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 两只手

有时,我甚至想鼓掌。

林琳看到我在幸灾乐祸的笑更加背不出来。

“姚雨沐,你笑的这么开心,也想起来背诵吗?”

班主任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

【】我还真担心被她抽查到,立马乖乖的转过身,换成那个林琳幸灾乐祸了。

“背不出来?”

林琳点了点头,自动伸出手掌心。

班主任板着脸狠狠的打了她两下手掌心,林琳的手掌心不一会便红了。

我斜看了一眼,林琳眼角处有泪水差点就要流了下来,班主任下手果然不会留情,也不会怜香惜玉,不过对于林琳这种女生大可不必怜香惜玉。

正在临时抱佛脚的我突然后颈被人狠狠的拍了下,那一手可真狠。

我看向背后却无人承认,陈飞宇用手指着给我提醒,他指的方向分明是林琳这个人,而林琳却还装作在那看书。

看着她的手放在课桌上,我趁班主任和林琳不注意,握紧拳头狠狠的朝着她放在课桌上的手砸去。

‘砰’的一声,我的手狠狠的砸在了课桌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没想到这小妞早防着我了。

这声不小的声响惊动了班主任。

“姚雨沐,起来背《过零丁洋》。”

班主任板着脸看着我,但我却迟迟不站起来,因为这首文天祥的诗我不会背,班主任板着脸来到身旁的过道。

我能闻到我身上有一股香水味,不过我此时恨不得不想闻到这股味道。

我唯唯诺诺的站起来,这《过零丁洋》我还真不会背,我问班主任能换别的行不?

班主任还是板着脸告诉我不行。

看来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辛苦遭逢起一经。下一句?”

班主任提醒我,给了我开头的第一句,可这样也没用,因为我不会。

算了,听天由命吧!

“干戈不准化玉帛。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一读出来,全班的人哈哈大笑,尤其是陈飞宇和林琳两个人更是开怀大笑,笑的跟傻子一样捂着肚子。

就连嘉欣也是转身看着我笑了一声。

我合着我最后一句背的一字也不差。

“你行呀!最后一句背的倒是一字不差。”

对于班主任的赞扬我是非常欣然接受的。

“可前面的几句被你吃了。”

班主任怒了,怼了我一脸,简直让我无地自容。

陈飞宇和林琳这两个不知羞耻的家伙趴在桌下一直笑着。

笑话,作诗人在我们当地可是非常出名的,我们这的老人也会这两句,没读书的人听多了也会念,只是不知道意思罢了。

“手伸出来。”

我伸出左手但想了想还是伸出右手,算了,左手吧!不行,左手打了太疼了,还是右手吧!

我举手不定,一双手一伸一缩不知该那个受处罚好。

左手吧!就对左手太不公平了,右手吧!又对右手不公平,真是难啊!

“两只手一起伸出来。”

我几乎睁大了眼睛,别人是一只手偏偏我要两只手一起挨打。

班主任一个不到一米六五的弱女子打人的力度完全不亚于一个七尺男儿。

我真怀疑班主任是练家子,力度这么大,下手也不轻点。

看着两只手指心各被打了两下,手心红红的,看着真心疼。

班主任又向后走去,走到了陈飞宇处。

陈飞宇自觉的站起来,一脸自信满满,仿佛他都会背似的。

那还真说不定,这小子真的全都会背了?我满脸疑惑,这小子天天除了手机就是电脑,不是小说就是游戏,那里有时间背这个,我拭目以待。

“陈飞宇,你来背李白的《行路难》。”

陈飞宇先是干咳了几声再喝了几口水润喉,满脸自信,看来是真的会背,班主任都洗耳恭听的等着。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陈飞宇背的那是慷慨激昂,很有古人的典范。

不过我看到班主任的脸黑着,陈飞宇还在那里洋洋得意。

“你背的是《行路难》?”班主任黑着脸质问陈飞宇。

陈飞宇不像刚才那么自信了,反而有些心虚的说:“虽然不是,但也是李白的诗,我就会李白这一首。”

班主任无语的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手伸出来。”

陈飞宇伸出手别过脸不敢看,我看见班主任可不止打了四下,我幸灾乐祸的笑了,谁让这陈飞宇刚才幸灾乐祸的,现在好了轮到他被我嘲笑了。

讲台上,班主任绷着脸,一脸不开心,看来被我们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下课时间到了,班主任一个人黯自神伤的走出了教室,那背影非常的落寂。

后来我默默的把这几十首古诗词背出来也默写出来了。

几天后,学校传遍了上级领导要下来检查的消息。

果不其然,学校要我们每天无论是教室还是公共场合都要打扫,学生仪容仪表要规范,男生不能留长发,女生不能戴首饰,而且所有人更不能穿拖鞋到校。

更狠的是组织人员打扫厕所,不幸的是新楼一楼的两个相通的男厕所的任务落在我们的班上。

班上的男生一脸不情愿,包括我和陈飞宇,劳动委员叫不出三人以上愿意去。

那地上真不是一般的臭,拿化学工厂的毒气来比就是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无奈,劳动委员唐燕只能去请班主任过来,这尊大佛来了就是不一样,整个板着脸以为谁都怕她似的。

“雨沐、飞宇、张清、二狗、姚涛、余海、杨阳、柯明、双民、腾金,你们十个拿着清洁工具去打扫厕所。”

班主任一下子念了这么多人,不幸的是,第一个居然是我。

我的名字有那么好记吗?每次好事没我份,累活苦活我倒是第一个。

而且叫的人基本上都是我们后面的,像白锦徽、钟振涛这几个就不叫,这不是偏心是啥?

看到我们十个人不为所动,班主任怒了。

“我再问你们一句,你们到底去不去?”

班主任的声音犹如河东狮吼,一看见就显得非常的烦人。

我率先起身从门后拿起扫把离开了教室,随后他们也跟着做了。

不然等下班主任又要以扣留毕业证威胁人了。

很多人就是来次混张毕业证的,要是到时毕业证真被扣了,那岂不是白费了这三年的艰辛。

最新小说: 万界开启者 逃避可耻但有用 重生后我和那朵黑心莲好上了 主角人生体验游戏 酒剑四方 我想做游戏啊 当世界拥有异能之日 君如阳 千面幻王 灵来无恙