤,她发现既十分的舒适,又很安全,很快就喜欢上这种东西。

她想到自己这两天可能有月事,小心翼翼地照着苏仙说的方法将一片卫生巾贴在内裤上面,穿在身上。

没想到,当天夜里,秀儿的月事果然来临。

当她惊醒过来以后,却是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身上只有一点点血迹,被褥上竟没有一点痕迹。

秀儿顿时松了口气,这种事情,不好张扬,原本她以为血迹会弄得到处都是,哪知道听了苏仙的主意,竟然会有这种意想不到的效果。

第二天,她忍不住地与小翠小兰分享喜悦。

小兰小翠看到秀儿用过的东西,不由地开始动摇起来。

她们可不像是秀儿,让苏仙对她宠爱有加,就算她突然来了月事,也有人负责帮忙照顾她。

月事对于她们来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她们当然希望能将影响降到最低。

先是小翠慢慢接受,她感觉到确实很好后,小兰也终于重新尝试,这次的结果没让她失望,让她长长地松了口气。

唐姬自然也不例外,稍作尝试,就欣然地接受这两样新鲜的事物。

她发现苏仙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仅是言行举止跟往常截然不同,而且思维想法也不一样,深深会有奇怪的言论,还弄出来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唐姬对此没有多问,在她看来,只要苏仙能平安无事,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人在经历生死之后,从此就变得大彻大悟,这也不是很稀奇的事。

唐姬对秀儿很欣赏,想不到世间会有如此美貌的女子,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相信。

她自以为美貌绝伦,直到见到了美艳不可方物的秀儿,才知道自己远有不如。

让唐姬很欣慰的是,苏仙固然很宠爱秀儿,却始终将她放在心上,放在一个比秀儿更加重要的位置上。

再者说,秀儿也表现得很乖巧,从来不跟唐姬争什么,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